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讲真相点滴

【明慧网2006年1月18日】我一直在外地打工,有几年没回家了,主要是没钱。去年底,结帐有三千多块。我想,要让家里的人明白大法真相,就得回去一趟,这钱就不够。想了好几次,决定修去私,回家讲真相

我回家了。家中气氛很不好,彼此就象路人。去看在外干活的父亲,都不认了。我觉得心酸。一会儿我明白过来了,这是旧势力的细致安排,让我出外挣不上钱,在家有大矛盾。亲人见我不给家里钱,就认为我不管他们只顾自己,他们对外也这样讲。我的形像简直就是不孝。

其实我出外打工这几年,是干了活也拿不上钱,有时连饭都没得吃,上面没钱下来。我一边调正心态,一边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要挽救这里的人。此念一出,顿时觉得心里充满能量,出了慈悲心了。

但就这么直接讲真相,亲人也只是应付,他们心里的结没打开。是啊,常人是用利益来衡量的,讲真相得符合常人的胃口,先顺着他的执著,慢慢的思想才能转过弯来,才会接受的。

我大哥二哥都比较有钱,大哥有两幢四层楼的房子,家里是大屏幕的背投;二哥花6万在镇上买了楼房。可前几年他们却不让我拿父母的钱学技术,他们希望我在家供养父母。我放弃个人的恩恩怨怨,给家里买了纯平彩电,后来又买了VCD,还准备把闭路给牵上。母亲的态度有了转变。

舅舅在亲戚中很有威望,时逢母亲生日,亲戚都有来了,我招呼着大家,亲亲热热的说着在外的见闻,随便一个头绪我都能讲到真相上去。舅舅虽然信其它教,但慧根深,对法轮功并无多大成见,道理一讲就明,他笑着说:“你不知道,共产党是无神论。”我就接着讲中共的邪恶本性,讲《九评共产党》。吃完饭,大家要回去了,舅舅一再对我说:“以后到我们那里来耍嘛。”

我一直没去,有一次在街上碰见,舅舅说:“有空去我们那里耍嘛,你舅母也在呢。我们一般都在屋里。”他明白的一面多么想再听真相啊!

随着亲人的好评,家乡的环境开创出了一部份。我在村上的一条必经之路的大石头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山上几个村的人赶集都会看见的。

家乡的人,我不能放过不救。今年我还会回家讲真相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