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农妇因做好人屡遭迫害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5年9月22日】我是湖南省沅江市一名普通农民,未修炼法轮功之前曾身患数种疾病:有神经性头痛、颈椎骨质增生、咽喉炎、萎缩性鼻炎、胃下垂、肝胆管结石,还有其它病等。

1996年7月的一天,一个朋友介绍我炼法轮功,第二天就送来一本《转法轮》。我是有病走入大法修炼的,通过看《转法轮》,看师父讲法录像,我深深的体悟到了宇宙的法理,认识到了修炼心性是长功的关键,“心性多高功多高”,要重心性修炼,师父讲了宇宙的特性就是“真善忍”,要以“真善忍”为标准指导修炼,做好人,与人为善,使我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

通过不断的看《转法轮》,将“真善忍”牢记在心里,严格要求自己,我的道德水准提高了,身体上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身患的几种病,没吃过一粒药,全部不治而愈,我从一个疾病缠身的人,变成一个身体健康、精神愉快的人。

1999年7月20日,江××因为妒嫉心,为一己之私利镇压法轮功,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被诬蔑、辱骂,大法蒙难,大法弟子遭受残酷的迫害。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疯狂打压的六年中,我也同样遭受了无辜关押与迫害,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我家经常遭到沅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办公室和马公铺乡政府(包括村上)、乡派出所的恶人骚扰,以下是我被迫害的详细事实。

1999年7月24日,派出所的联防队打手逼我交大法书,抢走我的炼功磁带和大法书。11月某晚,派出所的所长又带联防队打手几人闯入我家,抢走我的大法书6本,还有师父的经文等资料。

2000年3月19日,我们到停车场炼功,遭恶警拳打脚踢,把我按在地上,头发也被扯下一大把,被关在公安局一天一晚,后又将我押送回乡政府,关到楼道洞里一天一晚。

看到当地的恶警使我们无法炼功学法,我们想做好人、强身健体的自由都没有,我们几位大法弟子决定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讲句公道话,2000年4月5日,我们去了北京,结果被当地的610恶警绑架回来后关到公安局,将我关在警备室四天四晚,还向我索要了八十元生活费,并无理没收了我身上带的钱。

2000年7月17日,因镇压法轮功快一年,恶警心里害怕我去北京上访,绑架我将软禁一个星期。11月19日,我在当地讲真象被坏人举报到乡派出所,派出所恶警绑架我后将我关在乡政府楼道洞两天两晚,后我被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个月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于2001年1月22日被关入株洲市白马垅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我遭受了残酷的迫害与种种非人待遇:每天坐小矮凳十几个小时,每天24小时被严密监控(夹控),遭恶警电棒电嘴、两脚、腿、手,还把电棍插到脚上,腿脚都电起泡来,并被恶人拳打脚踢几次,有两次被刑事犯人(受警察唆使)打得我上厕所都必须扶着墙壁,两三个月睡觉、洗衣服都困难……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我仍坚持自己的信仰,因为我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

2003年2月21日,我在被非法加了九个月刑期后,终于获释,回到了自己的家。然而家早已经破败不堪了,当时儿子去向不明,家中房子倒塌了一间,还有三间快要倒了,屋前屋后草比房子还要高,房子上的瓦也摔在地上粉碎,屋脊木露在外面日晒夜露,天上下雨,里外一样,家里的被子衣服腐烂发霉,连煮饭的两个锅子都被别人偷走了。我整天打扫卫生,忙个不停。

可回家只有九天,因3月1日中共开人大、政协两会,恶警怕我去北京上访,村干部、乡政府干部、派出所恶警,还有610办公室恶警,十多个人于3月2日晚8点钟闯入我家,在屋里翻个底朝天后,将我再次强行绑架,他们拖着我的衣服和头发,按在地上,拖过几户人家,天正下雨,地上很湿,拖得我满身是泥水,上身衣服被扯烂,下身穿着三条裤子,但膝盖部位仍被拖得磨穿了一个大洞,我光着脚,个个脚趾被拖得磨出血,他们把我强行拖上车,按在车板上,也不让我翻身,死死的按住,连喘气都困难,一直拖到看守所。没有任何理由,将我非法关在看守所两个半月后才放我回家。

2005年6月5日上午5点多钟,村干部、乡干部,乡派出所、国保大队、610办公室八九个恶警屋前屋后守住,闯入我家又在屋里翻个底朝天,抢走我的炼功带、录音机、师父像片与经文等资料,我不配合他们上车,他们就叫来了两台110警车,将我强行绑架上车,关在610办公室,用铐子把我手铐在凳上两天一晚,后又关拘留所五天。

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六年中,作为家中主要劳动力的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多,被关看守所两次,被拘留与软禁各一次,关公安局警备室四天四晚。恶警非法闯入我家数次,抄家七次,每次都翻个底朝天,砸烂门锁、柜锁,抢走我的大法书29本、讲法录音磁带1套、炼功磁带4套、师父经文磁带6盒、心得体会磁带1套、炼功图1张、师父像片4张、草坐垫4个,损失现金2700多元。

我被非法劳教后,才十几岁的儿子(儿子如今还不到十七岁)被迫在外面流浪两年多找生计,家中三亩多地的桔子树荒得成了柴山,三年没一分钱收入,4分地蜜桔树结果成林,被别人放火烧死,栽好的蜜桔树已结果成林,被别人挖走20多棵……

我的遭遇只是中国大陆数千万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而遭受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例。我强烈要求国际社会、中国政府调查法轮功真象,调查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真实情况,还李洪志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还我清白。要求对大法弟子在6年中所遭受的经济损失与巨大精神伤害实施国家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