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病业中看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1月14日】去年的这时,自己刚刚从病业中走出来。回过头来看一看,去年的这20多天的病业状态,凶的简直让我心有余悸,如果不是对师父对大法坚信的一念,同修的及时点醒,我几乎放弃了生命。

去年中秋节前,我就稍感不适,脑神经有点痛,因为以前也曾发生过,都没有形成大的障碍,所以这一次我也没有太注意,可是到了长假“十一”期间,兄弟姐妹都到父母家,我却开始发高烧了,同时脑神经剧痛,好象每一根脑神经都在疼,连眼眶、太阳穴都在痛,别人问我,我不想让家里人说对大法不理解的话,可是高烧使我全身发软,我终于倒下了,于是“吃药吧”,“打针吧”、“输液吧”、“上医院吧”,都来了。我都一一拒绝,从父母家回来之后,接下来的几天,让我体验到从未有过的经历。

脑神经痛仍在继续,高烧仍在持续,又加上咳嗽,我不断的向内找,我知道前一段时间,由于帮姐姐忙于常人的事情,而放松了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特别是发正念,每天四个整点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我几乎每天都发不成,又加上整天和姐姐们(不修炼)忙于常人的事时,被她们各自家中常人间的矛盾带动起还没有完全修去的常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虽然找到了自己的这些漏洞,也发正念铲除那些钻空子来迫害我的邪恶、黑手、乱鬼,可是我感觉到我发正念的力量很弱,所以我的这些“病业”状态似乎一点也没有减轻,致使不修炼的丈夫和孩子逼着我吃药,我不吃,结果他们强行给我拔罐子。我说:“这会害了我的,这不是病,越拔会越厉害的。”他不听,最后,他和孩子给我拔的满身都是罐子,在拔的时候,我在心里喊:师父救救我。但不管怎样,我也不能拔罐子,于是我想:一个也拔不住。等把罐子起下来之后,从丈夫说的话中,我知道,什么都没拔出来,因为它本来就不是病嘛。

到了夜里,咳嗽加剧,开始咳痰了,到了白天,咳的更厉害,震的脑子开始疼,随着一声声的咳嗽,脑子震的越来越痛,慢慢的我感觉到好象我的元神一会在我身体的上方飘荡着,一会儿又回到身体里,这样我整个人一会晕的象行尸走肉,一会又明白过来了,明白的时候,我想:向内找自己我也找了,发正念我也发了,好象什么都不起作用。全身软的像没有骨头一样,而且晚上无法入睡,白天也不懂得困,吃饭只能吃软的或喝稀粥,吃什么都没味,我真是不知该怎么办好,连元神都要放弃肉体了。但是我清楚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放弃生命意味着什么,我不能死。

此时我很需要同修的帮助,于是我拖着虚弱的身子到了同修家,同修帮我分析了情况,认为不仅要找自己有漏和正念不足之处,还必须认清这是旧势力的黑手乱鬼的迫害,必须正念铲除,于是同修决定帮我每天高密度发正念。过了一天,同修觉得分析的不够透彻,就又到我家帮我从法上悟。我们不应该也决不能承受邪恶的迫害,同时,也可能我以前与旧势力有什么签约。师父告诉过我们,“哪怕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因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这个当师父的也不承认。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在2002年费城法会上讲法》)

同修帮我悟到这些后,从那天起,我心里经常想的一句话就是:什么我都不承认你,我就要我师父给安排的。

由于咳嗽已经把脑袋震的象常人得了大脑炎或脑震荡似的,所以什么时候脑神经不痛了,我都不知道。这一天,我的体温更高了,人也更难受了,难受得我有些承受不住了,真想放弃生命,我迷迷糊糊中在想:求同修帮助我发正念吧,哎,不行,这不是外求的心吗?突然《转法轮》中的一句话使我心里一震:“你得真正实修你那颗心才行。”我脑子清醒了许多,但紧接着又不明白了。

我现在这个状态怎么提高心性哪?师父您指点指点我吧。话还没落音,师父已经点化我,让我想起为什么脑神经不疼了。原来那天丈夫帮邻居干活,而我家里也有点活,等着他回来干,(因为当时我的身体状况干不动),当时我没有催他,而是心里想:让他先帮别人干吧,我家里这点活往后推一推再说。就是这小小的一念,使我脑神经不疼了。由于师父的点化,让我悟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在一思一念上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也正因为悟到了,从此我不再萎靡,我不能再让不修炼的家人和邻居们看到我这有损于炼功人形像的样子,我要该做什么照样做什么,从行动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这天我洗了一些衣服,因为体力实在不济,身体发软,所以我打算不做饭了,过一会出去买点包子,可是这天,丈夫回来的很早,而我当时脑袋还是晕晕的好象元神一会在一会不在,况且还在洗衣服,所以我让丈夫出去买包子,可没想到他很生气的说:“你一上午都在干什么来着,连饭也没做,我不吃了。”平时他不是这样,今天怎么了?但是我没有动气,只是想:他挣钱养家也不容易,我不管有什么理由,没有给他做好饭,就是我的错,于是我说:我去买,我去买。在我等着服务员给我装包子时,我的腿软的都想坐在地上,但我坚持着,回到家,只字未提,继续洗衣服。从那时起,我的体温在逐渐下降。

在整个这些天中,不管怎么难受,我都坚持背法、改字、炼功、发正念,一天也没落下,但是面对面讲真相,不太适宜,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对我的干扰迫害,它们就怕我讲真相,怕我救度世人,那么我绝不会顺从你,我就是要去讲,就是要救度世人,我就要按照师父说的做,我的状态不适合面对面的讲,但我可以发资料。

有一天晚上,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在路上遇到一个险些摔倒的老太太,虽然自己还晕着,但还是想去搀扶老太太,却意外的发现路边有一个留长头发的男人开始跟踪我。虽然我很晕,但是主意识很明白,而且心里没有一丝杂念,我立刻开始发正念,铲除那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这样我顺利的发完了资料。当我转身离开时,一阵晕眩,直冲头脑顶,好象就要休克似的。我心中只有一念,这些不正确状态都是邪恶在干扰迫害,我都不承认,我就按师父安排的做,有师在,有法在,我不会出任何危险。之后,我晕晕乎乎的走進了一条死胡同,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终于在家人回来之前,回到了家。

这一次,邪恶来势凶猛,动用了一切可能被它们操控的,而且紧紧抓住我不放,大有不毁掉我不罢休的势头,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让我要么放弃修炼,要么放弃生命,不管哪样,势必会在同修和常人中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这就是它们要达到的目地。为什么它们要抓住我不放哪?

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讲到:“你们有的生命在历史上都是经过了生生世世的转生的,在人类社会中、在无明的迷中,很可能和旧势力签下过什么约定:在正法哪一天我要怎么样做、怎么样走。在当时的旧法理中看是绝对的对,所以你们个别的学员有签过这样约的,所以就在我们大法弟子中,不时的会出现一些事情。这些问题出现的目地,是旧势力觉得有的学员认为修了大法了就什么都不怕了,我只要是大法弟子了,什么危险都没有了。所以它们看到了:这不行,这不等于上了保险了吗?学了大法就不怕了,这本身这颗心还不够大吗?所以它就要在大法中制造麻烦。就是这么来的。那么它们制造麻烦时,师父有无数的法身和无数的正神护法,为什么不管呢?是因为我们有些大法弟子在历史上跟旧的势力签过什么约,所以旧的势力死死抓住这一点不放。”

我茅塞顿开。原来我的根本执著在这,因为前些日子刚刚将《转法轮》背完,心里就产生了象师父讲的法中提到的等于上了保险了的想法,被旧势力抓住死死不放。找到了最大的执著,我就象重生了一样。我这时突然明白了,以前我做过一个梦:我在打仗时,头疼的快要死了,就在将死的一瞬间,一个强烈的念头使我活了过来,这个念头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死,仗还没打完,我怎么能死哪?是啊,黑手乱鬼还没铲除完,世人还有没有被救度的,大法弟子怎么能撒手不管而去哪?

就是凭着对师父对大法坚信的这一念,使我活过来了。这是一个大法弟子活过来了,大法弟子的重生是为了救度所有在各个空间和自己有各种缘的生命重生,是为了救度一切等待大法弟子去救度的生命而重生,我要更加珍惜重生的每一天,按照师尊的要求,走正走好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