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认识讲《九评》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5年9月22日】揭露迫害真象和讲九评,是当前最重要的两个重头戏。对没听过真象但没有什么障碍的人,一定要给他们讲迫害真象;而对那些由于受恶党洗脑而不听真象的人,就要给他们讲九评,才能打开他们的心结,他们才能变得愿意听真象。所以,不能为讲九评而讲九评,也不能根本不讲九评,或者把讲九评等同于讲真象。这是认清大局的基点。

我们地区的问题出在讲九评上。我是开着修的,我把我最近连续看到的我地区另外空间的景象写出来,供参考。

9月5、6号,连续两天早上打坐,我看到我所在地区的另外空间,黑沉沉的,黑得像锅底一样,恶党魁首毛魔头头戴五星帽,在黑幕中时隐时现,四周隐隐有许多烂鬼还在往这儿云集,有的是偷偷摸摸爬着来的,有的是狂奔着来的,每个烂鬼都有一个五星帽子,有的拿在手里,有的戴在头上,毛魔头表情凝重冷漠目视远方。好象是江魔头在更深的空间时隐时现,看不清。我一发正念,它们就隐去,一不发正念,它们就出来,就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我心里一急,就莫名其妙的出定了。出定后,我陷入了沉思,不由想起八月初的一天早上,似梦非梦中,我看到一个烂鬼,把我们的打印机揉成一个球,用脚踢着玩,我追上去问:“为什么毁坏我们的打印机?”它说:“这打印机不是你的。”我说:“大道无形有整体。把打印机还给我!”它说:“你找它要。”我顺着它指的方向一看,江魔头的巨幅画像在那里悬着,我刚想发正念,却机灵一下醒了。醒来后我就持续发正念,但是效果并不好,空间场里反又飘出一面恶党旗。

究其原因,就是我们地区不印《九评》不传《九评》,让恶党邪灵钻了空子,使我地区的另外空间场成为恶党邪灵的避难所。

我们的周边地区,《九评》做的轰轰烈烈。有一对六十多岁的夫妇同修,面对面的劝退党发出《九评》四百多本,我们是一个县级市,包括学员自己用的在内,总共《九评》不足五百本,发出去不足四百本,而且全是外地同修帮助的。

我们周边还有一个受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也是一对六十多岁的夫妇,凭一台小型佳能复印机,印制《九评》一千多本;而我们设备还算齐全,就是不印《九评》。

反映到人间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协调人之间不协调。遇事不是相互圆容,而是相互抱怨,相互挑刺,甚至拉山头。
2、设备光坏。打印机和电脑轮番坏,而且坏的都很奇怪,使资料点根本无法正常工作,甚至连单张真象资料都供不应求,严重影响了本地的证实大法。
3、基点不对。在老学员中,表现出不是证实法而是证实自己的倾向越来越严重。
4、邪恶猖獗。一协调人在家中突然被绑架,给当地讲真象造成很大损失。
5、各自为战。在“大道无形有整体”方面做的很差,明显跟不上师尊的正法進程。

以上情况,同修们着急(应该冷静,保持理智清醒),特别是在救度世人,劝其退党时,常人要看《九评》,同修们很为难,因为我们自己不出《九评》,同修的《九评》全是从周边地区找来的,送给别人,自己就没用的了。现在大陆人,特别是共产恶党的基层干部,得到一本《九评》都觉得很珍贵。有一次吃早点,我无意中听到两个人在相互打听找《九评》。还有一个同修问我:“你能不能上外地再找几本《九评》?我那一本实在不够用,今天已经是第六个人对我说要看《九评》,我说××看了给你看。现在看的那个人说他想拿给他外地亲戚看,他亲戚一家都是党员。我急里不行,只好来找你。”

我几次向协调人建议尽快出《九评》,但不知为什么至今不见动静。我想,不管什么原因,师父的话必须听!只要你是真心修大法的,师父的话你必须听!必须无条件照办!这不仅仅是信师信法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师父的每一步正法進程,为每个弟子安排的修炼的路都是非常严密,非常有序,非常严谨,非常科学的。如果至今你仍以常人之心来看待师父安排的正法進程,导致的结果只能是将来深深的痛悔。所以,对师父安排的每一步,不管你当时是否理解,你都必须按师父的要求去做,提高悟性。只有这样,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才能保证你不被拉下;才能保证你在修炼的路上不留遗憾;才不会被邪恶钻空子。总之,师父的话必须听,才是唯一一条最安全的修炼之路!这是我在六年的修炼历程中摔跟头摔出来的经验。

传《九评》不仅不是搞政治,反而是把众生从政治漩涡中解救出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把十三亿中国人推進了政治漩涡,我们是从火坑里往外救人。师尊慈悲,要把所有的众生全都救度。乙酉年已过去四分之三,如果谁至今仍以人心对待做《九评》,谁就是对众生的犯罪,同时也就是对自己的犯罪。

九九年7.20时我刚刚得法。我无意批评谁,我也没这个资格,只是在面对这稍纵即逝的万古机缘,不愿再留下太多的遗憾,所以说话较重,望同修慈悲指正。

建议本地负责资料点的协调人,系统的学习《九评》前后师尊的一系列新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