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儿的癌症痊愈了


【明慧网2006年1月18日】古人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今年64岁,在贫穷与苦难中挣扎了几十年,直到孩子们长大成人,各自成家立业,各有各的工作,大女儿还开了买卖。与别人相比,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很不错了,当时的状态满足了我的心理,觉得生活美满,沉浸在幸福之中。(什么扭秧歌,旅游呀我都参加)

谁知好景不长,风云突变,小女儿突患癌症被医院判了死刑。仿佛晴天霹雳,天塌了一样。问题接踵而来:经济问题,家庭问题……医生说光自费部份一个月就得十万元。我跟其他的孩子们说砸锅卖铁也得给她治。幸福的感觉一点都没有了。孩子做了胃切除手术和化疗,半年后转移到肺,癌细胞淋巴扩散,大女儿带回消息最多只能活半年。我把她接回娘家,打算陪她走完最后的路。

当时孩子头发全部掉光,人瘦得不成样子,每天只能靠米汤维持。四个孩子里我最疼她,惯得她从小嘴馋,现在她吃不了喝不了,晚上躺在床上哭着说:“妈,我想吃这个,我想吃那个……”我不是买不起呀,可她吃得了吗?看着她躺在我身边奄奄一息,我心如刀割,整晚以泪洗面。她被病魔折磨得时不时边哭边说:“妈我不想活了。”弄得我这个当妈的心哪……我只想拿着所有积蓄带着她各地转转,最后死到哪儿算哪儿。

当时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绝望到了极点。这时,我一个表妹(大法弟子)知道了这件事找到我,跟我说:“大姐,我刚知道,孩子太可惜了,有一个功法能救孩子的命。”我听了这句话仿佛见到了曙光,只要能救我孩子的命,什么都行,我根本不考虑别的,满口答应下来。表妹说她弟弟(我表弟)能给我说清楚,当天晚上我就去了表弟家。他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法,功理,实例等),我越听越爱听,觉得希望越来越大。他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告诉我让孩子一天看一讲,看完第二讲就去跟他聊聊。

此后,我每天都带着孩子到表弟家聊天,奇迹出现了。第二次到表弟家,我看到女儿苍白的脸红润了,三天后吃东西不吐了,第五天能吃包子了,第七天就停药了。眼看着她身体现象的变化和她自述的感受,一天比一天好,一个月头发也长出了一层。太神奇了,孩子有救了,我的心踏实了幸福的感觉又回来了。

通过这些神奇的变化,不知不觉中我对大法也有了认识(尽管当时我的心全在女儿身上),通过这巨大的证实冲破了我得法的障碍,当我也想走入修炼时,出现了新的问题,拦挡我得法的新的因素又出现了。

我孙女从小是我看大的,儿子儿媳想管我也不让管,老话说:“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她也是我的心头肉,跟老闺女没什么两样,我在这孩子身上情也很重。

闺女的命有救了,这块石头总算落地了。通过证实我也想跟着一块学法。没想到一天晚上,孙女因为一点儿矛盾离开家不知去向,我对女儿说:“你去找你二叔(我表弟,大法弟子),甭管我了。”我知道女儿学法能得救。我怕孙女寻短见(孩子性格孤僻),我到处找,河边,树林儿,山根儿……,也没找到,急得我够呛,六神无主,什么学法呀,都快忘了,一颗心全在孙女身上。(后来孙女自己回来了)在这个现象中,我的心搅了好一段时间,干扰着我不能入门得法。现在回想起来,我得法也真难呀!还有其它障碍我得法的因素,就不一一叙述了。

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清除了这些障碍,我总算入门得法。我开始和女儿一起炼功。由于女儿身体神奇的变化,家人、朋友、邻居、亲戚等见到我都问:“孩子挺好的?”当时大陆环境恶劣,谁也不敢提法轮功,我也有怕心不敢说实话。当晚同修对我说:“如果一个老中医救了你闺女,他又被迫害的时候,不管别人对他有什么看法,你连句实话都不敢说?是不是法轮功救了你闺女?凭着做人的良心,你也应该说句实话吧?是“真、善、忍”的大法救了你闺女,“真”“善”“忍”三字头一个就是“真”,你连句真话都不敢说吗?“就这样,当再有人问我时,我总算能硬着头皮说一句:“学法轮功好的。”其实当时也只是凭着做人的良心。

后来,同修又引导着我看师父不同时期的法,这时我才明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任务。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任务后,在以后的证实法中有了明确的认识,也明白了当初同修救我女儿的出发点和目地(证实法,救度更多的众生)

所以在以后的证实法中,从人家问我到我去跟人家说,从被动到主动,从一个常人在良心的基点上做,到大法弟子带着明确的目地去做,逢人便说,逢人就讲(包括社区活动,扭秧歌,婚丧嫁娶等各种环境中),用女儿的事实,我不但能证实法,最后还能讲真相了。

以上所述,是我由苦难到幸福,由幸福跌入灾难,又由灾难走向真正的幸福一一入门得法的简单叙述。在今后修炼的路上,我有了明确的目标,就是师父在法中说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任务。我应该多学法,修正自己的同时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用师父,用大法给予我的智慧去救度众生,更好地实现我在史前所发的洪誓大愿,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