季凤琴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详情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5年9月16日】黑龙江省木兰县大法弟子季凤琴,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被家属接回的第三天即于2005年含冤离世。

季凤琴,女,家住黑龙江省木兰县生产街,2004年2月被非法抓捕,2004年3月18日被送到万家劳教所,时年58岁。所有被送到万家劳教所的法轮功修炼者都先被关入集训队强迫“转化”。季凤琴被劫到集训班的一周里,遭受了非常残酷的折磨,我亲眼见证了这一事实。

2004年3月18日,季凤琴刚到集训班就被搜身,被指使搜身的劳教人员在她身上发现了法轮功真象卡片,交给了恶警,恶警对她大声叫骂。之后因季凤琴不写“三书”,恶警罚她蹲方砖。她不蹲,被恶警赵玉庆(男,40多岁,集训队科长)上大挂铐在了床栏杆上。

此后几天里恶警时常对季凤琴辱骂,人身攻击,有时用电棍电她下颌,脖子后面。就这样季凤琴每天被逼24小时站在那里,不许闭眼,更不让睡觉,一闭眼就被劳教人员叫醒。每天在三个规定时间可以放下来上厕所,三餐由集训班班长张桂云(东方闪电)从饭堂带回来给她,吃饭时可以放下来坐着吃,但是由于季凤琴的手长时间被铐着,吃饭时不听使唤,发颤,上厕所都很费劲,需要人帮助。她在这种痛苦难忍的情况下,每天还被迫观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节目。就这样大约三天后,季凤琴就站不住了,总往后仰,她的两个手腕被手铐磨出了紫色的大血泡,腿脚肿胀。她给警察讲真象,讲她炼功后疾病全无,身体健康,但每当这时都被恶警疯狂喝止。

到了3月24日时,季凤琴已经不很清醒了,眼睛实在睁不开了,站也站不住了,但恶警还是不依不饶,非逼让她写“三书”,知道她的手写不了字就说让她在准备好的“三书”上签名字也行,甚至按上手印也可以。但季凤琴都不答应。这时恶警赵玉庆气急败坏,不一会儿他把季凤琴转移到隔壁的屋子里,单独关在里面,他用电棍猛电她,不知还对她进行了怎样的酷刑折磨,总之当季凤琴被折磨的不省人事,不清醒时,赵让人硬掰着季凤琴的手在三书上按了手印,就算达到了他们的目的,他们对外宣称季凤琴写了“三书”。然后恶警就让季凤琴回到集训班躺下睡觉,并找来劳教所的护士给她打点滴。

经过这近一周的折磨,季凤琴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每天基本上都不怎么说话,除非别人先跟她说。季凤琴在集训队呆了半年左右转到了十二队。几乎每个刚到十二队的法轮功修炼者都得在十二队的集训班集训一星期左右,每天坐硬塑料小凳,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不许动,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节目,几天后写思想认识,符合恶警的要求就让你当着全队的人面前大声念出来,然后到车间干活,不符合就继续集训。

季凤琴在集训班度过了一周后,被迫参加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奴役劳动。由于她的手脚被迫害得不太好使,所以干活、走路都比较慢,恶警规定的生产任务完不成,另外她走队列喊口号声音小(达不到所谓的标准要求)以及不配合恶警的一些要求(如答卷不符合要求,不说诬蔑大法的话等),恶警就以上述这些情况为由多次让她进集训班,反复洗脑迫害。总之在十二队,季凤琴的身体和精神状况也不好,她家里没人来看她,缺少日常生活用品等都是同修帮助解决。她精神十分压抑,身体还承受着在集训队受刑后留下的创伤,但她不愿跟恶警说身体不舒服,有时跟同修说手脚麻,不好使,头痛,身体里面也有的地方疼,不舒服。

到2005年8月时,季凤琴人已瘦的皮包骨,都有点脱相了,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这时有一个劳教人员还说些风凉话刺激她,说什么“你老头儿也不要你了,孩子也不来看你,你这个样子出去也不能干活儿了,你自己怎么养活自己,你怎么办”等等,使她受到精神上的刺激。此后季凤琴的状态每况愈下,但还被强迫劳动。

到8月中旬左右,季凤琴自己已不能行走了,上厕所需有两个人架着都走不稳,意识也不清醒了,送到劳教所医院检查,也没查出是怎么回事,大夫还说她没病,啥事没有。十二队恶警沙玉锦说她是装出来的,负责照顾她的劳教人员也冲她大喊大叫,冷嘲热讽地说她装病。

又过了几天,大约8月20日,季凤琴就彻底卧床不起了,呈昏迷状态,情况十分严重,这时她被弄到市里的医院后就再也没回劳教所。本来恶警给她算的正常解教日期是9月3日,但她这种状态劳教所怕出人命承担不了责任,就给她办理了提前解教的手续以推卸责任。季凤琴大约二十七、八号回了家,到家不几天就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