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说,他们都怔住了


【明慧网2006年1月12日】2005年12月15日,我出门逛街、赶商场、交电话费、买菜,刚進家门约一分钟,派出所、街道、居委会好多恶党人员来敲门,连吼带叫要我开门。我不开,他们就强行开锁,打不开锁,便开始砸。我丈夫、女儿去了外地,当时就我一人在家。

恶党人员砸开门(外门),非法闯進屋,见我盘腿坐在地上对着大门发正念,就将我抬進房间沙发上,开始非法抄家,進屋乱翻,同时让人看管着我。其中有人凶巴巴问我:你去哪里了说清楚。

我说:“这事我一定记住,总有一天我要告你们;你们有搜查证吗?拿出来看,乱翻我东西。”我这一说,他们都怔住了,他们的凶相全没有了。

我走到门外一看,公路上好多围观群众,我对着公路上翻我东西的人喊,拿了我什么东西,全给我拿回来,她们说:一样也没拿你的。我一看锁全部砸坏,我说:赔。他们说要给你弄好。我走上公路一看,约好几十人观看,我向观看的人群说:我以前身体不好(断腰),从这屋抬進抬出没人理我,现在我炼法轮功炼好了,他们派出所、街道、居委会進屋就乱翻、非法抄家。这时一围观人说:政府不让炼就别炼了嘛,我说:你病得起,我病不起;炼不炼是宪法保证的公民自己的权利,任何人、包括政府不能随便干涉。

恶党人员们立即把我往车上绑架,丢在车座下边,不让我讲真话,把我劫持到派出所。他们吃完晚饭,给我端来饭、水,我不吃也不喝。我几次要回家穿衣服,他们不让。我想起了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上讲的法:“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请师父加持弟子,我双盘腿单手立掌发正念。

街道主任给我送来钥匙说买的新锁和原来的一样,跑了好多地方才找到。我要条子(字据),他说没有,我说:你们想砸就砸,想换就换,他只好把钥匙给了派出所,第二天早上,一个年轻人将钥匙给我。我同时发出一念,我今天要回家。他们找一个退休老人给我谈话,我不听他说的,同时发正念不准他乱说,以免说些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给他自己造业。

11点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我要12点回家发正念。这时街道的人来了,说:你昨天到今天没吃饭,出去吃还是给你买点来,我说:我要回家吃。他们马上送我回家。在路上,街道主任说:昨天那阵势好大、好紧张,说你跑了,出动好多人全市找你。我说:那是你们自己找的。他从我家走时拍着我的肩膀说:老太太很坚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