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佳木斯市劳教所残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明慧网2006年1月11日】我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两次被非法劳教,各3年,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劳教所女队,亲眼目睹并遭受共产恶党的残酷迫害。在中国只有暴力执政、腐败、贪官和暴力使用权力,没有和平,没有人权,没有法律,更没有自由。

邪党制造了这场举世罕见、惨无人道的血腥镇压。恶警采取刑讯逼供,暴力取证,动用手铐、脚镣、大背铐、电击、警棒、坐铁椅子、躺在床上铐、两手一脚铐、蚊子咬、毒打、蹲踹腰、打大耳雷子、掐大腿里子,电棍烫脸、坐小矮凳(一年、二年、三年的坐)、贯鞋底子、插鼻饲、打打笤帚疙瘩、看病、送精神病院、背警训、码床头、喊操、晒太阳、走操、写作业、写周记、加期、搜身、搜经文、干活、放天安门自焚影碟等等,每一个名词都是一种刑罚和酷刑。恶党制造了这万古奇冤,犯下了滔天大罪。

下面是我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揭露与世人,让人认清恶党真面目,尽快脱离其组织,走向光明。

曾和我被非法关押在一个监号里的大法弟子中,有6名被迫害得离开人世,其中有:佳木斯市的王淑君,哈尔滨的刘桂华,七台河市的房翠芳,五九七农场的尹玲,佳木斯市的门小华、王东霞。同期还有男队一个大法弟子因绝食插鼻饲、野蛮灌食,离开人世。还有一名30多岁的男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放回去以后,不久死亡。

一.奴工劳动 吃鸡饲料 造假帐

1999年11月第一批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进劳教所,看到的是阴森凄凉的劳教所。恶警用电棍强制大法弟子挑红小豆,出口卖钱。200斤的大麻袋,4个人抬上案子,没黑没白的干。早上不到7点,坐在大案子旁边,一直干到晚8点、10点、12点多,并伴随着打骂,拳脚相加。

每顿吃的是“3215鸡饲料”,渴了喝地表层机井大凉水。做的干粮拿不成个儿,什么菜都没有,连东北的咸菜都没有。吃饭时,喝的是清水汤,没一滴油,放点盐就不错了。

当时,恶警刘洪光任女队大队长,恶警关德君任主管学员的副所长,恶警赵××任所长(现在任佳木斯政法委副书记)。他们不但给大法弟子吃鸡饲料,刘洪光还告诉食堂的刑事犯编造假帐,登记每月用了多少油,多少大米,多少白面,多少肉等等,那时每月每人连10元钱都花不上,刘说卖小豆给职工开资还不够呢。

因吃那种鸡饲料,没营养,里含添加剂,骨粉什么的,人面色苍白,瘦弱无力,干不动活,规定每人每天挑200斤小豆,实际每天连100斤也挑不完。

2000年某月,经刘洪光收进200袋发霉的面粉,当时吃了18袋,吃的很多人拉肚子,吐,舌头有辣味、发麻,头晕。当时找到刘,他说不知道,后来怕出人命,怕曝光,拉走调换了。这种发霉的带有霉菌的面粉,白白送给谁,喂猪都没人要,可恶警就给这些大法弟子吃。

二.殴打

大法弟子绝食、抵制奴役、学法炼功,遭到毒打。恶警将大法弟子所有的大法书全部搜走。因不能学法,大法弟子要求给书,绝食、拒绝干活、背法炼功。恶警让食堂做肉包子等引诱大家吃饭,不吃就打,不干活打,炼功也打。

管理科的恶警科长徐××几年来油水没少捞,坏事没少干。他伙同关德君等十几名恶警开始毒打,关身为副所长,大骂大法师父,疯狂吼叫:给我打!徐××用皮带,啪!啪!!猛抽伊春大法弟子付丽华的脸,连抽20、30次,直到他打累了,才放下了皮带。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还有一名可能是华川的大法弟子坐在水泥地上,冷不防被徐一脚踢在心口上,当时昏倒在地,抽搐了很长时间。卫生所的一个女的还说,她装的!别管她!

管理科的恶警大伟一脚将代小玲从后面踹倒,然后一脚踩在她的脖子上,一脚踩着她的胳膊,大骂大法弟子,猖狂至极。

伊春市的程秀春被徐一脚将肋骨踢断,当晚疼的不得了。第二天去佳木斯中兴医院拍片,明明是右肋骨折,报告却写的左肋未见异常。程整天痛的厉害,恶警不管大法弟子的死活,和中兴医院串通一气,迫害大法弟子。

宋秀云是双鸭山的教师,被恶警用警棒将小臂打骨折后,不管,现宋已残。

2000年3月绝食期间,一名华川的女教师,被7、8个男恶警毒打,并用电击,揪头发,当场打昏死过去,后被恶警抬上车(佳市120车送的),整整抢救4个来小时,一直不省人事。待醒来后,一直双眼看不清东西。几个月的时间,吃、洗、上厕所都得有人照顾,她一声不吱,只是绝食。

密山的大法弟子,原来是机关公务员,因不出卖他人而被非法劳教3年,惨遭恶警10来个人毒打,把她的头发揪下来一大把,有鸭蛋那么大一块,一根头发不剩,全露头皮了。我亲眼看见管理科恶警大伟告诉刑事犯说:“快把这头发扔了,别让人家看见。”

(三)蹲小号

2000年11月,有几名男大法弟子正念脱离了邪恶的劳教所,其中一人被抓回来,锁在女队一楼小号里。那间小号身体站不起来,底下是沟槽式的便池,上面横放一块板,板上放一块砖,人只能坐在砖上。该男大法弟子几次被带到专屋,专人审讯:让他说出怎么计划的,出去和谁联系等,不说就用大电棍。凄惨的叫声不堪入耳。后来网上出现了大法弟子越狱的消息,震动了恶党中央和各省市,乃至全世界。劳教所想利用法轮功发财,骗取省里拨款,想晋升为部级劳教所的美梦破灭了。

邹贤宝是省劳教局副局长,他操控劳教所,想利用迫害法轮功青云直上的幻想破灭了。他给劳教所出点子,下命令,向各地索要钱物。2000年鹤岗给佳所送过来15个男犯人,还有很多煤;双鸭山每年都给一万元现金;鸡西也给现金和物品。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从中利用迫害法轮功收敛财物,陆续遭到惩罚。

当年所长赵××、副所长关德军、副所长侯××、纪检书记张益锋在迫害大法弟子时,从中大肆贪污,等等这些人早已被调离劳教所。

何强,男,47岁,手段毒辣,凶残无度,任女队大队长。恶党十六大之前,何到省里开会回来说:“打死几个法轮功没事,省里有指标,枪杆子里出政权,全省各地都这么干的。”

刘亚东,女,37岁,是素质差又没能力的恶警,当“转化队”队长。所有进来的都经过她手戴扣子,没人性。

四.大背铐

大背铐是一只手在肩上往后拽,一只手在腰部往后拽,两手在后背对一块,扣在铁床里边的横梁上,人不能坐、不能躺,只能半悬在地上。床距地面半米多高,身子向下滑,整个身子重量全担在两只手上,一会汗水湿透了头发衣服。

胡启力、费金荣、赵娟、程汉波、王玉红等等都一直戴七八个小时,铐子铐得刺骨疼痛,身子下坠拽大臂大筋。

五.床上铐

刘亚东用绳子将马晓华胸和脚脖子绑在床上,不能动,并将手脚都分别铐在床上,撤掉床板,只留下一块板。后来马晓华腰部损坏。

六.后背铐

将两手背后,铐在铁床边。马晓华、代丽霞、程汉波、费金荣等八人同时被毒打后,又被用后背铐。人坐在地上不换样,不许动,23天不让洗漱。费金荣被扣了31天,其他人25天。这些大法弟子日日夜夜都被扣着。恶警刘亚东、李秀锦把费金荣的耳朵打穿孔。

七.加期、搜经文

恶警不仅在肉体上折磨,平时每周搜一两次经文:搜身、翻包、拆被褥、发现经文就加期。2004年平均每个人都加三个月左右,这是一种软刑法。八中队加期,是刘亚东、李秀锦、孙卉干的。

八.抽血

2005年的一天突然宣布抽血。大队找来了魏东等男院恶警,手拿电棍,不抽血就打。当时马汝俊就是不抽,被魏东一顿打,拉出来,扣在铁椅子里,双手锁上,强制抽血。其他人不同意抽,都强制由卫生所刘树彬、李雪娜抽血。

九.签帮教协议

2005年3月2日,从男队调来一部份恶警,拿电棍和扣子,由恶警张小丹、孙卉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协议书,不同意签的就上扣子。

当时很多人受电击,用警棍毒打。苏艳华被警棍当场打昏,醒过来被刘亚东扣在铁椅子里。苏绝食,刘将她扣在床上不给被子,将床板撤掉。

十.大声放“天安门自焚”光盘

电视被大声放“天安门自焚”光盘,大法弟子费金荣将电视关掉。当班恶警和刑事犯出手就打,费金荣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将费金荣强行戴扣子,用胶带缠住费金荣的嘴。恶警张小丹和刘树彬给费金荣灌食,使她上不来气,差一点憋死。她们扣了费金荣5、6天。费金荣多次戴扣子,手脚不好使,腰椎间盘突出,这次扣完,腿更不能走了。

十一.穿囚服

大法弟子马汝俊、费金荣因不穿囚服,被带扣子20天。费金荣被五次毒打,费金荣两次撕掉墙上污辱师父字块,撕掉她俩身上的字条,恶警围攻毒打。她俩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李秀锦吓得哆嗦,告诉已经准备好针线缝字条的刑事犯刘华等:回去,不缝了。

十二.经济迫害

在劳教所任何一种规定,都是一种刑罚,哪怕是看病,刘树彬等都要从中捞钱。恶警们强行看病,到佳中星医院,事先刘和做B超的医生串通一气,不开收据。费金荣、王玉红等人向他要收据都不给。费金荣300元,佟丽300元,闫喜华180元等等都进入恶警们的口袋,分赃了。费金荣出所时,恶警还向家属索要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