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访遭电刑折磨,遇好人魔穴脱险


【明慧网2006年1月12日】这是一个河北女大法弟子的一段经历。四年多以前,她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警察劫持到北京郊区顺义县某派出所,遭受了残酷的电刑折磨,九死一生,在一位善良的老警察的帮助下,她脱离了魔穴。

时间过去4年多了,她的心里一直在惦记着在魔难中帮助她的老警察和处长。不知他们现在可好?现在天要灭中共,他们是否知道真相?是否已经退党保平安?真心希望他们能看到这篇文章,早日退出恶党!也希望至今还不明真相的警察和各级政府官员们,要向上面提到的老警察和那个处长学习,赶快了解真相,悬崖勒马。

为了避免不法警察的进一步骚扰和迫害,下面用的是她的化名王向华。

一、遭电刑九死一生

2001年4月23日左右,王向华与几位同修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因信访局已变成公安局,上访就被非法抓捕,她们就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条幅。王向华举着真相条幅,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警车和便衣追上来,把她绊倒。她们都被非法关在天安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傍晚又被劫持到北京顺义县某派出所,当时是一个派出所劫走一个大法弟子。

在北京顺义县的派出所,王向华被戴上了手铐,由几个人围着走进一个办公室,门窗都关的紧紧的。恶警非法审问她:“哪人那?”王向华不理他。他们就叫嚣着:“拿墩布来,给她绞手铐子。”手铐子上都是铁牙子,用墩布一绞,手会立刻残废。王向华不配合他们,把戴着手铐的两只手围着大腿一抱。

这时,恶警拿来电棍,至少有两根电棍在她的脸上、脖子上、身上持续的电着。她咬紧牙关,一声不吭。他们把王向华的手从后面反铐,让她平躺在地上。因为手铐铐的很紧,她的手腕很疼,就侧着点身子躺着,可是一个恶警还用脚使劲踩她的手腕,让她躺平。

恶警们电了她好半天才停下来,继续审问。王向华不理他们,这时一个恶警就倒了一杯开水,突然一扯她的上衣,把开水贴着皮肤浇在她的身上,然后,伸进电棍就电。可是电棍不过电,恶徒们很纳闷:电棍遇到水怎么倒不过电了呢?于是,把她的鞋扒掉,电她的脚心、脚面,可是无论恶警们怎么电,电棍就是不过电。甚至一个恶警说:“哎呀,电到我了。”当时,王向华只穿着一双尼龙丝袜子,恶警们围着她站了一圈,面面相觑,谁也不出声,既惊恐又纳闷。

恶警们又电她脚底的涌泉穴,她没有任何反应。他们又隔着尼龙丝袜子电她的脚脖子时,她的整个大腿都蹦了起来,这说明电棍过电。可是恶警们又开始电脚时,电棍又失灵了。(当时王向华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才悟到是慈悲的师父替她承受了这巨大的苦难。)

恶警们电了她3、4个小时之后,2根大电棍都没电了。恶警去充电。这时,恶人拿来一个本子说:“你看人家都说了。”王向华不理他,也不睁眼,那时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我的命是师父给救来的,我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应该!我就是用生命护法,我不再连累任何人,因为说出地址后,本地及单位等很多人都要受到牵连和迫害。恶党搞连坐迫害,这本身就是违法犯罪。

当时她没有一点怕。无论恶警说什么,她都不动心。这时,一个警察突然蒙对了她的地址。但王向华脸色不变,眼也没睁。恶警们见诈不出什么,就继续电她。

这时王向华戴着手铐的手开始慢慢往上移(此时手铐是铐在前面的),当移到胸部时,她全身抽搐,两手用力向两边挣。恶警才赶紧打开手铐,七手八脚的掐人中,搬腿都无济于事。于是一群人把她抬起来往墙上顶,腿才打弯,人才缓过气来。其中也有有善心的人说:“这人有心脏病,快别电了。”还有人说:“你们怎么把人电成这样?”

当时她的脸上、脖子上都是血泡和血水,用她的上衣给她擦掉血水。其中一个年轻恶警说:“这算什么?那个老太太的血泡比她大多了。”就在王向华刚停止全身抽搐的间隙里,一恶警拿着电棍在她的脸上、脖子上、身上又走了一遍。当他电过之后,王向华的眼部、脸部神经、肌肉开始抽搐,嘴也歪向一边。

这时,警察们才吓坏了,一个警察惊叫说:“她的眼怎么了?”紧接着,王向华又全身抽搐,身体挺的笔直。他们又把她抬起来往墙上顶。就这样每隔几分钟她就抽一次。后来,他们不敢让她再平躺了,让她坐着,把腿蜷曲起来,这样慢慢的就不再抽了。

这时已是深夜,屋里的警察大部份都睡觉去了。两个警察架着王向华走进了另一个办公室,坐在椅子上,他们还怕她跑了,就把她的手铐在椅子上。

二、遇好人搭救,魔穴脱险

三个警察看着王向华,其中一个老年警察人很和善,他很同情大法弟子,一会给王向华倒水,一会给她拿手纸。她呕吐,他就说:“就在当地吐,吐吧。”他看王向华的呼吸很急促,怕她有危险,一夜也没敢合眼。

王向华用微弱的声音给他讲大法真相,讲善恶有报的故事,他很感动。这时王向华呕吐出血,他就把沾满鲜血的手纸放在地上,给其他人看。王向华的脚已浮肿,穿不上鞋,他就拿来报纸放在她的脚下,让她踩着。还要给她喊医生,王向华没让去,因为正是半夜,不想惊动别人。她知道师父在帮她,心生一念:天亮之后,我必须得走,我一定能走。

天快亮了,王向华又开始全身抽搐,很厉害,而且持续时间很长。这位老警察说:“我让他们把你放了。”王向华说:“善待大法弟子,您一定会有福报的。”

老警察去找医生。这时看着王向华的另外两个警察睡醒了,他们骂骂咧咧:“X的,怎么碰上个这样的,这500元钱真难挣。”原来不法警察们每让一个大法弟子说出地址后,这些恶警每人就可以得到500元钱奖金,这些钱都是逼迫大法弟子的家属或者单位出,为了这些不义之财,恶警们丧心病狂的殴打大法弟子。其中一个恶警就在王向华全身抽搐的情况下,又狠狠的踹了她几脚,说:“死了算了,拉出去就烧了。”

医生来了,给王向华做心电图,并问警察:“她的伤是怎么回事?”因为王向华的脸上、脖子上都是大泡,手脚也肿的老高。恶警们不敢承认是他们电的,就说:“不知道”。做完心电图,医生问:“她这种状态有多长时间了?”看着她的老警察说:“从早上4、5点钟,大概有2、3个小时了吧。”医生说:“赶快送医院去。”恶警们答应着,但却不肯送大法弟子去医院。因为王向华不说地址,没人给她出药费。

不法警察们往死里电她,本来是想让她说出地址后,他们每人可以得到500元钱奖金,现在不但奖金拿不到,还要拿医药费,赔本的买卖他们是不会干的。况且王向华浑身是伤,送到医院,等于他们自己给自己的罪恶行为曝光。于是,他们请示其上级后,来问王向华:“如果放你走,你能走吗?”王向华心里说:“有师父保护,我一定能走。”她努力把浮肿的脚蹬进鞋里,脚很疼,马上想脱掉鞋,警察急忙阻拦:“别脱”,他们已经急于想甩掉“包袱”了。

就这样,两个警察把王向华架上了车,由晚上看着她的老警察和一个处长,还有一个小警察送她去顺义县车站。路上,小警察还瞪着凶狠的眼睛问她地址,处长说:“局头说了,不问了。”他才作罢。

到了顺义县车站,小警察向王向华要了100元钱给她买车票。车票没买到,他也不把钱还给王向华,那个有正义感的处长厉声说:“把钱给她。”小警察赶紧把钱递给大法弟子,王向华为处长和老警察的正义之举而为他们高兴。

因为在顺义没买到车票,他们又送她到一个叫“河北”的地方,为她买了车票,他们把余下的90元钱给她。王向华很感激老警察为看护她,怕她出危险,一夜没睡,天不亮又去找医生,为释放她,他找上找下,现在又送她大半天,已是中午12点了,他可能还没吃早饭。王向华心里很过意不去,就说:“大叔,这90元钱也不多,你们就去吃顿饭吧。”老警察和处长说:“怎么能要你的钱呢?你路上花钱的地方多着呢,赶快回家吧。”

处长和老警察还说:“象你这样的身体,回去后,就在家炼吧,千万别出来了,现在是严打,你们不知道吗?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们都知道,就是不能说出来。”他们还说:“刚才候车室进来的男子和你坐一趟车,都是买了两站地。你呀,千万别和他一起下车,你少坐一站地,下车后,你是哪的,赶快回家。”(他们怕她人生地不熟的,要她多留些心。)

王向华看他们都是好人,就想借用老警察的手机给家里打一个电话,老警察说:“我不是不让你使呀,你一打电话,我的手机上就留下了你的电话号码,我们回去一查就知道了,别打了,赶快回家吧。”多好的老人啊,王向华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这时小警察也改变了态度,过来问寒问暖。

该上车了,王向华向他们挥手道别,心里默默的祝福这些好人,一生平安。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福报无边!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吧!因为此善心和善念一定会给你们自己和家人带来幸福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