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王元品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9月26日】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大法弟子王元品,屡次被当地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强制洗脑折磨,2000年12月27日,被劫持到德阳监狱二监区入监遭受更加严重迫害

王元品1997年得法,修炼大法后,以前患有的左肾子痛、腰肌劳损等多种疾病消失,心胸也开朗了。大法教人修善,做好人。如:98年大洪水后,撒莲至哑口1公里多公路,路面的淤泥10多公分厚,大法弟子无分文报酬,主动去清除干净;生产队修沟、打坝等公益事情,大法弟子任劳任怨的去做,群众及社长都说:多一些炼功人就更好了。

一、米易县不法人员对王元品及其他大法弟子的迫害

99年7.20大法与大法弟子遭迫害,在9月左右,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大法弟子在撒莲乡丙海坝开法会,遭恶人何富祥等人举报,被县公安局恶警向金发、柴发祥等绑架,并且县政府出台了对大法与大法弟子不公的条文。为此99年10月底,大法弟子上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遭恶警绑架,在攀枝花驻京办事处被监禁一天,敲诈每人61元钱,非法遣返回米易的车费259元,被攀枝花公安一处恶警邱天明劫持到县公安局,恶警向金发等强迫写保证书,每人被罚款200元。

同年12月,王元品被劫持到撒莲镇办洗脑班,恶人白廷飞等强行把大法弟子们绑架到镇上洗脑迫害、干苦力活、扫垃圾。大法弟子廖国美被迫害得手脚脸都肿了。镇上的恶人唐理华、白廷飞等骑车监督大法弟子们跑步,强迫写保证书,百般刁难,折磨7天。王元品家的早市菜四季豆苗子被薄膜烫死了一部份,致使早市菜减产,给家人的经济及身心带来很大的伤害。

由于公安恶警柴发祥、镇上恶人何富祥、白廷飞、唐理华等经常骚扰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无法正常修炼生活。2000年1月当地大法弟子再次上北京说明真象,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大法弟子周胜会、刘长会、李正菊、张洪英等遭恶警的毒打,被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大法弟子李银奇被吊铐在墙上一个多小时。后来攀枝花驻京办把当地大法弟子劫持监禁,搜身时把所有的钱物全部搜刮一空,把七人关在一间小屋里,没有被盖,冰天雪地,零下20多度的气温下。米易各镇抽调去的白廷飞等恶人还强迫大法弟子把衣服脱掉,只准穿内衣内裤,甚至到晚上12点后最冷的时候把暖气关掉,每天一顿饭。就这样迫害他们五天,每人还敲诈他们三百元钱。由米易县巡警队长谢荣等人劫持他们回米易,说回来结账,结果账没结还勒索每人车费240元。恶警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把大法弟子铐在铁栏杆上伸弯不得、苦不堪言。王元品等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受到非人的对待,只要炼功就遭到毒打、戴手铐、顶墙。期满恶警向金发周林等强迫写保证书、罚款200元、生活费150元。

2000年4月24日晚,王元品等大法弟子在拖船河沟学法、炼功,遭恶人唐理华等人举报,被绑架到镇上。当晚被恶警向金发、柴发祥等转到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在看守所遭所长朱成龙指导员刘启朝、管教林海等毒打、戴手铐、顶墙。期满恶警向金发、周林等强迫写保证书,并恐吓威胁家人,叫家人去交200元、罚150元生活费,接人回家监督严管。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给大法弟子及家人的肉体心灵上带来很大的伤害和给家人带来的损失都是巨大的。

2000年6月20日,当地大法弟子们在拖船河沟红旗大埝下面开修炼心得交流,被恶人陶银春、恶警向金发、柴发祥、周林等强行拽到公路桥上制造假象欺骗世人、蒙蔽不明真象的群众,当天恶警把大法弟子绑架到公安局,审讯时恶警杨梓华无理迫害王元品,强制他蹲马步,穿着皮鞋踩他的脚趾头。下午又非法把大法弟子们关进看守所,所长吴学明强制大法弟子们打报告,遭到抵制拒绝。吴学明气急败坏的将一名大法弟子吊铐在铁栏杆上用警棍毒打。第二天攀枝花公安一处恶警等人提审时叫打报告,王元品抵制不打,不配合恶警,恶警气急败坏的毒打了他三次40警棍。后来又强制在坝子里淋了一个多小时的雨,衣服全部被淋湿透。回到看守所换衣服时看到王元品的背膀到脚后跟,全部被打成了淤血。真是惨不忍睹,有几个刑事犯看到后都留下了眼泪。王元品晚上无法睡觉,几周后才消失。

检察院恶人非法起诉大法弟子,同年11月把大法弟子们五花大绑公审、游街,不准说话。12月米易伪法院就栽赃陷害,非法以“破坏法律实施”判王元品三年六个月徒刑。同年12月27日,王元品被劫持到德阳监狱二监区入监。

二、德阳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入监搜身时,王元品遭刑事犯吴华国一顿耳光毒打,强制站军姿、走操,脚都走肿。在德阳监狱,强制罚站、遭毒打是常事。强制洗脑,每周强迫写思想汇报。

德阳监狱恶人马爱军(监狱长)、石军华(副监狱长)、教育科恶警吴跃山、曾贵福、入狱队恶警陈平(大队长)、邱慎(管教)、梁监长(后遭恶报脚被绊断了)经常夜深人静时把大法弟子叫去审问、毒打、洗脑。有一次恶人陈平(大队长)把曾世华叫去审讯时,给曾世华当胸一拳。不法人员利用杀人犯、死缓、无期、十年以上的长刑犯24小时对大法弟子们包夹监控、洗脑转化,对大法弟子施暴。大法弟子徐长征被犯人吴邦洪暴打,一个多星期不能起床、吃饭、大小便不能自理。2001年1月,大法弟子陶昌全被犯人吴邦洪暴打,一个多月吐鲜血。吴犯后遭恶报,脚被绊断,刑事犯赵作祥后也遭恶报。陆平是德阳监狱四大打手之一,他自吹一拳有800斤的力。

2001年4月王元品被下到四监区劳改,5月10日因向恶警王志光(管教)递交了严正声明,声明转化是错误,随后每天被强制劳动、面壁迫害,长达四个月。四监区恶警恶警指使犯人经常对大法弟子施暴毒打。有一次大法弟子张某某被恶警指使几个刑事犯打得下楼都成困难了。恶人施暴时用力过猛把自己的掌骨折断,不思悔改,后遭报应,一次踢足球时肝脏被打裂。

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的大法弟子,整体在反迫害、抵制迫害当中,向监狱管理局、中央人大法律顾问委员会递交了两封信,对监狱恶警震慑很大。2002年1月31日不法人员把大法弟子们从新入监迫害折磨,他们使用各种手段改变不了大法弟子们对大法坚定的心。

2002年7月8日又是邪恶猖狂的时候,监狱610教育科入监等恶人吴跃山、曾贵福、张俊、邱慎、陈平、梁监长等亲自动手指使罪犯对大法弟子施暴,邪恶至极。如:米易的廖远富由三四个犯人轮流催促跑圈,从早到晚欺骗他跑800圈;晚上不准睡觉,强制洗脑;凌晨2点多叫他去睡觉,刚睡下又叫他起来洗脑。大法弟子王晓松坚定不移,抵制迫害,一次遭恶警用警棍轮流毒打了100多警棍,被打得皮开肉裂,走路都要人搀扶;160多斤体重被折磨得皮包骨头,体重不到120斤。此类事例太多。

2003年3月在六监区,大法弟子写了严正声明递交给监狱长,对恶人震慑很大。4月2日下午,不法人员抓了16人,说是监狱长找谈话,其实是迫害镇压,全是全副武装的警察武警官兵,网墙上架着机枪警戒森严。副监狱长黄××诽谤大法,不堪入耳。当时大法弟子罗江平当面质问他,把他吓得发抖,胆战心惊的无言对答。

当时有两位大法弟子被关了小号。第二天大法弟子们整体绝食抵制,对邪恶人员震慑很大。绝食两天,狱政科、狱侦科的严、黄二位科长俩找大法弟子谈话。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给他们讲真象,揭露迫害事实,质问得他们无话可说。

5月23日监狱开大会,给法轮功学员制定了17条禁令,并转了12名大法弟子到广元监狱,给王元品和胡刚所谓的“记过处分”,对王元品是24小时监控(2003年12月20日王元品满刑释放)。有的大法弟子被调监区,并强制大法弟子超负荷劳动。恶警伍伟(管教)徐会兵等亲自和指使罪犯监督,每天大法弟子配书5000本(100本就40公分高),大法弟子罗江平、刘蹈被强迫劳动36小时(二天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