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参与铲除旧势力干扰的真实记录

真正的信师信法,就能破除旧势力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9月8日】C叔叔是97年得法的同修。去冬今春以来,由于种种原因,他忽视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肩负的神圣责任,在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方面也不象以前那么精進了。结果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差点酿成大祸。幸好他及时警觉,在大慈大悲的师父呵护下,彻底解体了恶魔,排除了干扰,又从新大踏步的跟上正法進程。

(一)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段时间以来,C叔叔发现自己的眼睛里有一条会动的东西,而且在逐步长大伸长。一天中午,他突然发困想睡觉,刚刚合上眼睛,就看见一条大蟒蛇在往前额里钻。他吓了一跳,急忙坐起来发正念,可是动作慢了一点,只见一种淡绿色的光影,恍恍惚惚的一个影像,它的牙齿和骨头都看得很清楚,缓慢的从前额钻進自己的身体里。一阵恐怖的感觉过后,C叔叔很快冷静下来,想到这肯定是邪恶在迫害,钻了自己有漏的空子,一定要铲除邪恶。可是感到单靠自己的力量好象不够,得依靠集体的力量,集体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05年4月17日下午,C叔叔来到我家。他说明来意之后,从六点前五分钟开始,也就是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的时间,我和妈妈及C叔叔共三人,共同发正念除邪恶。

我在发正念清理自己时,顿觉眼前模糊不清,有点像窗户的玻璃被喷了黑雾挡住了视线。我不断清理自己,只见那黑雾一块一块的擦掉了,眼前慢慢的显现出金光来。我看见了自己穿着白色的古装衣服,端坐在金光之中。我转过头去,看见有个师父的法身,心中高兴极了。但不一会儿,又见那“法身”的脸型逐渐模糊了、拉长了、削尖了,我警觉起来,又见那“法身”的口中吐出细细的分叉的舌头来,霎时间,“法身”变成一条大蛇向我游来。我马上双腿一盘,立掌发正念,在自己身体周围立即发出一圈金光,那蛇头尚未碰到金光,已被一金灿灿的大手抓了起来。真正的师父法身来了!在祥和灿烂的金光中,师父满头蓝色头发,面带慈祥的笑容,他用左手将那条大蛇擒下、化了。我高兴地向师父迎上去,连忙向师父述说C叔叔的事。师父挥挥手笑着说:“这些我都知道了”。

师父带我来到一个地方,向下看去,只见C叔叔被一圈一圈的浓度很大的黑色气状物体围绕着,那黑色状物呈大蟒的形状,头高高的抬起来,比C叔叔高大许多倍呢,那蛇吐着芯子,发出嘶嘶的响声,上下两只尖牙似乎要将C叔叔吞噬下去。而C叔叔坐在那股黑气形成的蟒蛇中间,迷茫的在东张西望,它周围都是漆黑的黑气。

“为什么会那样?”我向师父请问。

“那是旧势力在迫害大法弟子,正法时期,越到最后,旧势力越是不肯放过大法弟子。他们总是想将一些心性有漏的大法弟子毁掉,那黑蟒蛇便是旧势力放出的。”师父安详的告诉我。“那我去帮他清除黑蟒!”说着我就要冲下去,但被师父拦住了。

“为什么不让我去帮助他清除黑蟒?”我不解的问。

“这是旧势力的迫害,若是旁人出手,旧势力就会有意见。旧势力会说:‘连这个难都过不去的话,还能配当大法弟子吗?’这时,我这个做师父的还有什么话可说呢?这是大法弟子的执著心太重、正念不强,才会招致迫害的。”师父向我解释。

“那就是说:只要正念强,就可以清除它?”我又進一步问道。

“就像你刚才那样,看到蛇后,丝毫没有一点怕心,而且毫不犹豫的马上立掌发正念,即使干扰非常强大,如果你应付不过来,师父也会亲手相助的。”师父祥和的开导我。

这时,我向远处瞭望。清楚看到在一团黑色气体外沿,若隐若现的显出一道金光。原来那里另有一位师父的法身,正在焦急的紧皱眉头,想出手相助又不可以,只好干着急。

“如果是正念不强,那又会怎样呢?”我又问师父。

“那就会像那一样。”师父指着另一个方向叫我看。

那里也是一团漆黑。只见在椅子上一位大法弟子,他的身体连同椅子正被一条蟒蛇缠得紧紧的。他惊恐的哇哇大叫着,缠着他的是一条花斑大蟒,在张开的血盆大口中露出了可怕的毒牙,眼睛里放射出贪婪的绿光,恨不得要把大法弟子一口吞下去。而在后面不远处,师父的法身被重重的黑雾隔离在外面,显现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我们能不能帮助他打掉那个邪恶,早些把他救出来?”我焦急的问师父。

“这还是要靠他自己啊!”师父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如能放下生死,正念很足,便没有邪恶敢动得了你。”

第一次和C叔叔共同发正念,就到此结束。

C叔叔听完小弟子的叙述,感到十分震惊,心灵感受到强烈的震撼。他耳边一时回响起师父的话,振聋发聩,撼天动地,一瞬间,得法以来的许多事情一下子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C叔叔似乎更深刻的明白了旧势力“全面的、破坏性的”检验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具体做法,它们无孔不入。人这一面的“常人式的”小聪明与做法并不能阻止旧势力的迫害。作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必须正心、正念、正行,同时要加强发正念,全面否定和铲除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C叔叔想到这里,感到整个人一下子精神起来了。

(二)

一周以后,即4月24日,我们又和C叔叔一起发正念。

当我在清理自己时,我看到缠绕在C叔叔身上的蟒蛇,已经薄得像一层厚纸片了。这条蛇的外形模样,如同削下来的苹果皮,一圈一圈的,仍笼罩在C叔叔身体的周围。C叔叔盘腿立掌坐在中间,和那条蛇相隔有一段距离了。那蛇虽然显出了痛苦的样子,但仍然凶恶的妄想靠近C叔叔,可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蛇身向外撑,使它怎么也靠近不了。

听C叔叔说:上周共同发正念以后,他每天都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到第四天时,他看见有五个法轮在他身体的周围旋转,像抽风机一样,抽吸他身上的黑气,C叔叔心里明白,这是大慈大悲的师父在帮助他清理身体。这一次我在发正念时,看到了C叔叔的状态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

又过了一周,即5月1日,我们三人又在一起发正念。

我看见,缠绕在C叔叔身上的那条蛇,已经是百孔千疮、溃不成形了。外表上像烧焦了的树皮灰烬,勉强的连成一条蛇的形状。C叔叔发正念时姿势笔挺,正念既足又强,在他身体周围显现出一个金色光球,那条蛇在金色的光球中,被金光烧灼得痛苦的扭动着、挣扎着。C叔叔身上原来的不正确状态,现在已经基本上正过来了。

又过了一周,即5月8日,我们三人继续在一起发正念。

我看见,干扰C叔叔的那条蛇的形状,已经剩下由碎片、灰渣、尘埃拼凑而成的了。但它仍然顽固的盘绕在C叔叔的周围。我还看见:师父的法身正端坐在不远处,面带祥和的微笑正在注视着C叔叔,似乎在为C叔叔冲出了魔难的重围而高兴。这时,C叔叔身体周围的金色光球,也扩大了许多。

我紧跟在师父的后面。师父笑着对我说:“应当恭喜他,那条蛇就要被销毁了。”

到5月15日,我们和C叔叔一起发正念已经有一个月了。

干扰C叔叔的那条蛇,在他金刚不动的正念之下,这蛇已经变成若隐若现的尘埃,似乎就要被金光彻底销毁了。突然,每一粒尘埃中突然冒出一股黑气,在盘旋、缭绕中又变成无数条小蛇,妄图把C叔叔包围起来。C叔叔双手横放在胸前,一手在上,一手在下,掌心相对,那些黑色小蛇顿时被吸到手掌心中,揉成了一个黑气球,很快的被金刚色的光封了起来,被封闭的小蛇还在黑球中左冲右突,想挣脱出来。C叔叔合十,那黑气球立即被销毁得无影无踪。这时,师父的法身微笑着飞到C叔叔的身旁,师父的法身和C叔叔已经没有间隔了。

但是,旧势力的毒性不改,残留的邪恶仍不肯放过大法弟子。不一会儿,旧势力又放出无数道黑色气体,向C叔叔发动突然袭击。这时,C叔叔毫不犹豫,立掌发正念,立即在身体周围形成金色光罩,将黑气弹开,黑气又聚拢成一条大蛇袭来,师父的法身随即用功化成一只大手,把大蛇擒住化掉了。

我紧随在师父身边,师父对我说:“旧势力的大势已去,正在作垂死挣扎,旧势力现在派出很多黑手、烂鬼、低灵,四处袭击大法弟子”。就在师父对我说话的一瞬间,一条巨大的黑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猛冲过来,想从我的天目钻入体内,我还没来得及想,手已经抓住那条黑蛇,硬生生的将它定在半空中,用功把它销毁掉了。

“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指通过发正念把体内那条蛇清除掉),依然执著有漏,那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我问道。

于是,师父又带我去看第一次看到过的被蛇缠绕在椅子上的那个人。这时,那个人已离开了凳子,浑身上下都被蛇紧紧的缠住了。他眼睛深陷,毫无表情,骨瘦如柴,面部呈死灰色,身体的能量都快被蛇吸干了。而那条蛇却比以前粗壮了许多。

“唉!……”师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三)

5月22日,C叔叔到我家来共同发正念,这次是第6次了。我们三人在客厅里打坐,生成三角形。我在发正念时看到:在外层空间我们三人也是坐成这个形状,成掎角之势,三人发出的金光互相辉映,互相加持,连成一片。在外层空间里,残余的恶鬼、黑蛇、低灵,发疯似的在大法弟子面前進行垂死挣扎,它们成群结队的向我们三人猛攻,虽然被我们的金光弹开,但仍不死心,又像海浪一样向我们围攻过来。我从前额上射出一道金光,与其他二人发出的金光形成一个钻石状的笼子,又用一道道金光把那些小鬼、黑蛇扫進笼子里。装满以后,金色的笼子自动扩大,继续装進被抓到的邪恶灵体。

师父的法身坐在C叔叔的身后,他打着各种不同的手印,每一种手印都使C叔叔周围的能量形态发生奇妙的变化,演化成各种形式的法器,有时会变成金光大手毫不留情的迎头痛击各种邪恶烂鬼。

C叔叔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顺利的破除了旧势力强加给他的魔难。他现在正在逐步发挥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威力,抓紧时机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破除旧势力对C叔叔迫害的经历中,我们确实感受到: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假象,而是实实在在的,非常恶毒的。另一方面,由于大法弟子心性有漏而遭到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也不是暂时的。修炼的人如果执著不放,不及时清除邪魔干扰,那可能会前功尽弃,将造成非常可怕的后果。

2005年8月7日,明慧网上曾刊出同修的一篇文章,题目是:“破除假象,勇猛精進”。文章中说:“旧势力的迫害是一种假象,大法弟子遭受的魔难是暂时的。”我们认为:从大法整体進程来说,是可以这样理解的,但是,对于每一个大法弟子,这种迫害不是假象,而是实实在在的魔难和过关,切不可掉以轻心;如果常人心执著不放,心存侥幸,这个魔难也不是“暂时的”,而是长久的,对于他来说就是长久的了。师父在经文《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窃》中明确告诫和提醒我们:“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掉下来时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

谨此提出与同修切磋交流,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