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解的马三家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6年1月11日】在99年11月29日起,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学员,手段灭绝人性。恶警们用高压电棍电女大法学员的乳头、阴部等敏感部位,将大法学员的衣服鞋袜扒下,三九天在雪地里冻,关小号、铁笼子等,把双手吊在半空,在铁笼子里蹲不下,站不起,不让大小便。

警察为了不让大法学员学法、炼功,也为了赚钱,奴役大法学员,几乎都在下半夜收工,回宿舍不让洗漱,先罚站、罚蹲,不让睡觉。警察还利用犯人打大法学员,包夹大法学员之间不让说话。大法学员绝食、罢工反迫害,遭到恶警们残酷的迫害,无论在车间、库房、操场、走廊、住所,到处可见大法学员被恶警和犯人殴打、大劈跨,特别是高压电棍的“咔咔”声,处处随处可闻,到处可见到正在充电的电棍,都是几根几根的。

特别是隐蔽处和垃圾场更成了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场所。大连的齐玉玲、葫芦岛的史迎春,本溪的齐振荣等几位大法学员,被邪恶的恶警女所的董彬、王广云、赵队长、张燕等多利用这些场所灭绝人性的迫害。

葫芦岛的大法学员杨虹等人,坚定大法修炼,不妥协。恶警所长(女所)周勤、李指导、张君、董彬等将大法学员的衣服鞋袜扒下,几个恶警蜂拥而上将杨红按倒在地,用脚踩、腿压、抓头发将杨红的双手反铐,双脚上警绳捆绑,用几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她。还有几个大法学员也遭到同样的迫害,有的被电的失去知觉,大小便都失控了,便到裤子里了。这些大法学员全身到处都是大血泡,特别是杨虹整个脖子、后背、脸、双脚全是大血泡,双脚就象两个紫色的气球一样,根本无法形容。恶警还将她关在无暖气冰冷刺骨的库房里冻她,三九严寒,杨虹的双脚穿不了鞋袜,裸露在外冻着,因她无法站立,恶警扔一条破草垫子给她。

朝阳大法学员李淑云被犯人打,不让睡觉,不给暖气。她反迫害,绝食抗议。现已回家。

缓中大法学员夏宁两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女二所。警察把她隔离严管,关押在一楼的大铁门里,不让晾衣服、洗澡,每天2、3次方便时,也都是在四防和包夹的严格监视下快速進行的,吃的是发霉苦涩的窝头和咸菜(不给熟菜和汤)。恶警无法阻止夏宁立掌发正念,就将她双手长年反铐在铁床头上,不让她背经文就用胶带封她的嘴。夏宁几乎长年靠在床头坐着睡觉,关在阴冷潮湿的一楼,不见天日。

2003年10月1日,恶警搞歌颂恶党的文艺节目,组织全体到操场看节目,全穿劳教服,强行把夏宁拖到操场,叫她穿上劳教服。夏宁坚决不穿(她从没穿过),也决不配合。恶警将夏宁关進小号。恶警欺骗恐吓迫使他人做伪证迫害夏宁,给夏宁加期。夏宁被关小号,昼夜被铐在铁椅子上,双手、双脚都用铁板定位在铁椅子上。铁椅子是固定在小号地中间地下的,人坐上就牢牢的固定在上面,无法动,每天高音喇叭一刻不停的喊着诬蔑大法的话,四周空荡荡的,冬天小号的门窗大开,不让睡觉、洗漱,一天2次方便,没有大便时间,冬天寒风刺骨。夏宁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全身被牢牢的铐在铁椅上,很快就被冻僵了,失去知觉。长期遭受迫害,造成夏宁臀部尾骨部位溃烂,高烧不退,伤口有鸡蛋大小流着黑水和脓血,散发着肉腐烂的臭味。

即使这样恶警仍不肯放人,也不给医治,直到过年,怕打扰恶警们过年,才把关小号的和严管的大法学员都安排给犯人们看管。夏宁高烧不退,烧的很厉害,恶警只好带去马三家劳教医院,但只去处置室由护士看了一下,上点黄药布就打发了。可是夏宁一直高烧很严重,恶警们忙着要过年,根本不管。一位医生来教养院值班得知此事,让恶警带夏宁去医院,医生细心查看,伤口变的黑紫色有鸡蛋大小,中间烂很深的一个洞流着脓血;医生仔细的将烂肉清除,医生吓坏了,忙又拍片又查资料,查看是否烂掉一节尾骨。因为伤口很深,清除烂肉后,露出了半寸多长残留着烂肉的灰白色骨头(以后情况不详)。

铁岭大法学员王学力被长年关在阴冷潮湿不见天日的一楼,造成下肢瘫痪。恶警张磊继续迫害,说她是装的,强迫她上铺位。王学力善意解释,说明自己实情,恶警张磊恼羞成怒,众目睽睽就打王学力耳光,王学力正念制止邪恶恶警暴行,让恶警张磊向大法学员道歉,恶警在王学力的正念直视下灰溜溜的走了。

后来恶警张磊找来了当时在场的几个邪悟者,让她们做假证给王学力加期。王学力被超期关押,不让家属接见。在长期迫害和残酷折磨中,王学力内脏功能衰竭,生命垂危,警察不肯放人。当王学力的爱人来要人时,恶警们偷偷在晚上把王学力放了。王学力的爱人抱着只剩下一付骨架的王学力回了家。

丹东大法学员石玉英被恶警赵敬华多次捆绑,用吊绳,石玉英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赵敬华就指使他人用胶带封嘴,用臭袜子脏布等东西堵嘴,多次对她拳打脚踢。

2003年秋扒苞米,石玉英不配合,被恶警赵敬华强行拖到苞米地里,恶警想方设法折磨石玉英,将她按倒在地,在苞米地里拽着她的腿在地上拖来拖去,石玉英的脸和全身被苞米茬子划破。

2003年底和2004年底,警察都要从全省各地抽调大量的帮凶搞灭绝人性的“攻坚战”,残酷迫害坚定的大法学员。有些大法学员被双盘绑上几天几夜,双腿失去了知觉,腿上被绳勒的一条条大血泡;有些大法学员被上吊扣,倒立吊在暖气管上,绑到暖气管上烫,等等等等,惨不忍睹。

短短几天下来,在吃饭时三个大队有三个长长的“病号队”举步艰难,拖着、架着寸步难行。笔笔都是马三家警察及其指使下的犯人迫害大法学员的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