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昔日的同修和世人


【明慧网2006年1月18日】

昔日的同修们:

你们好!

忆起在99年7.20以前我们纯净的坐在一起,互相交流着修炼心得,大家当时都在说着什么,你们还记得吗?“今天谁骂了我一句,可是我没忍住,发火了。以后我一定要注意,这样会伤害别人。”“我以前是个药篓子,幸亏学法炼功,我什么病都好了。真是感谢师父啊!”“我现在终于知道以后怎么做人了,要纯纯净净的把自己修个好人”等等。那方净土净化了我们多少人的心灵!那种从内而外洋溢的快乐在真切的诉说着我们得法以后的幸福。

可是99年7.20来了,伴随着是谣言和诬蔑,伴随着是对师父和大法的无理攻击。我对身边的同修说:“电视上它在胡说!我们修了这么久,大法是什么,我们又在其中得到了什么,大家都是知道的吧!”有的同修坚定的走过来了,有的同修却因为害怕自己眼前利益受损失而离开了。望着这些离开的同修,你知道我的心有多难过吗?真的想问问:你忘记你曾经说过的话了吗?你在大法中获得了身体的健康和道德的升华,重新得到了安乐的家庭,为什么就能在让你受益的人被栽赃时,人云亦云的离开呢?更何况中央台的新闻,我们大家都知道是当权者的造假啊!

古人云:“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当我为了师父和大法鸣不平,当我为了挽救世人的善良而失去一切时,有人很不解我问我:“你为了什么?”我说:“救命之恩,当以命相还。”看到世人嘉许的目光,我就想起了同修你们,难道得过法的你们不明白怎么做是对的吗?

多希望你们能回归啊!生命很宝贵,但纯真和善良更宝贵,不是吗?因为干净的生命才是值得珍惜的生命啊!这么多年,为了你们、为了被利益和谎言蒙蔽的世人,我几乎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呼吁着人的良知和天性。经常在我一番良言相劝后,对方却不以为然,你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难过吗?我在不停的责问自己:“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了?不对了?否则世人一定会认同正的。”我不停的在查找自己,归正自己,因为我的生命已经不完全属于自己了,我要为世上善良的生命负责,用我的生命和一切来为他们负责。写到这儿,请不要以为我是个英雄,也许你见到我,你会发现我是个多么小的弱女子,但是我愿意为你而奔波。

虽然修炼人不能动气,但是我真的对江泽民那群邪恶的人充满义愤!它们用欺骗和谎言埋没了多少善良人,让他们无知的跟着它们做恶,用金钱收买世人的良知,最终造成了整个社会道德的大沦丧!当一个社会中的人为了金钱不再有良知和道德的时候,那将意味着什么?那将是一个狼的社会,为了一块肉可以互相撕咬,可以六亲不认。

也许我已经写离题了,没关系。因为我不仅想把我的心声写给昔日的同修看,也想写给世人看,更想写给特务看。当然我很不喜欢把他们称为特务,因为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也有家庭有父母和孩子,不是恶党的机器,我想他们也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好的,但有的迫于生活的压力这么做的,有的是出于对名利的追求一味行恶,不管什么原因都是在毁灭着自己的未来。反过来想呢,你越屈于中共的淫威,它越为所欲为,直到最后,你为了生活,在道义上的退缩,最后会连一点点空间都不会为自己留下,是不是?而且当整个社会对恶党大审判的时候,你们将如何办?我真为你们发愁啊!所以我多么希望你们从火坑里跳出来,不希望你们成为陪葬。而且呢?我记得有位律师的一句话:“我觉得一个人哪怕再穷困,只要他是一个高尚的人,他这一生就是一个成功的人。”我觉得他说的太好了。你觉得是不是呢?

说了很多,也许很多话我说的很罗嗦,但是我用全身心在写,因为我珍视你们,早就远远超过了珍视我自己。


你的朋友:凤凰
2006.1.15晚
于一个冰窖般的小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