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八桂月难圆


【明慧网2005年9月19日】中秋佳节将至,广寒桂宫又逢盈满,而素有八桂之称的广西,正是桂花飘香的时节,八桂大地千家万户盼望团圆。然而,对于广大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来说,不用说什么“团圆”,就连想与亲人见上一面似乎都是一种奢望。这就是“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的中国人权!

广西北海市的四位妇女,买来月饼,买来鱼虾,早早的煎了鱼、煮好虾,怀着团圆的心愿,披星戴月踏上了探望狱中亲人之路。

这是2005年9月11日(星期日)的凌晨4点,因为没有直通车,目的地又不便住宿,为了能在当天返回,她们包下一辆面包车出发了,殷殷之心一如普天之下所有的妻子和父母。这四位妇女都是法轮功学员,其中三人去看丈夫,剩下一人名叫谭泽桢的去看女婿,只因她女儿也是法轮功学员,现正关在另一座监狱中。她们所看望的亲人中也有三位是法轮功学员,并因此入狱。

此时路上车少,汽车很快的出了城,目的地还很远,她们将要在路途中颠簸几个小时才有望见到亲人。

不料,快到合浦乌家镇时,汽车被一群人截住了。这些人竟是警察,为首的是北海610头目韦宇江(610韦宇江办公室电话:0779-2091618),他们全部穿着便服,黑压压一片不知有几十或百来人。司机吓坏了,不知所措,这些便衣竟然把四位妇人捉住。其中一名身穿红衣的便衣,粗暴的反扭谭泽桢的手臂,被施暴的老母亲问他姓名,不答,又问及周围的便衣,全都推托说不知其名。当被指其言行象土匪时,其说:“我就是土匪,你能怎样?”

便衣们抱怨说从星期六起就在此地昼夜等待了,不得睡觉。随后把四人非法劫持到派出所,她们说:为何劫持我们,我们不违法不犯罪,而恶警却说:你们去哪里都要报告。那么抓人的原因就是“没有报告”吗?可是向他们索要“离开当地需要报告”的文件和通知,却没有。审问、恐吓了五个多钟头才放人回家,既不允许她们继续前往监狱探望亲人,也不允许她们乘坐自己雇的车回家,而用警车把她们拉回去。一次中秋的探望就这样于中途夭折了,妻子和老母亲的期盼终落了空。

北海市610办公室,国安如临大敌,劳师动众对付四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着实令人费解,然而这并非偶然现象,且让我们以探监四人中两人的家庭情况为例,看看几年来北海市大法弟子的遭遇吧。

谭泽桢的女婿叫林鸿滨,是广西北海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他原在部队后转业到地方,和妻儿一起住在岳父家:广西北海市新建五巷11号。

林鸿滨修炼大法全家受益,其乐融融。不料自从1999年的7.20大法遭到迫害后,一家人饱受牢狱、惊恐、生离死别之苦。林鸿滨和妻子陈晓、岳母谭泽桢多次被抓、被关,陈晓的老奶奶在忧患和惊吓中撒手人寰,家里几年来总共被抄家8次,林鸿滨的幼子一岁零六个月与父亲生离,两岁零六个月与母亲生离,从1999年的7.20至今全家仅有两、三个月的团圆时间。

7.20之后不久林鸿滨即赴北京说明大法真象,后又回到广西走访同修切磋,之后被非法判劳教。陈晓也被关進劳教所。一次陈晓因为炼功被关禁闭,禁闭十天之后放出来罚走球场。与她一同被罚的还有一位北海的同修张旭及一位吸毒人员。他们一连走了三天三夜恶警还不让停下来。那个吸毒的忍受不了这无休无止、生不如死的痛苦,跑上三楼跳了下来。恶警们慌了,才让陈晓、张旭停下来。这件事情当时广西女子劳教所人人皆知。

陈晓还没回家,她的母亲谭泽桢又被劫持進劳教所。谭泽桢被非法判一年劳教。她因为坚信大法、不放弃信仰被延期一年。两年中谭泽桢受到恶警、夹控、值班等人的辱骂、盘剥、殴打、惩罚等种种折磨,然而这一切都不能动摇一个大法弟子的心。最后七个月谭泽桢以点名不答到等方式不配合邪恶、反迫害。恶警引诱她:如若答到明天放人,被她拒绝,最后终于堂堂正正的闯出劳教所。

林鸿滨、陈晓从劳教所回家后,生下儿子融融。可是没想到在孩子刚过完一岁生日不久,外婆刚从劳教所回家两个多月,林鸿滨因在北海市挂大法真象横幅被捕,被非法判刑六年,现关在广西黎塘监狱。

林鸿滨被捕之时,正在家中和儿子一起。北海市海城区的警察都来了,有五、六辆警车包围他家。林鸿滨被带上手铐后一直抱着儿子上警车,到了派出所后仍一直带着手铐抱着儿子被逼供,从早晨7点到晚上10点,历时十多个小时,直至家中来人才把孩子接回。在这期间父子俩没有获得任何食物,而且没有一丁点儿对幼儿的人道照顾,儿子的屎尿就拉在爸爸的身上。孩子抱回家后,林鸿滨遭到毒打。小融融此后很长一段时间见到大人就害怕。

一年后陈晓因粘贴大法真象被捕,非法判劳教三年,现在广西女子劳教所受奴役,并已被洗脑。

谭泽桢回家后也不得安宁,曾被抓進洗脑班一次,被抓去派出所一次,曾被恐吓判劳教三年。2002年11月中共邪党“十六大”,谭泽桢被抓去办洗脑班。当时北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派出所来抓人,陈晓的老奶奶被惊吓得摔了一跤,腿当场摔瘸了,从此再也起不来床。谭泽桢一个月后从洗脑班回来,老奶奶仍躺在床上还剩一口气,但不出多少日就去世了。

老人几年来惊吓出了心脏病,好不容易盼得媳妇出狱,可是却眼见人身安全朝不保夕,孙女婿、孙女几番進出牢笼,老奶奶终于无力再支撑,撒手西去,享年九十岁。

现在融融四岁了,跟着外公外婆,有时会叫外公:“爸爸”,叫外婆:“妈妈”,当纠正他时,孩子会恳求说假装一下吧!意思是让外公、外婆扮演一下他的亲生爸爸、妈妈。

探监的四人中有一人叫赖云辉,她去探望丈夫莫传雄。莫传雄是广西北海市合浦县的大法弟子,生于一九六零年,高中文化,合浦县水产公司沙田水产公司下岗职工,家住合浦县廉州镇廉丰路2号。

2000年莫传雄因邮寄及发放法轮功真象材料,被公安追捕而流离失所。当时他的妻子法轮功学员赖云辉、他的弟弟法轮功学员莫传华被抓捕。逼供时赖云辉双手被背铐,恶警扯住她的头发提起,把整个人打圈圈转个不停,还被强迫跪下。莫传华在逼供中被殴打。赖云辉被判刑三年,莫传华被判刑二年半。

2002年4月莫传雄被合浦县公安局非法逮捕,被非法判刑四年,现关押在广西黎塘监狱四大队(第四监区)。

莫家三个主要的劳动力被抓后,家庭几近崩溃。莫传雄兄弟俩留下六个孩子在家,最大的十二岁,最小的只有两岁。莫传雄年迈的老父老母强忍悲痛挑起家庭的重担,在他家房子一楼卖杂货。但怎奈年老体弱,力不从心。有一年过年时老公公在卖货时被一个粉仔(吸毒者)把装钱的盒子抢去了;有一次老公公去進货时一不留神,整个三轮车上的货物全部被人偷走;又有一次老公公進好了货蹬着三轮车回家,回家的路很长,还有一段长长的上坡路,老公公半路翻了车,倒在地上流了很多血。一个小孩子看见了跑去告诉老婆婆,叫她去搀扶老公公,可是老婆婆守着小杂货店走不开,只好央求小孩子去扶老公公起来。夜里,小偷经常爬窗户進来偷东西,那几年莫家值钱些的物品都被人偷去卖了。

老婆婆实在是走投无路,只好领着六个孩子去法院,求法院解决生活难题。老婆婆说六个小孩子没办法养啦,叫法院养吧。我的儿子、儿媳从来没有偷过东西,是个好人,你们却把好人抓走了判刑!公安局经常半夜三更来拍门,我老大人没死都叫你们吓死了……。听了老婆婆的话有好多人情不自禁的落下眼泪。老婆婆要求放人回来,法院的人说了很多好话把老婆婆和孩子们劝回家去,却没有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

赖云辉和莫传华刑期满后回到家,家中才略微有点起色,但生活仍然十分艰难。

莫传雄自被非法抓捕之日起,一直不配合邪恶,坚持自己没有罪、不承认罪犯的身份。今年四月份因为不服从监狱再次抽血的要求,被30多人打倒在地,并压住强行抽血。遭到虐待的莫传雄绝食抗议暴行。家属前往探望时被狱方拒绝,家属找到监狱610办公室要求探视,610办公室的人同意了。可是莫传雄的主管干部却拒不同意,家属提出必须证实人还活着,主管干部才让人把莫传雄架出来,隔着老远的只见莫传雄手脚呈黑色,无法行走。就这样远远的只停留两三分钟就立即架回去了。孩子们一句话也没和爸爸说上。家属回去后实在不放心又去监狱,可是这次狱方拒不让见,并且拒绝了家属方接人回家治疗的要求。此后家里人又去过,都被拒绝探视。

现在莫传雄情况不明,莫传雄的父亲今年已88岁高龄,母亲也有75岁了,今年莫家大女儿考上大学可是无钱就读。一家人多么盼望亲人平安啊,于是妻子在中秋前夕再次踏上路途,希望这次能见上一面,不料还没出合浦地界竟被拦截回来。

中秋佳节难团圆。然而天理昭昭,善恶有报,终会守得云开见明月。在此奉劝迷中人切莫为一己之私迫害善良,劝告北海610头目韦宇江等替邪恶卖命的人,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停止作恶,回头是岸。

莫传雄家电话号码:0779-7208198 林鸿滨家电话号码:0779-2024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