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儒江戒毒所迫害大法弟子升级


【明慧网2005年9月21日】2004年儒江戒毒所七楼成立专管大队,并在车间增设了铁十字架、禁闭室、储藏间等,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迫害最重的是铁十字架。戒毒所干警命令凶狠的戒毒人员狠毒的手段殴打大法学员。戒毒人员被告知“万一把人打死了,所里只要花800元火葬费就完事了”。

2005年8月24日,由三明看守所转送到儒江戒毒所的一位童氏大法学员,被关押在七楼专管大队的车间里。8月24日当日下午1点30分,一位值班干部叫醒在午睡的三位戒毒人员,要他们到车间去好好“招待”一下新来的法轮功。一出手就是几个狠毒招式,我们的同修有惧怕之心,随后又一个在干部办公室值班做卫生的戒毒人员跑了过去,给我们的同修补上几个耳光,算是“招待”新进来的大法学员。

这个做卫生的戒毒人员姓唐,曾在部队当过兵,拳脚狠毒,常吹捧自己在社会上与人残斗的历史,因此唐氏在戒毒所很受专管重用,过去我们同修管他叫“魔鬼”,今年由他看管(监管)的林燕青就受到他的不少拳脚之苦。

在专管大队里到处设有探头,专管干部叫戒毒人员打人时自己不好在场,通过电视监控可以看的非常清楚,看完后就把打人的一组图像全部洗掉。也有些戒毒人员认为大法学员一个个都是好人,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本来就无仇恨,下不了重手。这样的事情通过电视监控被干部发现了,干部会训斥他们说:你(戒毒人员)敢来糊我,你不想干可以下中队生产。

一次,一位大法学员给戒毒人员讲真象,恰好一位干部经过,于是干部叫这位戒毒人员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并说“叫你看法轮功你这样看呀?”在专管大队里,那些性情暴狠、乖戾的戒毒人员会受到干部的“重用”。略对大法学员有同情心,给大法学员方便者则常受到干部训斥。

大法学员关押在专管大队里除了常被打骂之外,睡觉时间也少。常常连大小便也要忍住,不敢多喝开水、菜汤、多吃饭等等。这些戒毒人员大多是花了几千元,走关系进来专管大队,脱离中队繁重的生产,怎么能不听专管干部的话呢?

近段时间,新到儒江专管大队的法轮功学员,有的不到三个小时就被“转化”了,大家想一想,大法学员在家做讲清真象的事,到了儒江戒毒所怎么会这么快“转化”了呢?说穿了这是一个恐怖、殴打、折磨人的地方。

彭亚东,武汉大法学员,网上通缉,在福州被非法抓捕,到了儒江专管大队,干部唆使多人对其施加酷刑,殴打他致吐血,不到三天就写了“转化书”。

儒江戒毒所七楼车间现在增设:铁十字架、电棍、禁闭室、储藏间可叫大法学员面壁,2004年专管大队没有成立之前,大法学员在受迫害严重时可以绝食,绝食三天的大法学员,则叫戒毒人员用开齿器“喂食”,如果你不服从,凶狠的戒毒人员硬用开齿器把牙齿撬开。再不配合咽食,他们则会扳绝食者的脖子,捏挖身上的骨肉,动作粗暴,软硬兼施。

下面是大法学员林燕青的遭遇。

一、铁十字架

大法学员林燕青绝食多次,长达数十日,这是对儒江戒毒所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无声控诉。2004年儒江戒毒所七楼成立专管大队,并在车间增设了铁十字架、禁闭室、储藏间等。其中迫害最重的是铁十字架。

在儒江专管大队,对不穿劳教服装又绝食而身体好的大法学员,专管大队干部唆使戒毒学员将大法学员双臂和双脚一起铐在铁十字架上,因被铐者非常痛苦,戒毒所怕大法学员会用头撞铁架,就把人的脖子用皮带套在铁架上,腰部也套上皮带。在酷热的日子,专管大队干部唆使戒毒学员把林燕青和一位莆田籍大法学员等人的衣服全都扒光,将他们的手脚、脖子、腰板全都用皮带固定在铁十字架上。大约两小时后被铐者痛苦异常,会发出叫喊声,专管干部就叫戒毒学员用毛巾堵住大法学员的嘴,不让叫喊。如有拉大小便在身上,戒毒人员就用水往大法学员身上泼冲。

每天强行用开齿器给铐在十字架上的大法学员灌食或喂食两次。十二天后戒毒学员把大法学员放下来,此时的被铐者两脚肿大,神情恍惚、茫然、木呆,由三个戒毒学员扶着。十二小时后再由专管干部做思想工作。

二、禁闭室

林燕青被关押在禁闭室有数月之久,室内高度大约1点5米,后壁有三个碗口大的窗户,被关押在禁闭室里的林燕青等同修吃饭、大小便都在里面。长时间没有洗澡、洗脸。戒毒学员的一切行为都是听从专管的唆使,还要给些“颜色”。其中有一唐氏和刘氏给了他不少苦头,几天让他大便一次,迫害之下只得少吃少喝。到后期有一个值夜班的戒毒人员偶尔带林燕青去洗澡,一旦被专管发现,这位人员还要遭受训斥。

一天林燕青在储存间面壁,专管唆使两位新到的戒毒学员去教训林燕青,一拳一脚过去,他坦然不动。一位戒毒学员狠命向他飞出一脚,把林燕青打翻在地,当场晕过去。专管叫来警医给他灌服“行军散”,就慢慢地苏醒过来了。事后这位戒毒人员问专管干部,万一把人打死咋办?专管说打死所里只要花800元火葬费就完事了。

2005年12月7日是林燕青的解教期。儒江戒毒所专管大队已成为大法学员的人间地狱。请福建大法学员用强大的正念,清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解体所有黑手、烂鬼。帮助林燕青等同修早日走出戒毒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