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帮凶在践踏人权时唱《同一首歌》(图)


【明慧网2006年1月15日】近百名法轮功学员2006年1月14日聚集在驻多伦多中领馆前,抗议中共把其一直用来在精神上摧残法轮功学员的《同一首歌》拿到加拿大来演出。法轮功学员代表张照进指出:“歌声的背后,是迫害者血腥的暴力,是邪恶的屠杀伴奏曲。”


法轮功学员多伦多中领馆前抗议中共利用《同一首歌》迫害法轮功

张照进说:“在劳教所酷刑和死亡的威胁下,中共警察用这首歌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教唆人放弃内心美好的信仰和尊严,以换取所谓的‘自由’。”

法轮功学员丁女士讲起《同一首歌》在中国是如何被利用来践踏人权的:当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进劳改所或洗脑班后,会得到一张《同一首歌》的唱片,“他们逼你唱,你不张嘴,他们就打你。”另一种形式是让你站在走廊上,然后围上来一帮人,对着你唱这首歌。还有就是在持续酷刑后,软硬兼施逼你在不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名时,他们一起对你唱这首歌。

丁女士继续说道,他们通常在晚上折磨法轮功学员。一次,警察派一名姓姚的恶棍来行恶,逼学员面壁,不给饭吃,不许睡觉;一次一名姓刁的女恶棍骑在学员身上,用鞋底一直把这名学员打得不能动为止,她自己也累得躺在地上。每天早上,折磨学员的黑窝里通常就会响起《同一首歌》的歌声。

现住密西沙加市的孙女士介绍她在中国受迫害经历时说,她在2001年7月被非法抓进劳教所,在残酷的迫害中,她的下巴脱落了。“就这样他们依然不让我睡觉,到第二天才带我去医生那里,把我的下巴装回去。”孙女士说,“第三天夜里我实在是承受不住了,头脑因为没有睡眠而变得麻木,我终于被迫写下了(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在我写下了保证书后,那些‘转化’我的人就立刻唱起了《同一首歌》。”

孙女士接着说:“在报纸上看到一个叫《同一首歌》的演唱会要在加拿大演出,我的太阳穴开始隐隐发痛,似乎我的下巴又会掉下来。而那种掉下来又装回去的痛苦,尤其是内心深处所遭受的屈辱的感觉也像虫子一样爬出来,吞噬着我,使我再一次体会心力交瘁和痛不欲生的感觉。我不要听也不要看《同一首歌》!”

来自北约克的甘女士介绍说,她在中国被非法关押时,所在的劳教所五大队关押着一百三十多名劳教人员,除去六、七个吸毒犯,其余一百二十多人都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的。

“我们每天被强制苦役十几个小时,还要被强迫观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影,唱各种歌颂共产邪恶主义、粉饰太平的歌曲,其中被迫唱的最多的就是《同一首歌》。”甘女士回忆说,一天中午,从窗外传来《同一首歌》,之后是痛苦的哭声,那哭声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那哭声诉说着她的无奈、自责与灵魂深处深切的痛苦!

“他们不但夺去了我们可贵的人身自由,连我们仅剩的精神自由也剥夺了!”甘女士说,“他们采用最无耻、最卑鄙、最肮脏的手段剥夺着我们作为人最起码应当拥有的精神自由。《同一首歌》在此时、此地充当了恶人们残害信仰自由的刽子手。”

住在多伦多市的李昕说:“历尽千辛万苦,我来到了自由的加拿大。每当我回忆起我曾(在中国)遭受的迫害时,《同一首歌》留给我的记忆是人性的被扭曲和巨大的精神伤痛。我想您一定能理解,如果《同一首歌》在多伦多上演会给我以及全体法轮功学员带来的伤害和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