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某区问题小议


【明慧网2005年9月21日】

一、资料的真伪

前几日遇一老年同修,他说“九评”全是假的;那个匪首(毛某)是被冤枉的,生活不糜烂;雷峰怎么怎么死的……他还说,他与其它区的什么人斗争了几个月,“扭转”了什么什么,总之,他要为他们“叫屈平反”(看来问题严重)。

我愕然,反复跟他说,你这样做,是与全体大法弟子对着干。他就是不听。更何况,他年高文化差,耳背木讷反应迟钝,颇有“理不清”之状。固执己见。

回家后我想,此情况在迫害前的集体学法中,决不会出现。因那时,一有什么问题,群议群论当场解决。现在,他,一个老同修,又迟钝没人给他说说方方面面的情况(资料的来源途径等),一个人,就像未看九评前的常人,被党文化障碍着,拍脑袋能想出什么来?

现在有些地方的同修,声称“独善其身”,不走动走动,自己不明也使人无法知其明否,此况若不改变,必碍己碍人(因我们是一个整体)。而有的同修说,看了明慧后,明白了许多。这不仅仅是资料的“流动”,这不是在与同修的交流吗?

所以,希望同修们多多关心这些老年同修,走進去请出来交流切磋,使之明白;还需清除背后的邪恶因素。

二、学法问题

某地有集体学法,但学不多时,便“聊山海”。

崇拜心理,往往某者“一言堂”,听者跟人不跟法。一个修炼中的人,能全对吗?更何况每个人的层次不同。同修啊,以法为师吧!

学法的数量,以日学三讲而非以质为前提,忘却了师尊教诲我们有时间多学法是以静心学法为前提的。

还有的同修,到人家里,有事没事,都要坐长时,妨碍别人学法,不为别人想;而有的人一看法就瞌睡,平时也忙上班,回家也不知抓紧学法,却时不时的喜欢做做媒婆,心思外用。同修心急她不急。

三、单干与群为

坊间内外早就认同(此笑话):上海一方水土上的人,遇事裹足而多思;吃辣的川人听到枪响,则冲,上海人则不同,枪响先趴下。

外地同修被邪恶迫害,有发正念的,有信电恶人的,有告法院的,有安抚同修家属的……,他们做的比我们好。

我想,修炼的上海人应与常人的上海人有所不同。这事上,协调人要重视;每个人也都要做好,人人都是协调人,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先协调自己,其中包括笔者。

个人小议,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