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油田采油厂原党委书记刁克福恶行


【明慧网2005年9月19日】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地处黄河入海口,该厂是一个年产五百万吨原油的采油厂。师尊曾亲临该地区传法,因此,这里学法炼功的人数众多,密度之大在全国也是屈指可数的。对于法轮大法给人民带来的好处,职工学法后的身心变化在广大干部群众中人人称颂。刁克福不仅看过《转法轮》,各地的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也都有所了解。

九九年江氏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时,刁克福正任孤东采油厂党委书记。可是,在“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邪恶理论指导下,刁克福同全国众多的大小官员一样,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为了自己的私利,良知丧尽,随邪波逐流,对法轮功创始人,极尽造谣诬陷之能事,对大法弟子兴师问罪,大打出手,在宇宙正法的关键历史时刻,与邪恶为伍,将自己堕入了万丈深渊。

在99年7.20之前,刁克福就首当其冲,千方百计的阻止干扰大法弟子炼功,并私闯民宅,派打手窜到李清厚家抢走了师父的挂像。后在大法弟子的强烈要求下不得不退回。非法镇压一开始,孤东如同全国的一样,一片红色恐怖。刁克福秉承恶首江泽民的旨意,利用手中的权力,极尽攻击、诽谤、造谣之能事,大会小会煽风点火,胡说什么:“法轮功有政治图谋”,等等。

他还利用手下的政治打手造谣言迷惑群众。当时的宣传科科长盖金春在胜利报上发表诬陷文章。文章发表后,当时的辅导站站长去采油厂找他们澄清实事,说他们造谣欺骗世人。当时宣传科的负责人不知羞耻地说:“现在就得这样写,这样说!!”真是撒谎张嘴就来,和那个信口雌黄的江泽民一脉相承,说起谎来理直气壮,这就是共产邪党的基因之一 ——骗!

刁克福层层召开干部会议,安排各单位由党政一把手“主抓”法轮功之事,详细调查、摸底,登记造册,严格管理,统一洗脑。如同历次政治运动一样,人人过关。

采油厂强行全体大法弟子去办学习班,层层洗脑,层层施压。厂一级的办完后,再回到各单位去办,逼迫学员看中央电视台伪造的诬蔑大法的录像片,在大法弟子正念之场的作用下,中途多次断电。邪恶之徒非但不警醒,反而使迫害不断升级。

他们开始扣发大法弟子的工资和奖金。尤其是作二教导员王炼杰,在刁克福的授意下,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三天多,在大法弟子和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不得放回。从那时起,刁克福开始调集治安办的力量,雇用一些社会流氓,对大法弟子进行跟踪、监视,电话窃听等非法手段加重迫害。他们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违法的,却又违心干着,心安理得的干着坏事。

迫害随着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指令不断的升级。当年10月,刁之流开始狰狞毕露,大批抓捕、拘留,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事件屡屡发生。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什么信仰自由”完全被置之不理,公民权被共产邪党践踏贻尽。抓走一个大法弟子,随便关上2个月,如同家常便饭。作业二大队教导员王炼杰对本大队职工、大法弟子卜庆金进行酷刑折磨,派四、五个流氓、打手,在工会主席苗某亲自指挥下,打得卜庆金鲜血直流,腿不能行走,腰直不起来。并狠狠地吆喝:“再炼就让你下岗!”它们私设公堂殴打大法弟子的事败露后,当家人追问刁克福时,他矢口否认,说不知道。两个多月放回卜庆金时,他的整个左臂仍象紫茄子皮一样。而当时的党办主任高月敏却造谣说是卜庆金自己撞的。上上下下,层层官员都会造谣、说谎,从不脸红,共产邪党就是依赖谎言起家的,谎言是它的润滑剂。

非法关押摧不垮大法弟子的意志,他们就实行“经济上截断”的绝招儿。私扣、停发大法弟子的奖金、工资,高额罚款一次达五千元,举报一个大法弟子奖励五千元,由被举报者负担。同时,为了达到“转化”大法弟子的目的,采取株连九族的邪招。一人炼功,全家只要工作的就全部下岗、停职,什么时候“不炼了”方可恢复。面对家庭、社会的重重压力,多数大法弟子都没有屈服,因为他们明白:“真、善、忍”是我们的生命之本,是社会赖以存在的根基呀!没有了“真、善、忍“,一切的一切还会存在吗?

我们所写出来的只是自己切身感受过的,只是一个侧面,江泽民与共产邪党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不仅犯下了史无前例的滔天大罪,其实对于那些忠实的党徒们,为江氏集团在迫害中充当了帮凶的,那才是最可怜的。在正与邪、善与恶的较量中为自己写下了一笔笔血债,“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这一切怎么能轻易了之呢?沈阳市原司法局局长韩广生等作出了明智的抉择,揭露共产邪灵,脱离中共,给自己的生命留下了美好的未来。难道不发人深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