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贵人


【明慧网2006年1月14日】

* 修炼前,小病不断

我从小就身体很不好,经常挂病号,大病没有,小病一大堆。以前常常开玩笑跟别人说:“我除了头发是健康的,其它你能见到的部份,全都是有病的。”

修炼前,感冒对我而言,就像家常便饭,爱来就来,我的抵抗力很弱。童年时期,因为感冒太频繁,打针打到屁股有硬块,后来鼻子、耳朵跟着出了问题。我的很多内部器官也有问题。比如,记忆中,读高中时在学校尿失禁的记录就有两次;还有,一星期排便一次,有时候甚至更久,肚子痛到没法上学,以前妈妈除了带我看医生,还想方设法要让我新陈代谢正常。此外,我身上还有罕见疾病,还有其它的病,一身都是病。妈妈常常说我是生下来受苦的。

* 身体不好,求助宗教,求助算命

很多人说我佛缘很深,国一时,跟妈妈学佛、念佛书、诵佛经,每周都到佛堂去礼佛,皈依成为佛教正式弟子。后来就跟着妈妈开始吃素,当时还在发育阶段,家人反对,但吃素对我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因为小时候就不太喜欢吃肉。

虽然我很虔诚的拜佛,可是身体健康并没有改善。后来又接触了其他法门,可是身体也没有变好。

因为身体不好的缘故,请别人算了很多次命,结果都是大同小异,说我佛缘很深,将来会走上修炼,我的贵人在北方,到了某岁左右身体健康会变好,运会开等等。那个某岁,是生命的转折点,可是现在身体这么差,讲了一堆空话,现在都顾不了了,哪还能管到将来。

到后来,吃西药吃到呕心,胃不舒服,吃几颗胃药都一样,改吃中药,但又不能立即见效。即使是一个小小感冒,吃中药,拖了将近一个月才治好,好了没有多久,我又感冒了。就这样,二十多年来,一直与病为伍。

* 得法机缘

2001年5月妈妈开始修炼法轮功,拿了一本《转法轮》给我,说炼了这个,身体健康就会变好。当时,我也没放心上,还说妈妈迷信。

隔了一个月,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是星期六,是期末考前投资学的最后一堂课,那一天校园插了很多“法轮功说明会”的旗子。主持说明会的其中一位是我认识的张教授,以前准备联考时读过他的书。这个人跟法轮功有什么关系?我产生了好奇心,邀班上两个要好的同学要下午一起去看一下,可是她们都没有兴趣,最后我一个人去听说明会。

一走進教室,听到法轮功的音乐,不由自主就一直哭、一直哭,当时自己也不明白。那一天我坐在角落,眼泪沿着两颊流个不停。修炼后,我才知道那是“普度”“济世”的音乐,才明白原来是我神的那一面醒了。

后来,我把《转法轮》念完了,从翻开《转法轮》的第一页,一直到今天,四年多来,身体变健康了,原来师父就是我生命中“北方的贵人”,而这一年,就跟那几位算命师算的岁数符合。原来,得法真的不是偶然的,虽然看似偶然,其实是早就安排好了。

在1996年《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中,师父提到:“在最近一个时期我跟许多学员讲过这样的话,我说得这个法很不容易。可能有的人觉得我只是听到了消息,或者朋友告诉我,偶然看到这本书,或者是在报纸上得到的消息,我就来了,从此以后就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这条路。其实你别看很简单,你别看表面上得这个法好象是很轻而易举,因为很少会出现来一个神仙告诉你去得法,大多都是常人这种形式,很平常的就知道了。可是我告诉你,你为了得这个法,可相当不容易,也许你前半生吃的苦都是为了得这个法,这是你知道的;还有你不知道的,也许在你前几世甚至于更长的时间,都在为得这个法在吃苦、受罪。还有的人为得这个法遭受过更大的痛苦,这是你不知道的。将来你圆满后,你会知道的,也会看到的,很不容易的。”

得法机缘十分不容易,我很幸运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

* 从懵懵懂懂到认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刚开始修炼的一年半,因为我很少走出来与大家一起交流及做讲真相的事,悟性又差,那时九天班没上完,就不了了之。因为没有交流,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情况也不太明白,不能感同身受,同修没认识几个,不知道有什么大法工作,就一直跟着妈妈写讲真相用的信封。自己觉得和常人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差别是常人会生病,而我只要学法炼功,就不会生病。

2002年年底在台大举办法会听到大陆学员的发言,以及在2003年农历过年期间,有机会直接与几位大陆学员面对面交流,这带给我的生命很大的冲击,为何大陆学员对大法如此坚信,可以为了维护法而放弃自己的一切,甚至是放下了自己的生命。得法两年后,我终于跟上了正法進程,后来才渐渐明白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在《芝加哥市讲法》中,师父说:“大家知道,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修炼人,承担的历史的使命,这个重担真的是很大。你们面对的不是单单的个人修炼,也不只是要度几个人的问题。全人类都摆在你们面前,特别是中国人。”

我明白了救度众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最伟大的使命。

现在我除了上班时间,其余能利用的时间都用来做师父交待的三件事。

* 故宫讲真相

到故宫炼功是每周六必行之事,因为已经有足够的同修在派发真相单张,所以除非是遇到外国人,或者是派发资料的同修临时有事,这时我才帮忙派单张。

有一个星期六的下午,给我很大的激励,在炼功时,有一位大陆人突然对我说:“小姐,我想要买10本《转法轮》”,当时我以为听错了。他不是学员,但他真的很有诚意要买,同修们凑一凑,好不容易凑了两本送给他,不过,我不知道他要如何带進大陆,他说总是会有法子的。此事跟妈妈交流,她说她派发资料时,也曾有大陆人跟她要《转法轮》。

同一天下午,紧接着又发生一件事,遇到了大陆同修,他跟我要师父的新经文,他说他们全家都是大法弟子。当时我袋子里只有《洪吟(二)》,他翻了翻《洪吟(二)》,十分高兴,很多他都没有看过,但监视他的人马上要走下来了,那位大陆同修看着我,变得十分紧张,他没有法子把一本书带進大陆,最后,同修回头看了看我,很无奈的跟着那位监视他的人上车了。

从那次以后,我每次上故宫,一定会带笔、纸,还有单张的新经文,不过,最好是随身也带《转法轮》,若遇到有缘人,才不会留下遗憾。

自从故宫讲真相点架设电视后,起到的效果非常好,不只是吸引大陆人,还有国外的华人、台湾人、香港人,大家都围过来看真相影片。中国人不敢拿单张材料,就走过来看电视,看真相横幅,有些大陆人在看了真相后,反而自己过来拿单张了。

在故宫,有一些游客很主动来找我们学功,曾经有台湾人、非洲人、韩国人、菲律宾人等等,讲真相形势越来越好,也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敢看真相,也拿《九评》了。

* 公司讲真相

我目前任职的公司,几间工厂都在大陆,因为职务的关系,要经常和大陆人联系,每次一接触新的大陆公司,我就抄下他的传真及E-mail,回家后让妈妈传真真相材料给他们,我则是用电子邮件寄《九评》及退党资料给他。

因为工厂都在大陆,一進这家公司,我就利用职务之便,告诉大陆同事们法轮大法好,不要相信共产党,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结果同事打我小报告,后来老板及老板娘不断警告我,之后告知:不准再提法轮功,不要得罪共产党,我们是去赚钱,法轮功的问题我们不管。

我悟到我就是他们走入未来的希望,以前跟大陆同事们讲真相讲得太直接,被老板及老板娘警告,现在要智慧一点做,我以身作则。

有一天,一位台湾同事去大陆出差回来,跟我说大陆干部称赞我,说我脾气好,不像其他台湾的同事容易生气。有一位大陆同事说只有我会跟他聊。我想是因为我把他当朋友,而不是像其他的台湾同事,把大陆同事当属下,觉得台湾人比大陆人高一等。

跟大陆同事们相处溶洽,后来我跟他们说:“您认识我这么久,我像是会自焚的人吗?”然后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其实智慧一点做,效果就好很多,我让他们见到法轮功学员为人是什么样子。还有一位大陆同事,本来对师父很不尊敬,直接叫名字,经过我一点一滴的讲真相,他改口喊李大师了。

看到他们明白真相,我真的很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