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证实法的修炼路

【明慧网2006年1月15日】我是98年8月份得法的,99年7月20日后,由于害怕邪恶的迫害,没有走出去证实法,我们村的几个大法学员也和大家失去了联系。可是慈悲的师父没有落下我们。今年春天,我们村的几个大法学员都发表了严正声明,走出来证实法。

一人得法 全家受益

我是由于身体有胃病才修大法的,自修炼后,病全都好了,这么多年没有吃过一片药,身体健康,精力充沛。99年7•20后,当地政府办了洗脑班,每隔几日,到大法弟子家蹲点,逼我们说大法不好,说师父的坏话,在洗脑班,我违心写了是自己的免疫力把病弄好了。那一段时间,法不学了,功也不炼了,病真的又回来了。

可我自己深深感到自己错了,暗暗下决心,求师父,我还要炼功,还要做大法弟子。第一天晚上只静坐了十分钟,第二天晚上坐了半小时,第三天晚上静坐了一个小时,衣服让汗水湿透了,可是浑身轻松,病全好了。

那时由于与外面的同修联系不上,只有反复看老师的几本书,看《转法轮》。到今年春天才和大家联系上,由于自己走出来的晚,魔难相应就大,首先过情关。

孩子在7月份得了脑炎,丈夫由于工作分不开身,家里公公又让汽车挂伤了,叔叔婶婶又帮不上忙,白天晚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孩子高烧不退,自己觉得很累时,一想起那些为法献出生命的同修,就有使不完的劲,不睡觉也不困,对病人讲真相,讲大法好。当时也没有找人,也没有送礼,孩子半个月就出院了。

孩子刚好,丈夫说自己总没有精神,去当地医院验血。大夫说他肝有问题,让他到市里大医院仔细查一查。当时,他心里很怕,我给他一个大法护身符,对他说:没事,你心里想着大法好,其它什么都别想。

这时我意识到:又是旧势力给我的魔难,我不承认,师父也不承认。想起《洪吟(二)·师徒恩》:“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当时我不停的发着正念,下午两点丈夫打来电话说检验结果出来了,没事。可大夫说:以前得过乙肝,不过现在好了。我一听,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知道是师父把病承受了。

现在儿子、丈夫都在看《转法轮》,儿子有空还帮我一起整理真相材料。真是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大家都走出来证实法

我村99年7.20后放弃修炼的大法学员,现在都从新走回修炼路。

当我第一次发真相材料时,由于害怕,吓的把材料扔下就走,也不管放的合适不合适;晚上一炼功,听到街上警车叫声,全身就发抖,心都跳出来了。随着与同修交流,渐渐胆子大了,不光在自己村里发材料,晚上也去邻村发,也能主动和自己接触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发“九评”了。其实自我修炼后,我们家的生活环境也变好了,在村里讲真相也容易。

同修A,60多岁,一次赶集的路上,被三个中学生撞了一个大跟头,A坐在地上还说:我没事,我是炼大法的。孩子们,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孩子们都高兴的说:是,我们记住了。

同修B,儿子在市里上高中,B在去学校开家长会的路上,坐的小出租车与一辆人拉的小排子车撞到了一起,铁棍车辕子直接撞到了同修的手臂上,当时车辕子都撞弯了,司机与拉车的互相推责任。同修B当时说:没事,不用害怕,我是炼法轮功的。B的丈夫和司机都很害怕,不让她说了。她义正辞严的说:“我是炼大法的,撞了我没事有什么错,今天你们要是撞了常人,你不就摊上麻烦了吗?那能撞不坏吗?”B又对自己丈夫说:“大法给了你好处,你连一个公正的话都不敢说。”当时把他们几个都镇住了。

我们每次见面,同修B总说:自己有许多常人心没去,我要是落下了,你们别忘了拉我一把呀!

同修C,四十岁刚出头,一段时间出现了很重的病业,半身不遂,腿脚不灵活,还出现糖尿病症状,家里的环境受到了影响,公公、丈夫不同意她炼功了,可是同修C坚信大法,坚持学法炼功。一晚她拖着一条腿去发真相资料,当晚睡觉就梦到自己是13岁左右的小姑娘,师父就是自己的父亲。醒了以后,激动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一直到天亮也没睡,从那以后更认真的学法炼功了,渐渐的糖尿病好了,腿脚也灵活多了。

我们村的大法学员真的又走到大法中来了,出了问题我们在一起切磋,真的感到大法的神圣与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