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佳节 思念受迫害的母亲


【明慧网2005年9月17日】我的母亲黄新,今年51岁,是辽宁省沈阳市沈北铁路医院的一名退休医务工作人员。因为修炼法轮功于2003年9月被中国当局非法判刑8年,在辽宁沈阳大北女子监狱受到酷刑迫害,同时未经任何精神鉴定,被强行服用迫害神经的药物――氯丙嗪长达8个月。

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三岁那年,医院诊断我患了“小儿麻痹症”。母亲为了给我治病,抱着我走遍了沈阳的中西医院,但许多医生都束手无策。后来,他们找到了一位著名的老中医。那位老中医告诉他母亲“孩子的腿部生长细胞已经死亡,但你可以让他锻炼腿部,激活生长细胞。不过孩子太小,不可能自己锻炼,所以你只能帮他用热水敷腿,然后再按摩腿部。”

于是记忆中,每天早上天还没亮,睡梦中自己那条患病的腿便被母亲拉出被窝外在热水中被不停的按摩,两个小时后母亲托着朦胧的睡眼匆匆上班,晚饭后母亲又要在我哭哭闹闹中端来热水继续按摩。每天4个小时,整整7年,从没间断。七年啊,我至今不敢想象如果没有母亲七年如一日的付出,如果今天的我拄着拐杖吃力的行走在街上,那样的我面对的是怎样的生活。一个小儿麻痹患者,没有经过手术,没有吃药。仅仅靠着母亲的一双手恢复了健康,母亲创造了奇迹!每每想起这些,我对母亲充满了无言的感激,

天生的体质虚弱,繁忙的工作,再加上常年照顾我,母亲得了一系列的疾病:低血糖,低血压,低胃酸……她经常头晕目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母亲在38岁那年,因为身体太差,不得不办了“提前退休”的手续。自幼多病的她年轻时投考医学院,就是想把自己的身体治好。可惜的是,能医不自医,她不仅没将自己治好,病情还越来越重,成了远近闻名的药罐子。

1996年,母亲开始了修炼法轮功。半年之后,她整个人面色红润,好似脱胎换骨一般。 她的大眼睛恢复了昔日的光彩,欢笑和歌声又重新回到了家里。母亲包揽了全部家务,将我和父亲照顾得好好的,那是我们家最快乐的时光。恢复了健康的妈妈,每天精力充沛,有使不完的劲,还照顾亲朋好友家生病的老人。我爸爸逢人就会说:“法轮功太好了!”

不幸的是,1999年7月,江氏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打被抓。母亲也没能逃过这一厄运。她4次被抓,4次被迫搬家,最后又被迫在2003年离家出走。父亲也在强大的压力下忍痛与母亲离了婚。

2003年秋天,我的母亲再次被警察绑架,后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在不通知家属、不许上诉、不许请律师和包括没有判决书在内的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秘密判刑8年。更为悲惨的是,从未有过精神病的母亲,被监狱强迫服食抑制精神的药物“氯丙嗪”。过量的神经药物使她长时间不能正常说话,行走,并丧失大部份记忆力。

两年多来,我日夜思念我的母亲,却无法听到她的声音。常常在想:到底是什么令一个带着仁义礼智信的美好传统走过五千年历史长河的中华古国,今天的政府竟容不下一群信仰“真善忍”的普通百姓,把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刚因修炼法轮功而重获健康的弱女子,重新摧残成一个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