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单位清除共产邪灵的一次经历


【明慧网2005年9月25日】今年夏天我的工作调动到一个新的环境。我抓紧时间讲真象、讲九评、劝三退。普通工人基本认可这些,只有领导办公室的几个人,尤其是其中一位,我每次刚一开口,他就与我作对,说:“如果我当官把你们法轮功全活埋,我就盼望来一次文化大革命,我就当造反派专整人。”完全是邪话。在我的印象中他不是很坏的人,虽然平时爱开玩笑,但他说这些话时眼睛很不善。我感到操纵他的共产邪灵的因素很邪恶,况且他的父亲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批斗,他怎么还不清醒不理智呢?我甚至把他列为不可救要之列了。

后来我注意到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张毛魔头的挂历,于是我用铅笔在毛魔头半身像的头部和身上写上两个“灭”字,不注意看不出来,我当时并没有想到要清除挂历,我只想用“灭”字清除他散发的毒素,减少对他们的毒害(我的常人观念觉得毛魔头像下面是月份牌,刚到8月,他们还在用呢)。没想到,过两天,我发现墙上的挂历不见了,我问他,挂历呢?他说烧了,换一个新的台历。从那以后,再讲真象时他的态度好多了,我讲恶警打我耳光一事时,他说:“他们违法,有事说事,不能打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