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同修石胜英、任淑杰


【明慧网2005年9月9日】2005年8月25日石胜英在沈阳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9月4日在同修家又听说同修任淑杰在迫害中离世。短短的几天时间,两位同修在法正人间前夕离我们而去。回想起和两位同修短暂的接触,点滴的记忆涌上心头。谨以此文献给可敬的石胜英、任淑杰两位同修。

一件T恤衫

2003年在龙山教养院,一天下午在龙山的奴工“制蜡”厂所,吕嫦靓的家人把夏天换洗的衣物送到了蜡厂。吕嫦靓已经很久没有和家人见面了,这次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在家属送来的衣物中有给二大队任淑杰的一件T恤衫,由队长转交给任淑杰。在龙山教养院坚定的学员都不允许家属接见,任淑杰也是坚定的学员,两个大队相对封闭的管理环境,我们没有机会相识。我们很想知道任淑杰是哪一位同修。

后来两个大队在同一个奴工场所,一天一个调到二大队的普教,隔着两个大队的间隔的桌子和我说话,告诉我,队长安排她包夹任淑杰。我对她说,我们很想认识一下任淑杰,希望她明天早饭时,把吕嫦靓家人送来的T恤衫穿在身上,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哪一位是任淑杰了。

第二天早晨在操场上,二大队从饭堂回来,我看到了在队伍中的任淑杰。这一天很热,很多学员都穿黄色T恤衫,任淑杰里面穿着吕嫦靓家人送来的T恤衫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高高的身材,白里透红的皮肤,浑身上下透着凛然正气。在那段时间,我们都学会了用眼睛说话,彼此之间相视一笑,胜过许多言语。

在我离开龙山教养院的那天,在中心岗等待610人员办手续时,任淑杰和她的“包夹”站在窗前为我送行,“包夹”她的普教流着泪大声喊我,挥手与我告别。在龙山两年多的时间里,都是我为别人送行,今天是我离开,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在张士教养院

从龙山教养院被绑架到张士教养院,在这里我看到了同样被绑架進来的石胜英和吕庆斋两位老年同修。在张士教养院,石胜英被迫害的经常昏厥,邪悟的犹大们也经常向我讲起石胜英老人敬师护法、正念正行的故事,从老人的经历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与不足。

吕嫦靓回来后,我曾经说去看看石胜英和吕嫦靓她们母女俩,可是总是有各种原因一直没有成行,没有和石胜英老人再见面,是我的一个遗憾。

为了使自己在证实法的路上走得更好,只有更加精進,做好师父教诲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