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 走出病痛的泥沼(图)


【明慧网2006年1月1日】从柴米夫妻到大法修炼,刘秋香与林秀虾走过了一段艰辛的岁月。他们如何逐渐远离阴霾的日子,最后从病痛的泥沼中脱离,家庭充满着温馨、安康与祥和?

走出病痛阴霾的刘秋香(右)与林秀虾(左)

* 生活困顿 百病缠身

刘秋香于1945年出生于台北县贡寮乡,父亲在他小时候身体就不好,贫病交迫,全家人在偏远的山里过着拮据、困苦的日子。当时交通不便,出入全靠步行,对外往来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车,而步行到贡寮火车站,就须花2个小时的时间。

身体虚弱的父亲,无法肩负生活的重担,秋香和哥哥,兄弟俩每天须帮忙妈妈种田、种甘薯、养猪等。年幼的他每天辛勤地帮忙家事,因为负荷过量的工作,连最基本的国小课程,也上得断断续续,没有朋友,更遑论快乐的童年。

18岁那年,秋香得了重感冒,依恃着家中药厂寄送的药包里的成药,勉强撑过了病痛,却连续咳嗽了好几个月。尔后身体状况并未改善,长期的感冒、鼻窦炎等毛病,一直困扰着他。秋香不敢想像未来,每天靠着自己采摘的青草药,过着浑浑噩噩、没有希望的日子。

秋香退伍后,举家迁往苏澳定居,婚后健康情形每况愈下,头痛、耳鸣、肩胛痛、坐骨神经痛、胃痛、胸口闷等百病缠身,一年内照了4次胃镜,各种体检都检查不出个所以然,群医束手无策。感冒药、胃药、神经痛等各种药成了饭后的点心,餐餐都不缺席,药愈吃愈多种、剂量愈下愈重,无止尽的烦忧,秋香只能依赖安眠药,度过难以入眠的漫漫长夜,到后来,他每天就象喝醉酒般,昏昏沉沉,如行尸走肉。

* 追求健康 事与愿违

因为身体僵硬,秋香工作时一不小心就会闪到腰,而40多岁那一次意外,使得他的右腿肌肉快速萎缩,无法行走。道起当年的辛酸,刘太太秀虾淡淡的说:“当时我的体重只有40公斤,骑机车载着秋香到罗东求医,停车时,因为他无法站立,我们两人当场跌成一团。”秀虾陪着秋香遍寻名医,后来虽然在伯父的治疗与照顾之下,稍有起色,但也只是得过且过,药不离身的生活,丝毫没有改变。

秋香每天带着各种药品上班,有时忘了带药,纵然已经到了工厂,也得再回家拿。从未间断的中药、西药、健康食品,把秋香的薪水消耗殆尽,坚强的秀虾毫无怨言的承担起家计,希望秋香能够尽快恢复健康。无奈事与愿违,秋香病痛依然,原本虚弱的秀虾,也因为长期的体力透支,而步上了秋香的后尘,过着天天与药物为伍的日子。

* 性命双修 重获新生

秀虾勇敢的面对困境,依然在苏澳荣民医院当服务员照顾病患。很幸运的,她目睹了一位荣民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而恢复健康的故事。2001年的6月28日,她开始学炼法轮功,半年后,秋香也得法了,自此夫妇两人重获新生。

两人如获至宝,每天清晨到苏澳国中学炼五套功法,空闲的时间,就认真学读《转法轮》,明白了许多法理,知道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除了炼功改变本体外,也要修心性,要重德。两人严格的要求自己,以法理作为待人的依循,以宽宏大量的心胸,去对待每一件事情,努力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

就在两人不断的提高心性后,一切的不如意竟然出现了大转变,得法三个月时,有一天晚餐后,秋香突然昏昏欲睡,药也没吃,就在沙发椅上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神清气爽,从此再也没吃过药,以前总是拿到F卡的健保卡,就此画上了休止符,秋香终于摆脱了一辈子离不开药物束缚的噩梦。

秋香说:“我识字不多,可是现在我可以看完整本《转法轮》;未修炼以前,因为会晕车,我从未出门旅行,现在我经常出国;以前我很怕冷,走路有气无力,现在在工厂爬上爬下,年轻的同事也比不上我;得法前很多东西不能吃,现在什么东西都好吃。”他笑着说:“修炼了法轮功后,才知道原来日子可以过得这么轻松。”

秀虾乐呵呵的告诉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明白了失与得的关系,舍弃了许多不好的执著心,心胸开阔了,知足常乐,凡事都觉得很安心,家道也变顺遂了。我现在不但不用吃药,以前经常盗汗、湿湿冷冷的皮肤,现在变得很光滑。大家都说我们的气色变好了,脸上亮亮的,愈来愈年轻了。”看着他们满足的微笑,我的心里也感到了如斯的踏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