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先”期间堂堂正正退出邪党


【明慧网2006年1月1日】近几年来,我曾因主客观原因,断断续续的不交党费,总觉得不应该交党费及参与其活动,但不知怎么做才合适,没有从理性上认识上去。自从师父《向世间转轮》、《再转轮》发表以来,更加清楚了此时的天象,明确了正法進程。特别是《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我从本质上认识到了邪党的邪恶,深感大法弟子劝三退、救度众生的责任重大,所以每天坚持多学法、多发正念。我集中看了几遍《九评共产党》,基本上讲过真相的人都能即刻退出。

今年六月,我所在的单位开始所谓“保先”。在此之前,丈夫曾多次提示:你们就要“保先”了,注意点。果不其然,五月底,我单位另一同修由于忽视学法在车上看《九评共产党》被告发扣压在外地,让单位去领人,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书记出于自保向当地市610做了汇报,紧接着在“保先”第一次动员大会上,气势汹汹的两次提到法轮功。我在下面不断的发着正念。他讲完后我看到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幅度的喘气,我知道这是他人的思想业力、不好观念、念头如名利、怕心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所至,此时操控他的邪恶被铲得奄奄一息。

以前一到敏感日期,市610就往各单位加压,他曾分别与其他的领导在全体职工大会上说法轮功什么迷信、警告、开除,我也曾多次利用节假日去分别找他们讲真相,此后别人都不再说法轮功了。今天他之所以还这样,是因为他认为大难来了,只有这样才能“自保”。

那段时间我真是出奇的忙,事务缠身。此时,我接到了外出的任务。十多天的时间出差在外,学法、炼功、发正念都不能正常。每天等别人睡下了我才能听法,当别人熟睡了我才能起来打坐发正念,早上别人没醒前的一点时间我就看书。我不断的告诫自己,一定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它不让我学,我就学;它不让我炼,我就炼;它不让我发正念我就发,它不让我讲真相我就要讲;它想通过各种事把我围困在这里,我就要打出一片天;它想通过对周围的各方面的种种安排使我过不去这一关,我就是要走出大法弟子的正法之路!

这次外出,我们这些因工作临时走到一起来的人大多都第一次见面,我想能在一生中有这么十多天的时间在一起,一定是前世有约今世相见,此时来得救的,有的以后不会有机会再见面了。正象师父告诫弟子所遇到的每个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擦身而过的人也得把慈悲留下。所以我主动找机会讲真相,看到一个个生命能抛弃邪恶、选择光明,真是为他们而高兴。然而邪恶也想尽办法干扰破坏,如业余时间让人迷恋打扑克等娱乐,使人远离你,没有机会讲;利用思想不好的人说风凉话,阻止讲真相;利用我单位同修被抓的事做“反面工作”。我明显的感到没听真相的人“远离”我,没做过“三退”的人“躲着”我。同时也从内心深处感到这些生命的可怜,更感到另外空间真是正邪大战。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旧势力精密的、一点都不疏漏的安排,也更加体悟到师父讲的这个法,真是包括周边人的安排和每个时期人的一思一念,无论从时间、人员的安排上都是那么细密,似乎天衣无缝。我们就是在这个千辛万难中救度众生,邪恶就是千方百计的毁灭众生,于是我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

临分别时最后的晚餐,正好13人参加,很有喻意的,但又有本质的不同。耶稣那个时代承受了迫害,今天师父正宇宙大法,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是助师正法,归正一切不正的,只要正念正行,就完全有能力否定一切迫害。轮到我提议时,我讲了自焚真相和自己修炼的感悟,在场的人都被我的真诚所感染,有的当时就说我太善良了。这些人当中一半的人退出剩下一半也听闻了真相。第二天,上车集体往回返的时候,真感到一身轻,仿佛乘着大法船满载众生而归,其乐融融的感受是常人怎么也体悟不到的。

外出回来后,我抽出几天时间好好学法,理清了思路,坚定了正念,又一次到书记家讲真相。从谈话中感受到,他出于自私自保及人的狡猾心理才这样做的。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做什么事都看自己既得的利益会不会损失,明知道共产恶党迟早要灭,而畏惧它的淫威,昧着良心做事。

“保先”前,我已明确跟部门领导说退党了,抵制交党费已半年多了,他们基本上也都默认了。可“保先”刚开始时,因为邪恶要求全员参加,离退休党员和非党员积极分子也不放过,全体过筛子,他们为了对上级交代,也给我发了“保先”书和笔记本,我坚决不配合,当时就退了回去。过了几天部门领导又给我送来笔记本,让写二万字的笔记,并说实在不愿意写找别人替你写也行,也算交个差了。我说“我已半年没交党费了,按党章规定算自动退出,不用写了”。为了让我写,他狡辩的说他替我交了。我知道他是逼我写才这样说的,背后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利用指使。过去他曾几次三番追着我交党费,有时这屋追到那屋。后来我直接找到他的上司(他们都曾听我讲过真相,只是名利心很重),告诉他不要让我交党费了,因为我在工作中表现的比较好,他们都知道我是好人,也知道我的信仰,所以,从那以后就再也不提交党费的事了。面对邪恶又一次利用常人让我就范,我坚定的说都告诉你退了,谁让你替我交的,他一看没有结果就走了。

第二天,他的上司找到我,说要退得写申请,否则就不算退,并说半年不交党费也得经过批准才算数,那叫被开除党籍,不如写个申请主动退出。他拿这个卡我,目地让我“保先”。此时,我想,一个主动,一个被动,如果被他们开除了,不利于证实法、救度众生,对不明真相、胆小怕事、徘徊观望的人是一个反面的诱导,何必不争取主动,堂堂正正抛弃邪党弃恶扬善,更有利于救度众生。

于是我就写了一个言简意赅的申请,主要内容是党内腐败严重,如大家知晓的省长、市长等腐败分子都是党的高官要员,目前腐败继续恶化,我很失望,决意退出,同时把祖国与党分开,简单明了,不给邪恶留下任何可乘之机。在此之前,有的同事找到我说,何必那么认真呢?都劝我写点笔记糊弄过去;有的说你要考虑丈夫和孩子,等等。当然他们怎么能理解大法弟子此时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呢?我就是要以我的行动震慑邪恶,以我的堂堂正正归正一切,给众生壮胆气,给他们打个样儿,带他们从迷茫的沼泽中走向光明的未来!

在此期间,我每天加大力度做好三件事,特别是每天多发正念否定邪恶的“保先”。我申请退党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单位,人们纷纷私下议论,有的直接竖大拇指表示赞同;有的第二天就直接称我为“先生”,我说是不是因为我是民主人士了才这么称呼我;有的直接来问我共产邪党垮了,那中国怎么办;有的问我领导有没有找我的麻烦,这些人真是为我捏了一把汗。也有看过《九评》的人故意在我眼前多写一万字的笔记,以显示自己的聪明识时务;有的我曾帮助做过三退的人都害怕牵连,暂时躲着我;也有很多人什么也不说,但我想此事对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震撼与思考,很快此事也会在单位以外传开,那正的场也会随之布开,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都会胆子强壮起来,都会从新“睁眼”看待这一切从而得救。

“保先”期间,单位组织了几个讲座,让全体职工都参加,我犹豫了一下不想参加。可转念又想,我去发正念,同时看看怎么说、说什么,如果再提法轮功我还去找他们讲真相。几个讲座我都参加了,基本上讲的都是分析腐败是怎样产生的,怎样制止腐败,剖析根源,认识到了体制的弊病,或剖析苏联解体前国际国内的形势与当前我国现状的对比,很多都是从网上查找的资料。

目前,历时近半年的“保先”已结束,书记在总结大会上特别提到,那些退休的老干部谁要想把恶党的关系转到街道,必须先要有街道证明才能转走,怕人在此过程中,把恶党的关系私藏起来,来个空中飞人,悄然而退,而对我退党全当没这回事,只字未提。有个别人私下问我怎么写的申请,也想退;有的在饭桌上就问我,你是不是理直气壮,我说是!你是不是充满信心,我说是!你是不是底气很足,我说是!常人真的能感受到大法弟子堂堂正正所散发出来的正义善良的力量,感受到佛法无边的大善大忍大慈大悲的威德。至此,邪恶想通过抓捕其他大法弟子、“保先”等因素迫害我的计划彻底破产。

在此,我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与点悟,感谢师尊多年的慈悲苦度,也感谢同修们无私的支持和奉献。千言万语都表达不了此时内心的感受,只有化做更加精進的动力,不负众望,继续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回首自己这几年走过的正法里程,之所以走得平顺,有一点是毫不含糊的,这就是:信师信法,毫不动摇;心诚则灵,把善心与慈悲留给遇到的每一个人,就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当然这些信念都源自于多学法,可见学法对大法弟子来说多么重要,这是做好一切正法之事的基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