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认识法 不走极端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5年9月22日】师父在《取中》经文中讲:“由于弟子们认识上的差异,有一部份弟子总是从一个极端转到另一个极端,每当看到我写的法就偏激去做,从而又带来新问题。我叫你们转变人的认识不是叫你们固守人认识大法这一状态,但也不是无理智而神神叨叨的,是叫你们清醒的认识大法。”

我发现一些学员包括我自己在对法理的领悟上,及做证实法的事情上还时不时的有偏激的表现,做不到“取中”。当听到师父讲的某个法理时,就孤立的、扩大化的理解,而不顾讲法的特定对象、场合及上下文,其实师父的法是圆容的,前后、上下、横向、纵向贯通的。当我们偏激的理解法时,就会由一个“悟”否定另一个“悟”,从一个极端跑到另一个极端,这种不理智的做法会给自己和大法带来损失,更严重者因此而怀疑大法,甚至走向反面。

这方面的教训很多了。比如说,师父讲炼功人首先要做一个好人,有的学员就把“做好人”当成修炼的标志了,执著于让常人说自己是“好人”而混同于常人败坏了的好坏标准,怕给家人、同事、单位带来损失而不敢走出来讲真象,怕因此而被指责为“不顾家庭、不顾单位”等等;相反,有的同修在外面讲真象很投入,但却忘了自己的家庭责任和做好常人的工作,没有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修炼,给家人造成“修炼人不顾家、只顾自己圆满”的印象,对大法真象抵触,而且阻挠同修讲真象。其实很多讲真象做的好的同修在家庭和工作上也做得很好,家人和单位都知道了真象,也很支持同修,这就是在圆容大法。

在发正念帮助处于困境的学员上,也有类似的表现。

当听到集体针对特定目标发正念能起作用时,就有同修号召当地学员集体发正念,大家都必须参与,否则就是不配合、不够整体。但发正念后很多时候并没有出现“理想”的效果,因为外部的发正念只能起到辅助的作用,真正的变化应该来自难中同修自己的提高,因为魔难往往是针对当事人的执著来的(也有针对周围学员来的,如果他们过于执著难中的学员)。相反,当听到学员有执著后,有的学员又走到了另一个极端:那是他的执著我们也管不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发正念也不用做了。这样又使难中同修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任由邪恶迫害。

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有学员问:“现在弟子中很多人有一种想法,一个学员受到旧势力干扰出现魔难,其他学员认为,即使他有执著,也不允许迫害,大家发正念。我的问题是,如果那个学员自己不提高,这样有用吗?”

对此,师父讲:“那就是严重障碍了。他自己都不理智,我们做什么那还等于白做,发正念清理了外面的清理不了他的心里。人想干什么是出自于他一念,是他要不要。这种情况我看一定是有执著的心结。真是能力做不到你可以去帮,这没有问题。想办法让他从法理上认识、多学法。”

其实难中同修由于执著和外来干扰,正念已经很弱了,处于不清醒的状态,这时我们如果能够发正念帮助他清醒过来,正视自己的执著放下它,就能走出困境。当然我们也不能对当事学员产生执著,因为旧势力会抓住这一点加重迫害。另外,我们也不能为此而投入太多的学员和精力,从而影响其它方方面面讲真象的工作,使得旧势力干扰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企图得逞。

明慧网2005年9月8日的文章“小弟子参与铲除旧势力干扰的真实记录—— 真正的信师信法,就能破除旧势力的迫害”就是一个很好、很生动的例子,但有些学员对其不理解,觉的怎么能不帮难中的同修哪?其实放下对同修的情,冷静的用大法来衡量就会明白的。当然,作为弟子切磋的文章,也应该尽量写的全面一些,法理清晰无误,多考虑不要影响学员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这是投稿者要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