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河北强暴案想到的替罪羊新说

【明慧网2006年1月16日】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强奸法轮功学员案发生至今一个多月,直接罪犯何雪健已于12月初被河北省涿州市公安局、610综治办等直接涉案的有关部门遮遮掩掩之下逮捕。最近听说,汕尾枪杀村民事件的现场指挥官被以“指挥失当”的罪名刑事拘留,据称是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长吴声。

此二人一南一北,被抓各有原因,却有个共同点:都是中共邪党灭绝政策的具体执行者,然而当事机败露,却被中共毫不犹豫的踢出去做了牺牲品。他们被推上审判台是罪有应得。可是善良的人容易忽略的是:推他们出来示众的背后阴谋者更应该受到惩罚,而今却依然隐藏在阴暗中安然无恙、继续行凶。充当替罪羊的人,也许真会被法办,也许只是中共平息众怒的权宜之计。这两个恶人的命运已无人关心,要看他们的主子在保全自己之后,回过头来是否还在乎他们,愿不愿意再收留他们了。

牺牲个把恶卒顶罪,一为大事化了、二为掩人耳目,还可以吹嘘自己如何“法制”,这就是幕后的主凶──中共恶党不法人员把他们抛出来顶罪的真正原因:把中共一手操纵的国家恐怖主义暴行装扮成少数“害群之马”的个人行为,“法办”直接行凶者,以掩盖背后骇人听闻的血污和肮脏交易。

一、河北610中共恶官逃避国际社会追查

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持续六年多,迫害手段残忍血腥、令人发指。电刑、殴打、火烫、性虐待、老虎凳、竹签钉手指……无所不用其极。至今有案可查的已有超过280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实际死亡人数远远高于这个数字。强奸、性虐待,是中共手下的打手对付女性法轮功学员的常用洗脑手段,决不是个别现象,也不仅是一个人违法犯罪,多数是在上级首领的直接怂恿及鉴赏下进行的。

据与河北强暴案受害人同时被绑架劫持的汪贺林诉书:“当时他们就要抓人,我的70多身体不好的老母亲和妻子孩子都被他们的行为吓着了。我问,我有什么罪,你们抓我?他们气势汹汹的说,你别管,跟我们走!见了领导再说。”汪贺林被劫持“上了面包车,上了大队办公室,东城坊镇的政法书记宋小彬正在里边,一进屋就给我一个嘴巴,接着就是踢了我一脚。”

强暴案曝光后,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宋小彬、综治办(610)头目柴玉乔进驻村庄,扬言悬赏十万元“捉拿”汪贺林这个老实的农民。

恶警何雪健连续毒打强奸了两名法轮功学员刘季芝、韩玉芝的案件,发生在联合国酷刑专员来华考察的第二天。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中,始终不是何雪健一人在场,那么其他人在干什么,他们都是无辜的吗?

据强奸受害人刘季芝自述:2005年11月24日晚上8点左右,一群陌生人(包括一个姓邢的派出所指导员)翻墙闯入刘家,强行抄家、并将刘用松花江车拉到村大队;那里已经有另外几名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在,同时在场的是东城坊镇中共政法委书记宋小彬、综治办(610)头目柴玉乔。几名法轮功学员正是在上述二位恶党官员的“看护”下被拉到东城坊镇派出所进行所谓的审问的。震惊世界的强奸案也正是在东城坊镇派出所冠冕堂皇的对法轮功学员的审问中发生的。中共警察何雪健强奸刘季芝和韩玉芝时,警察王增军始终在场目睹全过程,袖手旁观。

据受害人自述,5名法轮功学员一共在东城坊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2-3天不等,其间饱受体罚、殴打、强奸摧残,事后即被索要“培训费”,刘季芝、韩玉芝等法轮功学员,每人被强行勒索3000元(有一人被勒索300元),共计人民币12000元。并开具了盖有“涿州市东城坊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公章的收据,名目为“南马基地培训费”,收款人“王会启”。

1)那么谁下令去抓的人?东城坊镇派出所执行的命令来自上级管理部门。如果没有上面的指使和默许,小小的何雪健也绝不敢冒丢饭碗、坐牢房的风险干这种下流勾当;

2)“涿州市东城坊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显然是一级中共官方办事机构,它的职权范围是什么?实体在哪里?成员又是谁?

3)所谓“南马基地培训费”在哪里、隶属哪个部门、谁负责?是谁给它绑架勒索群众的权力?“南马基地培训费”、派出所、“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之间又有什么利益关系?

再继续深入追查下去,了解得越多越让人震惊:亲自劫持刘季芝、韩玉芝等法轮功学员到东城坊镇派出所的是涿州市东城坊镇中共政法委书记宋小彬,及东城坊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柴玉乔,专门分管迫害法轮功。据了解,“南马基地培训费”实际上是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转化班”;刘季芝、韩玉芝等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被送到南马洗脑基地,而是被恶党地方官员就地敲诈勒索。

按中共邪恶机构运作的规定,包括宋小彬的政法委和当地“综治办”根本没有权力把法轮功学员送到洗脑班,更不能加盖公章收取罚款。涿州市迫害法轮功的610机构才“有权”批送南马强制洗脑“转化班”。这就说明,宋小彬、柴玉桥、王会启等人,伙同派出所恶警,积极响应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是为了从中牟利、中饱私囊,强行勒索了刘季芝等学员共计12000元人民币,私吞了,其中分赃的情况、利益关系至今仍是个迷……

还有更多的内幕没有被揭示出来。但是一个中央到地方,从上到下运转的迫害法轮功的大系统已经浮出水面。同时,这个大系统内貌合神离、欺上瞒下、明争暗斗、疯狂敛财的邪恶嘴脸也昭然若揭。

二、替罪羊掩护下 “秋后算账”

河北警察强暴案发生至今一个多月来,事态还在继续发展。恶警何雪健被抓后,一些善良百姓误以为当局真下决心法办凶手,至少能使暴行有所收敛。岂知中共恶党人员没有丝毫改悔之意,而是在变本加厉的沿着反天理、反人性的本性老路继续作恶。

1)中共政法委宋小彬、综治办柴玉乔、西疃村恶党支书杨顺,成立了三人组,他们跟踪、恐吓受害者家属,追捕强奸案受害人及直接证人,监控封堵住宅,对西疃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看管,不准出远门;日夜巡逻,扬言:如果谁能提供一个出走在外的法轮功学员的线索,抓到后就赏金十万元!

2)被强暴的韩玉芝、刘季芝被逼出走失踪,河北省地方的610单位出面要求新闻单位禁播寻人启事。

此外,恶党人员对其他受害者和家属进行恐吓,谎称退还罚款,至今没有兑现;放出谣言,谎称何雪健不满18岁,还谎称不是现役警员。

中共这个邪灵可以一边嚷嚷法办凶手,一边销毁证据,报复揭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秋后算账;可以盛情接待联合国酷刑专员,一边紧急把人满为患、严重超员的北京各个区看守所中的关押人迅速转移,改善伙食、停止奴工,布置“春风化雨”的假相,又一次做戏加耍戏。所以,当河北恶警强奸女法轮功学员案在国际上一曝光,当地相关部门忙不迭的搜集证据、赶紧把直接凶手何雪健“缉拿归案”,掩盖恶党背后以国家为载体,以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为迫害对象的连环罪恶,维持恐怖机构的继续运转,逃避国际社会对中共群体灭绝罪行的追查。

更多的何雪健们躲在阴影里,一边狼狈为奸、不择手段的堵截真相传播的渠道,一边各怀鬼胎、张惶失措的躲避来自“自己人”中的明枪暗箭。在中共这个巨大的利益集团中,所有人都被利益驱使着,在利益一致时可以结成暂时的团伙狼狈为奸,当大难临头时又以互相出卖和攻击来保全自己,因此每个人都没有真正的安全感。

当替罪羊们替它们的邪恶主子招架世人的谴责时,当侥幸逃脱的恶人们躲在暗地里窃笑时,当中共邪党用它的九大邪恶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继续欺骗中国人时,我们要告诫所有参与其中的策划者、执行者与助纣为虐者,不要再紧跟中共。在邪党那里,你得不到永远的信任和庇护,当它自己的存在受到质疑和威胁的时候,任何人都可能被它牺牲。按中共自己的话说“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小撮,加起来就是一大片”,中共邪灵把每一个党员、把它操控的国家机构中的每一个人当作其生存下去的人质和筹码,当你庆幸成为这一次中共暴行的得益者时,别忘了你很可能会成为中共的下一个牺牲品。当中共有一天垮了,跟着中共的,最后都会遭到清算,最终成为中共邪灵的殉葬品。退出中共,才是明智之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6/从河北强暴案想到的替罪羊新说-118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