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一家炼功人的遭遇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6年1月14日】这是家住河北省涞水县石亭镇高村一普通家庭因炼法轮功的遭遇。

这家五口人:于振刚、常振英夫妇、三个女儿于雅新、于雅娟、于雅静,一家人先后在1998年得法修炼。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为了维护合法的炼功权益,一家五口先后走出来反对迫害。

1999年9月15日早晨,于振刚与另外23名法轮功学员在石亭镇集贸市场空地炼功,被镇派出所抓去,先后在派出所和镇政府关押。以镇长李亚民为首的镇干部、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李亚民用湿毛巾抽打于振刚的脸,恶警张福河、董洪浩拳打脚踢,并用高压电棍电击于振刚腋下、后背(张福河因蒙面持枪抢劫被法办)。

1999年10月前几天,于振刚、于雅新去北京与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在朝阳区被抓拘留。几天后,几人被转到涞水县公安局看守所关押。在县公安局地下室刑讯室内,原县委书记韩亚生亲自指挥(韩因经济腐败被查办),恶警毒打于振刚及其他法轮功学员。于振刚五官被打的多处流血,眼睛淤血、身上被胶棒打的青紫肿大。

于振刚在看守所关押十几天后,被送到辛庄头打靶场与另外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一起遭受迫害,公、检、法三部门及6 10轮番看着强制洗脑,完全失去自由;十几天后又送到拘留所关押。

在10月期间于雅新被关押在拘留所、政保股戴春杰作笔录时有意将15岁改写成18岁。恶警还对她打耳光,脸被抽肿,头发被揪下一缕,用带刺的树枝抽打,长时间跪砖,关押十几天后送到辛庄头打靶场关押。常振英从家中被县公安局书记刘耀华带恶警抓到石亭派出所,刘耀华对她打耳光、用棍棒毒打常振英后,又送到辛庄头打靶场集中洗脑用暴力强制转化。在打靶场恶警用电线拧成鞭子,老虎凳等方式毒打折磨炼功人,有的被打残,有的被打伤。民兵训练的打靶场成了强制转化信仰“真善忍”好人的基地。

2000年3月,常振英及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派出所关押在镇政府车库内,镇长李亚民亲自动手并指使其他人对这10名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打人的木棒都被打断,法轮功学员的脸被打的变形青紫,浑身是伤。最后这些人交了不同数额的罚款才放回。

2000年11月常振英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串门,被孙庄乡派出所抓去6人,恶警对常振英用电棒电脖子,皮带抽打脸;几天后转押到涞水县拘留所,直到2001年4月回家。在此期间的2001年元旦,石亭镇副书记夏雪松带派出所镇干部十几人到常振英家抄去电视机、录音机,砸毁茶几,摔碎暖瓶,座钟摔在大街。疯狂的砸抢吓坏了家中老人,因此得了一场重病。

2001年12月夏雪松带人翻墙,强行入室,抄去电视机、录音机。将常振英被绑架送县拘留所关押,后又将常振英关在县政府招待所检察院转化,由于不转化又送回拘留所,在2002年9月又被送去保定地区设在涿县南马的洗脑基地。常振英绝食抗议,于10月份回家。在这一时期,镇派出所、司法所经常到常振英家骚扰,在这恐怖环境下,父母又不在家,于雅静、于雅娟先后退学。2002年4月夏雪松带派出所镇干部将于雅静、于雅娟这两个十几岁的孩子抓去关在镇政府,几天后二人绝食三天被放回。

2003年5月夏雪松带人将于雅娟抓去送到辛庄头打靶场关押十几天。

2005年9月5日,县610头目王福才、政保股股长戴春杰开四辆车十几人到常振英家乱翻,抄走笔记本电脑2台、电视机、刻录机、VCD、打印机、塑封机、手机、大法书、3个MP3,并将常振英、于雅新、于雅娟、于雅静母女四人关在公安局。

在公安局内王福才、戴春杰对于雅静进行3个小时的威胁、恐吓。于雅静吓得浑身哆嗦,出来后不敢在家住,现在都不愿提那件事情。给于雅娟作笔录时,史建中还打了她耳光。常振英、于雅娟被关押在看守所。一天戴春杰在看守所内拿着一张表对常振英说:“常振英你被劳教了。”常振英说:“我们做好人,为什么被劳教,我不承认。”戴春杰说:“就因为你在家里做好人,共产(恶)党不让做好人了。”常振英不签字,几天后常振英与于雅娟被送三年劳教,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送去保定劳教所。

常振英、于雅娟送去保定劳教所,常振英身体不合格拒收,回来送看守所不要,刘耀华强行命令非法关在拘留所,此时常振英血压180-220,这样又关了8天,医生检查说病情加重很危险,这才放回家。

于雅娟被关在劳教所,那里的管教不让与外界联系,父母在探视时间去看也不让见。到第二个月的探视时间于雅娟的伯母去看望,费了一番周折,才让见面,见面时有两个女警一前一后看着,其中一个叫吴文霜的还不时打断谈话。亲人见面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