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揭密(一)


【明慧网2005年9月7日】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原来是隶属长春市司法局的一个劳教所,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该所追随恶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手段残忍、毒辣,在2000年12月被吉林省委、省政府确定为全省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基地,将全省(白城、延边除外)被非法劳教的男法轮功学员都关在了这里。在省“610”的指挥下,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有计划的、全面的迫害。所谓的“转化基地”,也就是践踏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利的恐怖洗脑基地。经查实,至少18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

法轮功修炼者前仆后继的说明真象,为的就是维护人间正道,让被恶党谎言欺骗的中国民众了解真象、明白真象。朝阳沟劳教所的不法之徒,集古今中外最邪恶、最恶毒、最下流的方式施暴于这个善良的群体,其目的是欲摧毁法轮功修炼者的意志,放弃人类赖以生存的道德真理,使其成为顶礼中共邪教的顺民。朝阳沟劳教所成为吉林省人权迫害的重灾区,具体实施迫害,以嘉奖、减刑为诱饵,唆使犯人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公开施暴、滥用刑具、肆意虐待、逼迫超负荷干活,长期不让睡觉,逼写“保证书”放弃信仰,其精神迫害、经济剥夺、酷刑摧残空前恐怖和残忍。

朝阳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之残酷,手法之下流是善良的人们闻所未闻的,甚至是想都不敢想的,然而它发生了,并且还在继续着,这是对人类的犯罪,对社会文明的亵渎。下面将恶徒们所犯罪行中的冰山一角整理披露如下。

一、精神迫害

精神迫害是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人数最多、持续时间最长的一种犯罪。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所有法轮功修炼者都处于残酷的精神迫害之中,恶党控制报纸、电视等媒体铺天盖地的对大法和大法师父的造谣侮蔑。不法人员跟踪、限制法轮功学员的活动自由、传到派出所问话、到家里骚扰、非法搜查、非法抄家等等,绑架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期非法关押,其迫害更加惨烈。朝阳沟劳教所的所谓“执法者”,对只为做身心健康的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者,进行肆无忌惮的摧残、虐杀,不仅肆意践踏了国际法、中国宪法的基本尊严,而且其丧心病狂,灭绝人性的迫害,是对人性良知和人类道德真理的毁灭性的破坏。

人是有信仰的,联合国宪章和中国宪法上都明确信仰是自由的,但在朝阳沟劳教所里高举“假、恶、斗”的大棒,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朝阳沟劳教所以所长王延伟、王建刚为首的不法之徒,为了提高迫害大法学员的所谓“转化率”,从中捞取政治资本和个人利益,自99年7月20日以来,一直对非法关押的千余名法轮功学员采取无人道的极其残忍的围攻、包夹、剥夺睡眠等酷刑流氓手段强制洗脑,逼写“三书”即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意在迫使修炼者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违背良心的认同并感谢镇压者的恐怖迫害。

1、强制思想灌输

劳教所恶警为了得到“三书”,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诬陷、诽谤法轮功的电视片,逼迫炼功人观看十多种恶毒诽谤、诋毁法轮功的录像资料,而后强迫谈所谓的“感受”,如果所谈内容不符合狱警要求,便大刑折磨。编剧人员捏造了许多莫须有的“事例”,盗用艺术形式丑化大法学员,欺骗毒害世人。每天定时强制听或念诬蔑大法的书,不服从就遭到毒打,许多法轮功学员因不配合邪恶的要求,遭受了许多迫害;有一段时间新生大队有二十几个流氓充当管教打手,毒打无数法轮功学员。还采取定期放诬蔑大法的光碟,完全是胡编乱造那种违背事实的内容,强迫法轮功学员看并要写观后感,以便根据其判定用嘴还是用电棍“教育”。

二大队有个叫朱胜林的管教,编了许多诽谤大法的诗歌和快板,强迫法轮功学员学唱,自己则在教室前面手舞足蹈的教。七大队主要关押违心表态了的学员,大队长强迫他们每天早晨必须集体背诵一遍所谓的“十批”(“十批”极其恶毒地攻击和谩骂大法师父和法轮功学员),然后上午强制看诬蔑大法的书,强制每人发言必须有“深度”(就是骂人的程度),必须做记录。

2、堕落引导

为了掩人耳目欺骗世人,劳教所成立了一个强制洗脑的第七大队,把各大队按学员学历的不同,对承受不了邪恶迫害的人指名到此大队洗脑。逼迫大法学员看造假的诬蔑录像,指定看一些污七八糟的书,并请一些胡言乱语的人“讲课”,以便模糊认识;还鼓动骂人、打架、抽烟等,他们认为只要有了这些不良行为,此人就是“转化成功”。这就是他们对外界鼓吹的转化成果,将一个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转化成有不良嗜好、有陋习、有罪的人。

七大队的宗旨是让大法学员的思想长时间脱离“真善忍”大法。七大队还要求每人每月两份思想汇报。每份汇报里至少有一句是诬蔑大法、师父的话。如果思想灌输失败,就会被调到其它大队进行酷刑迫害。

3、诱逼威胁

高志璐是朝阳沟劳教所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的邪恶管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诱逼、要挟、毒打,软硬兼施。在2002年4月的“攻坚战”期间,他一天又一天,一遍又一遍地对新进所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演讲”,叫嚣:“过几天你们被分到队里之后谁能扛得住?叫你们那个时候尝一尝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党给我钱,所以它让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要不谁给我钱啊?什么“真善忍”?党不让你炼你就不能炼,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你们听一听!”(整个大楼里传来阵阵法轮功学员被毒打的惨叫的声音)。

法轮功学员义正辞严,驳斥了恶管教的满嘴胡言,说得高志璐哑口无言,他一看说不过,就气急败坏的谩骂,并大耍无赖:“你不转化我就关着你,看你能咋地!我下班就上饭店,你照样吃窝头菜汤!”这些话足以勾画出一个奴才、赖皮的嘴脸。恶党对外一再宣称大陆劳教所、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教育转化”就是这样的,十足的流氓加恶棍的表演。

4、酷刑转化

2000年联合国人权会的前夕,朝阳沟劳教所各大队的管教干部,分别把法轮功学员召集在一起开了一个会。大概意思是说:现在恶党在全国搞对法轮功的整治运动,要求“转化率”达95%以上,所以不管你们愿不愿意,即使是假的也都得写“悔过书、决裂书、批判书”,上边要这些东西,交不上去,我们就得下岗。没有办法,你们写也得写,不写也得写,对你们可以用任何办法,即使打死也不算啥事,这回让你们尝尝“专政”的滋味。

法轮功学员焦守桐因不写“三书”,被六大队一中队的管教员王涛用电棍、警棍、竹批子、铁丝等刑具毒打后,脸部肿大,呈紫黑色,已变形,血迹斑斑,无法辨认。因为他不肯屈服,第二天,当伤口刚刚愈合,快要结痂时,又被拉出去毒打,把伤口全部打开,鲜血直流。

法轮功学员邢越山,也被王涛用同样的手段折磨,多次被间歇性地毒打,每次都是在伤口将要愈合时,再用竹批子、铁丝等打得皮开肉绽……。

法轮功学员马胜波,被关押在六大队三中队,他被队长李忠波、管教员刘岩,在大雪纷飞的天气里扒光衣服,两恶警又打开门窗,往马胜波身上浇刚刚从井里抽上来的凉水(这种凉水平时洗手都感觉冰得骨头疼),不一会儿,马胜波就被冻得全身发抖;再一会儿,就开始抽筋,整个身体抽成一个团,蜷缩在冰凉的地面砖上;最后,他在抽动中昏迷。恶警们还狂叫着:“写不写呀?写──不──写?”

恶警们一看没有回音,就用竹批子打,不是平打,而是立起来用竹批子的棱角来砍,马胜波光光的身上被砍出了一条条的大血口子,鲜血淋漓。恶警们还命令犯人们往他身上抹盐面子,往他嘴里灌辣椒水,打晕了就再弄醒……不仅如此,还拽着他的两条腿,大头朝下在地上来回地拖。

法轮功学员钟喜抗议这惨无人性的暴行,他本以为能唤醒恶警们的良知,使他们停止作恶。可是,丧失人性的恶警们不但没有收敛,而且加剧了对他的迫害。他们把刚刚缝完针、身上血迹还未干的钟喜拉回来上刑。恶警们将钟喜的双手铐上,然后高高吊起,往他身上浇凉水,再用电棍电,用警棍打,一个恶警打累了,换一个恶警再打。后来,朝阳沟劳教所所长王延伟来了,他非但不制止这种违法行为,反而恶狠狠地说:“打!打到写三书为止!”

钟喜被恶警王涛用三角带打得起了一个大包,脸、嘴肿得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连吃饭都非常困难。

法轮功学员于春波,被五个管教干部用电棍、警棍轮番毒打一整天。他回来后,全身呈青紫色,不能行动。还有……。可以这样说,凡是被非法关押到劳教所,坚定信仰、不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不受酷刑折磨的,轻的皮肉受苦,重的致残、致死。然而,邪恶们却对外宣传:我们管教对犯人,像老师对待学生,家长对待子女。

劳教所还用长时间不让睡觉、强制洗脑、搞株连、高额罚款……等诸多手段来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仅要承受肉体上的折磨,还要承受精神上的摧残,他们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着。

5、人格侮辱

当众辱骂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骂师父、骂大法,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的写法轮功的揭批“心得体会”。由于法轮功学员坚强不屈,在酷刑面前毫不动摇,那些没有人性的恶徒们一边用刑,还一边嘲骂:你们不是有老师的法身保护吗?快叫你们的老师来保护你们呀?

2002年4月6日,不法人员把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挂上牌子到各监号批斗,还要犯人跟他们喊批判口号,不跟着喊就打。用他们的话说这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4月9日,全所召开所谓的动员大会,恶警对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人格侮辱,强行在他的脖子上挂个牌子,上面写着诬蔑师尊和大法的话示众。邪恶之徒的“转化”方式是何等的卑鄙无耻。

6、警匪一家

众所周知,刑事类人员多数是给社会造成危害者,诸如偷抢、诈骗、吸毒等,理应是劳教所管理教育的重点对象。可是刑事类人员在朝阳沟劳教所备受青睐,成为劳教所管理工作的骨干。劳教所的管理干部与这类人员携手并肩,结成“统一战线”,共同残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恶警让犯人当“值班”和“班长”,这个职位也得犯人花钱买,而且得能负责管教的吃、抽、用的,而这一切花销又都可以从下面犯人身上搜刮回来的。无钱是行不通的,且处处受虐待,所以经过劳教所“改造”后的犯人返回社会后,没有几个能走正路学好的,甚至更滑,更恶,更狡诈。

五大队新生班长于长江就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很多犯人深受其害,敢怒不敢言,因为不管出什么事都有管教替他们挡着。有人会问:那班长给管教又花钱又送东西,自己不赔上了吗?没有!他们对管教“关心”;管教自然也“体贴”他们。所里规定:家人接见给拿的财物必须经过班长检查,这是“正常管理”。只是每次经过这种“正常管理”之后的物品就要少一半或一半以上。谁的家里一接见回来,他们那贪婪的目光齐刷刷地盯着人家的东西,找寻着自己需要的物品,生怕被其他值班拿走,见到好东西伸手就拿,从不跟本人打招呼。正象他们常说的:“在这里,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而我的东西你不许动。”有的拿饺子、肉类食品的更是糟糕,幸运的能吃到一点,不幸的连味都尝不到。在这里看不到道理、看不到法律,更看不到人类应有的道德。管教给值班的“正常检查”的机会,而值班的把“正常检查”来的东西再分点孝敬管教,他们之间真是相互依存,互相得利,配合默契。这是在利益方面,在其他方面,他们的默契依然存在。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劳教所,立即被严加看管,其具体责任就落实给刑事类人员,名为“包夹”,由起码两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于是,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就连就餐、上便所等,都随时处于包夹人员的监视之下,并且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有全方位的管理权。尤其是班组长,因是刑事人员中的尤其凶恶者,劳教所不时地给班组长开会面授机宜,如何对法轮功学员“加强迫害”。因劳教所对包夹人员有特殊政策,所以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屡有恶行。在管理科给值班犯人的一次会议上,管理科长说:“法轮功学员为什么敢绝食呢?就是压力不够!”在“压力不够”的号召下,在“打人是正常管理”的身教中,朝阳沟劳教所看不到一点法律的影子,找不到一丝人格的尊严。

朝阳沟劳教所有一句时髦的口号,叫做“文明管理”,经常强调,人人熟知。可是,实际做法却与口号大相径庭。比如:“不准打人骂人,不讲粗话脏话”是劳教所文明管理的最一般要求,而实际上却是打人骂人司空见惯,粗话脏话家常便饭,就连做为恶党处级干部的所长王延伟都动手打人。有的大队长级干部开会讲话时,粗话脏话也会脱口而出;有的管教与市井无赖别无二致,不骂人不会说话,出口成脏;对有过错的被劳教者,首道程序便是施以暴力,并且多是在大庭广众之前警棍飞舞、拳脚相加。而唆使、纵容歹徒对法轮功学员施暴,更是有恃无恐。还有做为劳教所管理工作的班长基本上是与文明二字无缘,有时班组开会,其讲话从始至终“爹长娘短”不断,令“见识短者”瞠目结舌。

在朝阳沟劳教所,特别是5大队新生班,恶警们事先挑选刑事犯中最凶狠、最坏的作为打人凶手,对新抓入所的大法学员先是把头剃光后,脱去全身衣服,用脸盆从头到脚每人浇凉水30盆,不顺眼者多浇,接着打开门窗前后通风对学员冷冻,然后再逼迫面朝墙或罚站,或弯腰长时间不许抬头;稍有不顺打耳光、嘴巴,拳脚相加,经过几个小时折磨再由两个刑事犯包夹一个学员坐小凳,强迫直腰。朝阳沟劳教所的管理竟“文明”到如此程度!对此,人们会想,文明管理尚如此,不文明者又将如何?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