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也是继续提高自己


【明慧网2006年1月17日】我九八年七月得法,在师父呵护下平稳的在正法修炼路上走到今天。提笔写出一点体会,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修炼“真善忍”,转变做好人

我小时候母亲经常对我说要做一个好人,她用世间一句名言“人走留名雁走留声”教育我,走到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我也在实际生活工作中这样要求自己。参加工作后受恶党文化教育,所谓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等,觉得做好人的标准可能就是这样的,在工作处处这样要求自己,样样工作做得比别人好,也确实得到了领导和群众的好评,受过一些奖励,那时觉得做个好人可能就是这个标准。随着社会整体道德水准下滑,慢慢觉得做好人特别难,因为人们都不知不觉观念都变了,都在向钱看,只要能搞到钱就是有本事。你工作踏踏实实说你死板,你不求名利说你是傻子,你不与人争、不与人斗说你是弱者。现实社会和单位也确实不要这样的人。有时也想跟潮流变一下观念,可是我的本性做不到,尝试几次都失败了,经济还遭受很大损失。从此下决心修心养性,因为那时你也搞不清楚人为什么都变成这个样,原因何在。

得法后觉得这本《转法轮》很好,认真学起来,对个别生字和佛教中的名词也不管它。当我读到“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时心中猛然明白,师父说“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是用他来衡量的。我们过去说的德也是一样。”“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

师父这段法解开了我的心结,从根本上改变了我对做好人标准的认识。以前所认识的是最低层次人的标准,特别是在共产邪党几十年宣传洗脑下人们对好坏标准都扭曲了,分不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有的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现在的人都是为私的,只要能搞到钱什么坏事都干,它的标准是不稳的。只有宇宙这个特性“真、善、忍”才是永远不变的,按照这个标准要求自己才是真正的好人。

二、在矛盾中修炼去掉怕心

大法弟子修炼的形式是在常人中修炼,和历史上的任何一种修炼都有所不同。师父讲“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这就决定我们在复杂的环境中修炼,必然会遇到触及心灵的复杂情况,如何提高心性去掉怕心,这是在矛盾中能否修炼的关键问题。

中共恶党江××集团迫害开始是以国家政府名义,通过邪恶控制的各种媒体,铺天盖地压下来,真有天塌下来之势。当时感觉真有害怕,因为在高压下,领导找我多次谈话,亲朋好友到家劝说,都是叫我不要炼了,特别是在农村任中学校长的姐夫来信骂我是“痴迷者”,是“反对政府反对党”,我们之间关系也由此冷淡。家里的气氛也变了,老伴由原来支持变成反对,闹着要跟我离婚,小孩因出去讲真相被非法判刑,在这种高压下,我还闪出一念“不修炼了”,可是马上又被修“真善忍”的正念压下去了。

我想修炼“真善忍”做个好人、更好的人、超越常人的人没有错,错的是那些邪恶的迫害者和被蒙蔽的受害者,我稳定情绪学习几遍师父写的《论语》: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那么“佛法”到底是什么呢?是宗教吗?是哲学吗?这只是“现代化了的佛教学者”的认识。他们只是在学理论,把他们当作哲学范畴的东西在批判着学和所谓的研究。其实“佛法”不只是经书中的那一点,那只是“佛法”初级层次的法。“佛法”是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至更大,一切奥秘的洞见,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的论述,也就是道家所说的“道”,佛家所说的“法”。”

《论语》中的这段法说明这部大法太大,他是超越从古到今世界上一切学说和一切宗教的理,世间不修大法的人,包括宗教中的人怎么能理解呢?世间的常人只会根据现在已知的那点可怜又可笑所谓的科学来判断好与坏,加上共产邪教的“无神论”,他们就无法理解修大法的人。

从另外一方面讲,还有更深层的原因。师父在《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说:“今天所发生的这些事情,是历史上早就安排好的,每一个环节都没有走偏。”“这场邪恶虽然表现在常人社会,看上去是邪恶的人给我大法弟子们制造了这场魔难,实际上是不同层次变异生命的参与,我是指那些个败坏了的生命。”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末法时期不只是指佛教,是指一个很高层次往下很多空间都败坏了。末法不只是指佛教末法,而是人类社会没有维持道德的心法约束了。”

明确了人类没有心法约束败坏后所作所为,和师父传宇宙根本大法的洪大,及此时传出大法的根本是为了救度各个不同层次生命为目地的,你还有什么可怕之心吗?根本就不怕了。大法弟子只能紧跟师父正法之路,学好法证实法纠正一切不正的。

三、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也是继续提高自己

迫害发生以后的一段时间,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学法炼功,对走出去讲清真相的法理没有理解好,认为修炼就是自己修,“谁修谁得”。当我看到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时,才明白我们大法修炼者必须走出去证实法。师父说:“当人破坏法的时候,当然谁也破坏不了这个法,宇宙的法怎么能被人破坏呢?谁也破坏不了,但是呢,当谁要来迫害这个法,那么作为一个弟子,作为大法的一粒子,你应该如何做呢?你不应该去把真象讲出来、叫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这是站在你自己角度去讲,你是大法的一粒子,你就应该起这个作用。

  那么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讲,我告诉大家,你们今天所做的一切事情,所有的宇宙的神,不管他是正过来的还是没正过来的,他们都在说我们太慈悲了。(鼓掌)你们知道吗?在这个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的这一个时期当中有多少人被恶毒的谣言、被欺世的谎言所蒙蔽,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着大法和我的弟子,这样的人在未来注定是要淘汰掉的。可是就是这样,我们经过讲真象使他明白事实,去掉了原来的想法与恶念,他很可能就有救了。(鼓掌)我们在向世间讲清真象并不是在搞什么政治斗争、针对某些事情在做什么。我告诉你们,这是你们的慈悲,是你们真正的在度未来的人!”

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说:“大法弟子伟大是因为你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师父讲的法理明确指出大法弟子不只是个人修炼,要“助师世间行”(《洪吟》),要护卫法,在大法遭到迫害时要讲清真相证实法救度众生,同时这过程中也是提高自己。

认识提高后,放下了私心,走出去救度世人。先从本单位开始讲,无论白天晚间只要能有机会就口头讲或给真相资料,有的领导还看了我给的《转法轮》。虽然迫害这几年,他们都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不但再没找过我的麻烦,还保护我。曾经有公安去我们单位找我,被领导打发走了。我这几年的平稳与他们保护有点关系,当然主要是因为师父的呵护。

对自己身边的亲人就更注重用法来引导,同时师父的每一次经文和大法真相材料都给老伴看。老伴原来也隔三差五的去集体场所炼过功,但很少看书学法,只当锻炼身体,迫害后不炼了,孩子被非法判刑后,她还把书藏起来,还闹着离婚。在那种情况下,我就向她讲“真善忍”是正的,人们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怎么会错呢,不要怕。在大法威严和正念的影响下她变了,不但不反对了,还支持我的行动,有时出去遛弯还帮助散发真相资料,孩子回来后,她也认真看《转法轮》也开始修炼了。有几个亲戚明白真相后也向我要书和教功录像,也开始学了。

在面向广大众生讲真相中,主要利用晚上在公共场所如商场菜市场放一些真相资料,几次回老家农村讲真相,有的效果好,有的还没有起到好的效果。总之在正法讲清真相中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就能做得更好,就能救度更多的人。当前对法轮功是什么大多数人都知道了,但是由于恶党几十年的洗脑,还有很多人不知道邪党是什么,对邪党的本性本质缺乏认识,需要我们大法弟子继续做好“九评”传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