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下心来学好法是关键

近期修炼中的感悟


【明慧网2005年9月9日】由于自身修炼状态的不同,对周围环境的感受是不同的。有的同修认为这正是救度世人的好时机,而有的同修仍感到形势的严峻,在家庭的魔难中徘徊。有的地区直到现在仍然有跟踪、盯梢、蹲坑、大肆抓捕的现象。正法走到今天,修炼人与修炼人之间的差距拉大了,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差距也拉大了。有的地区“三退”的人数相当巨大,而有的地区的同修自身对“九评”的理解都有障碍。为什么会有差距,该怎样弥补差距,这已经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了。弥补的办法就是学法、开创整体环境。

人类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每个生命在这其中或多或少都受着不同程度的污染。接近三界的各层神因为会受到人类社会的干扰到一定时期都要更换,何况生活在其中的生命。我们需要不断的到集体学法、交流的净土中洗净自己。师父在《环境》中说:“我给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是要弟子们能够真正提高上来的保障,如我叫你们到公园里面大家集体炼功形成一个环境,这个环境是改变人表面的最好办法。”修炼形式即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集体交流,是万古不变不动的。师父在《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的讲法》中告诫我们:“但是人们能不能够真正的实修下去,还牵扯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能不能有一个真正的实修环境,使学员在得法修炼中能够稳步的提高,这是至关重要的。……你们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够给我们学员创造一个不受干扰的、一个稳定的环境修炼,这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

宇宙中的邪恶在另外空间看到保证大法弟子提高的两点因素:学法和修炼的环境。所以“99年7.20”一开始,邪恶就迫不及待的毁书、破坏修炼形式,進而造成大法弟子之间的间隔。大法弟子按照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修炼自己,本身就是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走正大法弟子证实大法之路。在这个环境中我们能够找到差距、看到不足,通过交流弥补不足。特别在正法时期,需要整体的合力证实大法,发生在任何同修身上的问题,我们已经不能像7.20以前将问题看成是个人修炼中出现的问题,因为邪恶利用学员的漏洞对大法進行破坏,目地是毁灭众生及淘汰旧势力看不上的大法弟子,对于旧势力的安排我们是要全盘否定的,因为师父是尽量挽救一切众生。

集体学法修炼的环境

要想形成整体,首先也是最主要的是形成学法小组,让大家在这个环境中纯净自己。如果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有学法、交流的环境,那么就不会有掉下去和邪悟的同修,即使同修身上出现问题,通过学法、交流也会从法中找到解决的办法。任何事情在人类社会存在都必须要有一个场的存在,大法弟子在一起形成的纯正的场,本身就在解体着邪恶,我们形成的环境就在解体着另外空间的邪恶。

有一个地区A,邪恶迫害初期当地情况十分恶劣,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非法罚款、非法抓捕的情况时有发生。通过交流,一个大法弟子建议在她家里组成学法小组,刚开始只有二三个同修敢到她家里去,通过交流渐渐的大家陆续的都敢到这位同修家里学法。在学法小组大家学法、交流证实大法的心得体会,相互促進、共同提高,再商量如何向当地民众讲清真象,做到分工有秩,没有遗漏的地方。当地的派出所听说这一地区大法弟子集体炼功,就派警车来到当地。大法弟子得知这一情况后,稳住心态齐发正念解体邪恶,结果警车每次开到离她们村子不远的桥上车胎就爆,一共十几次,有时候不得不用大吊车将警车吊回去,最后邪恶妄图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在大法弟子正念之场中彻底解体,当地众生几乎全都明白大法真象。

有一个地区B,学法小组一直坚持得很好,而且利用当地赶集的机会召开过几次法会。当地同修之间没有长期解决不了的矛盾,只要有一个同修提出一个符合法的建议,大家就积极主动配合去做。过年时,当地常人家都悬挂大法真象的对联,认为这是福份。后来当地一位同修到一个邪恶比较猖獗的地区C讲真象时被绑架,C区的恶警到B区了解该同修的情况,结果恶警一進入到B区就感到头皮发麻,头发胀,它们胆胆突突的来到同修家,被不修炼的家人痛斥一顿后灰溜溜的逃了。

有一个地区D,“7.20”刚开始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巨难压的不知所措。有一位同修站了出来,7月22日当天就在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她找到了她所认识的所有同修,通过学法、交流、看明慧网同修的体会,大家都明白了该如何走证实法的路。这一个学法小组渐渐分成几个学法小组,当地所有的同修都有了自己的学法小组,而且不止一个。有的同修上午没有时间就参加下午的学法小组,下午没有时间就参加晚上的学法小组。大家形成了一个整体,在另外空间形成了一个纯正的场,使邪恶没有了立足之地。一旦听说邪恶有任何行动,大家都一方面整体发正念解体邪恶,一方面利用信件等各种形式向直接责任人讲真象。因此这六年来当地没有出现大肆抄家、非法抓捕和办洗脑班的事情。

我曾到过一个地区E,那里几十个同修组成几个学法小组,都是晚上学法、炼功、发完十二点正念后才回家。当地《九评》深入人心,连派出所的警察都基本退党、退团、退队了。当地的同修谦虚的说:我们这个地方小,相互之间都认识,好做。后来我又到了一个相距几百公里的F地,当地邪恶直到现在仍然蹲坑、跟踪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刚发完真象资料,就被巡视的恶人全捡走了。当地还立了一个魔头的大牌子,同修用了很多方法,牌子撤掉一个又换一个。有的同修说:我们这个地方小,相互之间都认识,不好做。同修说当地学法小组组织了二三年了也没有组织成,通过交流大家意识到了学法小组、整体环境以及学法的重要性,也意识到同修之间不能相互依赖,每一个修炼人都要真正走自己的路,每一个人都要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成立学法小组,不要将眼睛落在别人身上,我们只有真正为自己负责,才能为众生负责、为法负责。交流会的第二天,魔头的牌子就被撤掉了。

“旧势力留在表面空间的因素与烂鬼加上恶党邪灵的因素加在一起是百分之十五,大法在这个空间中布下的场占百分之四十五,这还没算上大法弟子本身的作用。” (《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大法的场足以抑制邪恶,只是我们没有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法的威力没有展现出来,某几个大法弟子做好了、某几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做好了,那还是有漏洞,邪恶仍然有迫害的借口和理由。只要我们打破同修与同修之间的、地区与地区之间的间隔,真正形成整体,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三界就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

关于学法──修炼好自己

我们总是将“做”和“修”脱节,例如发真象资料、讲真象。从人的表面上看是“做”的过程,实质上是修掉怕心、去除不正的念头的过程。

一次和同修交流,同修抱怨说一个老学员始终走不出来。我个人认为,我们在叫醒那些走不出来的同修、那些因为有执著而掉下去的同修时,不要认为我们是在给对方机会、我们在帮助对方提高,其实这个过程是我们自身升华的过程,我们是在给自己修炼提高、同化法的机会,对方麻木的态度、背离法的表现,如果我们心里有放弃的念头、埋怨的心理、指责的态度,这恰恰是我们有要修炼的东西,这不是在给自己同化法的机会吗?

很多同修将三件事当成事情在做,当成任务完成,将学法单纯的理解为看书。师父说“大法就是修炼,大法除了修炼之外没有别的。”(《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为什么有的同修处于麻木、消极的状态;有的同修始终走不出怕心的束缚、家庭的魔难;有的同修之间的矛盾长期不解决,造成同修之间出现隔阂。根源在于学法。

说到学法,同修会想,我们天天都在学法,有的同修还想我一天能学几讲《转法轮》。学法的时候要静下心来学,因为静心学法一小段比心不静时看一本书的效果要好,同时静心学法本身就是对这部宇宙大法的尊敬。

记得有一次看师父《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一九九九年五月八日):“我告诉大家,最可惜的是什么呢?已经走進了这个法,擦边而过,甚至给他,他也没要,这才是生命永远永远痛悔的!”当时我就想师父是在说那些了解大法却没有修炼的人、那些在正法时期掉下去或邪悟的人。后来在自己过关时看师父这段法对照自己才明白:当我有一个问题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在这个问题上我就和大法擦边而过了。

看书的时候要用师父讲的每一句话对照自己,而不是对照别人。有的同修学法时看到师父说的某一句话,心里就想“这句话说的是某某同修的某某行为”;有的同修将眼睛落在别人身上:“他这样做不符合法、那样做不像修炼人”。修炼就是一个生命放弃自己的一切观念同化法的过程。真正按照师父所讲的法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这才是修炼。其实同修之间应该多一分理解、多一分体谅、多一分宽容,真正的设身处地的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我们不能拿自己在无边大法中悟到的一点去衡量其他的同修,因为大家都是修炼中的人,即使同修的行为真的不符合法,如果我们心里出现不理解、埋怨、指责,这就是我们自己有问题,说明我们的心性需要提高,不能用“我是为法负责”这几个字掩盖自己所要修的心。

哪一个地区整体配合的好,哪一个地区救度众生的形势就好,大量的众生被救度,邪恶也没有逞凶的环境,相反哪个地区同修之间有长期不去的间隔,哪个地区的整体环境就不好。所以同修之间出现长期解决不了的矛盾时,真正受损失的是大法、是众生,更是身在矛盾中的同修自己。其实就是没有真正的向内找自己,有的时候在找自己的时候还在想,我向内找了,她也应该向内找了吧!还是没有无条件的同化大法。

师父《在欧洲法会上讲法》中说:“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不怨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如果这件事情绝对的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没有这颗心,就不会引起矛盾,得对你修炼负责任的。是凡矛盾发生在你身上,出现在你这儿,出现你们之间,就很可能与你有关系,就有你要去的东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时候,可不管这件事情怨他还是怨你。只要你有这个心,他想尽办法让你出现矛盾,让你认识到不足的这颗心,所以你们还在那儿找:这事不怨我呀。或者你们还在想:我在维护法呀。他在想:我也在维护法呀。其实你们可能都有不对的地方才会有矛盾。”

对于向内找,同修也存在误区,向内找是找自己心性存在漏洞的地方,而不是在找事情的表面。如果大法弟子做的事情真的不符合法的要求,我们就要善意的指出来,对方不接受,我们一方面尽全力弥补不足,一方面与同修交流。如果对方不接受出现争执,我们要静下心来看看自己的心态,不要认为向内找就是自己事情做错了。

有很多同修在正法时期对大法弟子所要做的三件事存在理解上的误区,认为一切的魔难都是旧势力所为,都是外来的迫害,将自己有意无意的置于“修炼”之外。向内找是无条件的,不能因为别人没在法上的表现成为我们不修心性的理由。旧宇宙为私的根本属性造成生命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最大限度的保留自己执著不放的东西,所以旧势力才会执意给法制造巨难,因为在它们眼中解救整个宇宙的危机就是改变别人的过程。旧宇宙的变异和所要归正的因素淋漓尽致的体现在我们没有修好的一面,也恰恰是需要同化法的一面。我们都知道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可是到底如何否定,仅仅嘴上说不承认邪恶的安排,那是不行的,首先要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被旧势力钻空子,当然我们不是按照旧势力安排的路修,而是生命主动在同化法的过程中,不断的修正自己。

不等不靠──走自己证实法的路

在大陆的一些地区,有很多同修依赖协调人,协调人安排做什么就做什么,出现问题等着协调人去解决,一旦协调人身上出现漏洞,就指责、埋怨协调人如何如何。

其实协调人就是一个修炼人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自己选择了一条证实大法之路,没有任何人指派。每一个走在证实大法路上的大法弟子都是协调人,同修之间应该相互协调、互相配合,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要走自己的路,因为我们是未来宇宙的主宰者,我们是不同体系的王和主,必须在自己走自己的路的过程中正悟属于自己世界的法理,但是在整体需要做什么的时候要全力配合,例如整体发正念营救同修等。有的同修看到有一个同修由于自身执著而出现问题,不是去和同修交流,而是找到当地协调人,由协调人负责解决,将自己置身事外。我们在正法时期所看到的、接触到的、感知到的都不是偶然的,都需要我们去做,在做的过程中修炼自己、证实大法。

依赖于协调人的结果往往是一旦看到协调人身上出现问题,就无法接受,造成很多不必要的矛盾。有的协调人说:出来做大法工作的人少,指责的人多。其实我们在看到问题时不要埋怨,哪怕协调人真的在某个问题上做的有漏,我们只能给予默默的补充,将你所认为的漏洞补上。任何一个同修都是修炼中的人,修炼人岂能无过呢,即使是神做事也是按照自己所在境界对法的理解在做。

修炼不是上了保险,不要以为走入修炼的大门,就可以同化到新宇宙中去。修炼是严肃的,特别是正法时期,旧宇宙的生命想要進入到新宇宙中去,不是将一件脏衣服洗干净了那么简单,那是一个生命从微观到宏观,包括根本属性的同化,是一个生命在放弃自我的过程中,从观念中、人的思想、人的执著中,从旧宇宙的束缚中走出来,那是割舍的过程。

我曾听到一位同修讲:我真希望自己能将太阳用棍支起来,我好再给三四十人讲真象!而有的同修每天早上起来炼完功,上午学法,中午睡一觉,下午出去买菜顺便讲真象,做完晚饭后,再学法,然后睡觉,临睡前心里盘算着:我这一天按照师父的要求学法、发正念、讲真象三件事都做了,等正法结束的时候我肯定不是坐在那里哭的那个。这两种想法有本质上的不同,一个是在去除私的过程中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尽全力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而第二种想法是抱着旧宇宙私的根本属性为了自己的圆满而完成任务似的在做,可想而知这两种做法的结果是什么。每个修炼人都要真正为自己、为法、为众生负责,真正走自己修炼的路。

关于九评──纯正自身讲好三退

“九评”的发表展示了正法又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九评是我们救度众生、讲清真象的利器。每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反复的看“九评”,不能仅限于知道“九评”,或走马观花似的了解了解。我们在看“九评”的过程中就在清理自身空间场中共产邪灵的因素,只有我们自身纯正起来才能有能力救度众生。

有一位同修,经她讲九评劝退的人数已近两千人。她的话并不多,只三言两语,但是能打动人心。对于讲九评,她自身没有任何观念上障碍,而且注重发正念清理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同时带着一颗慈悲救人之心。

不要认为我们讲真象救人是在做事,我们是在这个过程中修炼自己。有两位同修到一个筷子厂讲真象,第一次去将熟悉的人都讲明白了,大约有三十多人要求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两人高兴的往家走,路上遇到一位了解真象的常人,当常人得知三退的人数后说:“我们厂子有二三百人呢,才这么几个人提出三退,太少了!”两位同修隔了几天又去了筷子厂,这一次接触的都是不认识的人。在闷热难耐的厂房里,同修一边帮着常人挑筷子一边讲真象,结果讲了一遍后,一个人也没有同意三退。后来一个同修讲九评,一个同修在旁边发正念,讲了半个多小时,才有三个人同意三退。同修回到家后找到自身存在的问题:厌烦心理,自己慈悲的容量不够。当同修真正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几天后筷子厂的一个常人送来两页写着要求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的人名。

当我们在讲三退的过程中,如果对方不接受我们所说的,不要从客观原因上找理由:对方如何固执,如何受共产邪灵的毒害。真正的原因在我们自己的心上,因为今天人类社会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关于九评的散发,有的同修认为应该慎重,因为九评的耗资比较大。但是只要我们站在法上,符合法的要求,法的威力就会展现出来,资金也不会短缺。99年7.20邪恶疯狂迫害大法,人们在铺天盖地的谎言中对大法的真象一无所知,我们通过大面积的散发各种形式的真象资料清除了邪恶的谎言,再通过面对面讲清真象使大量的众生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生活在共产恶党统治的国家内的民众,对共产邪灵的认知基本是空白,即使认为共产恶党不好,也是从党文化中看恶党,没有真正肃清其空间场中共产邪灵的因素,正法進程在不断的加快,救度众生的时间紧迫,因此应该大面积的散发九评,而且不能局限一种形式,还要粘贴各种彩色图片、根据各地区情况发放九评光盘。通过几年证实大法的修炼基础,只要我们正念正行,理智、智慧的去做,就会收到好的效果。

我们是众生能否被救度的仅有的唯一希望,作为走在证实大法路上的修炼人,不要因为固守自己对大法的理解、执著别人的执著而和同修之间出现间隔,尽量放下自己用心去圆容同修,形成无漏的整体,灭尽邪恶;不要再让各种各样的观念局限住自己,尽量的发挥自己的特长,肩负起救度众生的使命,当我们返回家园的那一刻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圆满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近期感悟,恳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