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威力使我洗去了旧观念


【明慧网2006年1月18日】在师尊发表经文《志不退》后,自己猛惊醒。再每每重读明慧周刊头版首位上师尊的话:“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实感深奥内涵,必须真修才能体悟到那层次的法理。

由于前一段学法不精進,忙于常人琐事,心性不到位,炼功不静,使证实法各方面忽急忽慢。在请师尊慈悲帮助弟子、点化弟子下,我和老伴(他是老弟子)开始背《洪吟(二)》、背《论语》、目录、第一讲第一节,向脑中装大法。我们同时多读师父讲法、经文,连续下去,才渐渐找到自己的修炼状态。就在这种感觉好的状态下,突然一天接到一个电话,得知某某被非法送洗脑班了,让我赶快通知其他同修,不要打电话给她了。我一听明白了,告诫自己忙中别乱,忙中有序。

当时,我的心还是咚咚跳,怎么办?!我从家中走出来,高强度的发正念,心渐渐平静下来,但一个念头出来了:打不打电话?打!这个时候,不是我个人如何,而是我们一个整体!必须立刻转告她们!共同加大密度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凡能通知的都通知到,形成一个强大的能量场。我找同修们切磋。通过切磋,我们一致认为出现这问题是邪恶在最后的疯狂的迫害,全盘否定它,坚定正信正念,并向内找自己,认为我们整体上是存在漏,主要是学法不深,思想深处有执著。看到对方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没有及时指出,认为对方会通过学法提高的,实质隐藏着一种私心。

尤其是我。我认为个人修好守住自己的心性,不被外来邪恶干扰,坚修到底,是最重要的,别人好坏我不管。我心中对那些邪悟者背叛师父非常反感,远之。在我们地区,有两个邪悟的,我对她们走了极端。其中一个我找到她,用一种开批斗会的语气生硬对待她,另一个用了远之,根本不相见。其他同修去帮助,我却认识不上,只是远之。而这时又出现了一个邪悟的!我的心不太冲动了,但脑中却觉得灰暗了一半:怎么这样?!

由于前一段学法比较精進,所以正念出来,即刻在法上认识到,必须按大法的要求整体提高,共同升华,一个弟子也不能落下。师父苦口婆心的把我从泥潭中拉出,从地狱中清洗出来,使我身体净化了,心性上提高了,得了高层大法,为了什么?是使我成为一个大法粒子,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包括各界众生。而老学员一时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们就应该即刻去帮助她,不能坐视不管。

我从怕中、远离中、从人中走出来,参与了整体提高的过程,并认识到大法弟子正念足是能破一切邪恶的,正一切不正的。当我看到其他同修遇事不惊、清醒、稳健做到一思一念在法上,使我更增加了正念正信。很快大家行动起来,有上网曝光邪恶的,有向当地所在地区发正念的,有发材料揭露邪恶迫害的。

以往我听到、见到明慧周刊登的总是别人的事,现在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实实在在的体悟到了大法的威力,弟子的正念整体的体现,我也是证实法中的一个粒子了。

几天后,某某出来了,我们及时找到她,和她在一起交流,让她感到大法弟子的慈悲,尽管她写了“三书”,我们还是慈悲对待,要她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在同修的帮助感召下,她当场写了严正声明。同修又帮助她复制了近期师父的讲法和经文,鼓励她多学法。在正法洪势推進下,她在师尊像前痛苦反省,决心真修到底,又溶入大法中。

大法弟子重任在肩,想想目前还有很多很多要做的,师尊经文《越最后越精進》要求弟子跟上正法形势,一定要认真学法,做好三件事。

以上是修炼中的一点经历,但却是我心性提高的一个大突破,本人体悟到是大法的威力使我又洗去了旧宇宙肮脏的观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