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记实:朔风敦煌


【明慧网2005年9月30日】题记:我在“轮回纪实:通灵宝玉”中讲过,我原本是天上碧玉宫的小孩,发愿想听到转轮圣王亲自传法,就随着转轮圣王下到人间!大概是这个因缘,在等待转轮圣王亲传大法的漫长的时间中,我在人间转生了许许多多世,而在许多转世中,我的命运又常常与寻求正法正道有关,或者与修炼有关。

今生今世中,我对于土地有一种深深的依恋,此外就是对于敦煌的壁画特别的感兴趣,虽然看不太懂,但是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是在唐朝,我曾在大漠的朔风中,自己一个人在苦苦寻找解脱人世的法门,那种感觉真是无以言表,不过这是一个失败的教训,由于当时进入大漠修炼的基点是站在逃避现实的基点上,再加上对情没有彻底的割舍干净,最后导致功亏一篑,幸好有神相助,而造就了今生今世我能够万分幸运的、终于等到在转轮圣王亲传的正法中修炼的万古奇缘。

话说,唐朝“安史之乱”之后的江西景德镇,在镇里有一个少年叫做临江,家住南门外的有财坊。从小他父亲就教他识文断字,和一些内家功夫,使他无论文采还是武功都在镇里小有名气。他父母成年的在江北做生意,家境很是富裕,临江整天的与他叔叔在一起。临江自小与邻家的女孩阿秀可谓是青梅竹马,非常要好,阿秀的眼睛非常的明澈,象湖水一样的清澈。阿秀的母亲过世的很早,他父亲染上赌瘾,经常去镇里最大的赌坊——顺义坊。而且逢赌必输,家里几乎是倾家荡产。有时临江家接济一些,阿秀没少为了这事儿掉泪。

一日正午,临江与阿秀手牵着手一起到集上玩儿,正走到距离集市几十米的地方,忽然看到有一个纨绔子弟,正在抢一位女孩,而且边抢边说:“本大爷已经娶了13房姨太太,今天我将你娶到家里,要做我的第14房姨太太。来人哪!把她给我架走!”这时过来几个家丁,将那女孩子往一顶小蓝轿子里塞。临江看到此种情况,大喝一声:“住手!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目无王法不成,马上将人放了,否则,就请吃我的拳头!”“哪里来的野小子,敢在本大爷面前撒野,来人哪!给我拿下!”临江挥拳就朝那纨绔子弟打去,那人一躲,临江的拳头走空,这时那几个家人过来,临江三下五除二就将他们打倒了。那个纨绔子弟也被打得鼻青脸肿,临江打完之后正要离开,只听那个纨绔子弟说道:“有种的留个名,没种的就走!”临江朗声到:“本人临江,本地人士,家住南门外的有财坊,要打架,你就去找我好了,我愿奉陪到底!”说完拉着阿秀的手就往别处游玩去了。一路上临江还对阿秀说,今天这次架打的真过瘾。就这么说说笑笑的玩了一天,晚上,他们二人回到家中,临江的叔叔不知怎的听说了临江的事,于是劝诫道:“你怎能不管天高地厚哪,什么人你都得罪?”“什么人?”临江不解的追问。“那个纨绔子弟不是别人正是我们镇上最大的赌坊——顺义坊的主人,他的叔父是无锡知府。他家里在朝廷中都很有势力,这样的人你得罪了还有你的好果子吃?!”临江心里也产生很大的压力。又过了两日,临江的父亲来信让临江过去帮一下忙,临江在临走的晚上,在柔美的月色下,两个人说了一夜的话,临别时,临江对阿秀说:“我最多十天半月就会回来,等回来之后,我们就成亲,到时与我父亲闯荡江北,那有多开心!”阿秀哭着说:“快点回来,我等你!”就这样临江走了。

阿秀心情十分沮丧的回到了家中,她父亲对她说,今天我在顺义坊赌博时欠了顺义坊二十两纹银。阿秀一听,十分的着急,埋怨道:“你的癖性就不能改改,再说了欠谁的不好,非得欠他的,那次临江哥把他打了,他早晚也得来找茬,今天你又欠了他的帐,我看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父女正说着,突然闯進来几个大汉,为首的正是那个纨绔子弟。只听那个纨绔子弟奸笑道:“原来你们在家呀,临江这小子打我,坏了我的好事,今天我让他的未婚妻来偿还!老头,你欠我的二十两纹银,现在拿来,我就饶过你女儿一命,否则,嘿!来人那!将这女孩子的衣裤扒掉。”“不要,求求你,行行好!饶我女儿一命吧!”阿秀的父亲哭着道。这几个邪恶之徒哪里管老人家的哀求,三下五下就将阿秀扒得一丝不挂,那个纨绔子弟然后就强暴了她,这还不算完,它们拿来小刀,在阿秀的脸上身上划了很多口子,而且在上边撒上盐面儿,……(请恕我不能再详细去写,那种感觉真是无比的痛苦)阿秀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那群恶徒才狂笑着离去。这时阿秀的父亲抱起昏迷不醒的她,去了临江家,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之后,临江的叔叔听了之后,流下了很多的泪水。于是一边马上派人给临江送信,另一边,马上找镇里最好的郎中,怎奈何,无人能救得了阿秀。临江闻信之后火速赶将回来,進得屋内,抱起仍旧处于昏迷状态之中的阿秀,痛哭失声:“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

在以后的三天三夜中,临江都是抱着阿秀度过的,眼泪都已经流干了。临江看上去苍老了许多。在第四日的清晨,当一轮旭日从东方升起的时候,阿秀突然间醒了过来。当她睁开双眸时,看见她倒在临江的怀里,流着眼泪有气无力的说:“临江哥,恐怕,今生今世不能与你在一起了,来生好吗?来生我答应你,我们生生世世永永远远的在一起好吗?我永远的喜欢你!”“我要你从今生今世开始永永远远的陪着我!从今生今世开始好吗?”临江声嘶力竭的喊道。“恐怕,今生不行了,临江哥保重!我先走一步啦!”“不要!不要!千万不要离开我!”临江焦急的晃动着阿秀的身体,但阿秀的眼睛慢慢的闭上,身体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五天后,临江把阿秀埋葬到城外的一株馒头柳下。当天正下着牛毛细雨,安葬完毕之后,天已经变得很晴朗,在西边的天上出现一条美丽的彩虹。为了表示对阿秀的怀念,临江在纸上写下了一首诗:

青梅竹马月中行,
阿秀与我互相敬,
今朝汝已含冤去,
只留临江身一人,
汝说与我长相伴,
愿汝誓言能成真,
生生世世手牵手,
自在如意世上行!

写完之后,临江想烧掉它,可是还没等烧呢,那张纸自己就飞起来了(当时没有风)在半空中自己着起火来……

回到城里,临江便去了顺义坊找那个纨绔子弟报仇,怎奈那小子早跑得没影了,临江一气之下把顺义坊砸得七零八落。后来听说那个纨绔子弟由于玩弄女人过多,不到35岁由于身体羸弱而死。

江南实在是令临江伤透心,于是他想到大漠之中看一看。他想,在大漠不会有如此伤心的争斗与掠夺的险恶伎俩,他拜别了叔叔和阿秀的父亲,就北上了。几经辗转,最后到达敦煌附近,朔风烈烈,张扬着原始的豪气。在这里有几个正在开凿的石窟,他望着那些迷人的壁画和雕塑,心里升起了一种对神佛的崇敬。当他路过一座庙宇的时候,正好遇见一位德高望重的住持,临江想请老人收他为徒弟。

老僧道:“施主,根基非凡,但凡心过重,这样吧,我今日收你当我的俗家弟子好吗?”“谢谢师父!”临江双膝跪倒道。就这样临江在莫高窟当了住持的俗家弟子。

几天之后,临江到附近办事,突然发现有一汪清泉仰卧沙山之底,这个像月牙一般的河水是如此般的明澈,真象阿秀的眼睛。一想到她,临江的心就觉得十分的痛苦不堪,心想,“自己出来就是要逃避这种生离死别的痛苦,没想到,这种痛苦是这么的深,这么的重!”“好好修行吧!”临江自己安慰自己。在以后的二十多年的修行中,这种情的痛苦使临江变得不那么太精進。在将要圆寂的前夕,临江的身体都飞得起空了,但是起空中,当他看到月牙泉的时候,他又想起那双美丽明澈的眼睛,于是一切都前功尽弃……

当临江为自己的不争气而号啕大哭的时候,从天空中传来一个十分洪亮的声音:

修炼情未尽,
怎样量心性,
无漏方可成,
儿要再精進!

临江听完,他突然悟到老僧所说的:根基非凡,凡心过重的道理,“情”这种执著真是害得他不浅哪!他于是双膝跪倒,合掌当胸朗声发愿:“如果我以后还能在佛法中修炼,我一定会把握住,也一定会修成正果!”发愿完毕,临江的元神就离开身体,投胎转世到别处去了……

后记:写完此篇时,自己这种“情”的因素去掉了很多,从前那种被情所困的感觉不见了,现在真感觉到一种从情中解脱出来的感觉,真是浑身轻松!

(原载正见网,稍有删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