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信师信法


【明慧网2006年1月21日】近来,在我思想中经常出现对师父不敬的念头,这些念头非常坏,对师父非常不敬,尽管我不承认它是我的思想,也经常发正念清除它、排斥它,但还是经常出现这些很不好的念头。在阅读《明慧周刊》的过程中,很多同修都谈到了信师信法的问题,我觉的谈的很好,对我的启发也是很大的,从中我也有所领悟、有所收获,想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以求共同提高。

我认为:信师信法、敬师敬法是修炼的关键。这一念越强,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就会做的越好、越安全,救度众生的效果也会越好。如果这一念不强或根本就没有,那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更谈不上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了。我们在修炼中,在反迫害中,就是要不断的加强这一根本正念,直至达到坚如磐石、金刚不动的成度。

记的在邪恶的洗脑迫害中,自己明知道是错的,但还是主动向邪恶妥协了,教训是极其深刻的。究其原因,就是在信师信法这一根本问题上没有正念。当时,脑子中最强的念头就是怕被送進劳教所长期关押迫害,怕被邪恶残酷折磨,怕受不了酷刑,怕平凡而舒适的生活从此结束,反正脑子中不断的翻腾着人的思想杂念,根本就想不起师父和大法了,即便有时能想起来,也是持怀疑态度的,根本没有正念。这不正好给了邪恶一个迫害自己的最大借口吗?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大陆有些学员在迫害很严重的时候,你甚至于不能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对待,你满脑子常人思想,被迫害中执著着常人的安逸生活,你说怎么能把你当作一个神对待?历史上那些账都怎么算?就这样就过关了?所以种种原因哪,方方面面这些因素啊,都不是用人心能够衡量的:修这么长时间不是白修了吗?就那么被迫害死了?师父不是保护大法弟子吗?怎么保护的?是,我保护大法弟子,可是你在临死的时候你都没有想你自己是大法弟子,也没有想到还有我这个师父,想的是:我要死了,这不白活了吗?我孩子谁管哪?我老婆要改嫁了?被迫害的很严重的时候,他不是喊“师父”,他喊“妈呀妈呀”甚至喊天喊地;我阻挡迫害时,那旧势力与宇宙的众神都说,你正法得有原则呀,你正什么法?你把不正的东西拿去当正法吗?那是你弟子吗?你看看,他认你是师父吗?越迫害他反而人心越多。不是在被迫害中越迫害越坚强,正念越来越足,抵制迫害。那你说这怎么办?”

在平常的修炼中,自我感觉对法的认识、自己的心性和状态都还不错,为什么被邪恶迫害的时候就不行了呢?其实很简单,就是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没有去做证实法的事情,也没有重视发正念,这不符合正法弟子的要求,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修炼。既然信师信法、敬师敬法是最大的正念,那就只有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中反复锤炼才能树立起来,否则,自我感觉再好都是很脆弱的,都是不可靠的。

记的刚开始发放真相资料时,心里确实很害怕,腿都有些发软,发着正念也是胆胆突突的,但是,心中不断加强一念:我就是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就是要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决不允许任何干扰和破坏。就这样,第一份真相资料安全的发出去了。不断的做,在做的过程中不断的修自己,不知不觉中自己的怕心越来越弱了,从中我也经常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加持。我深深的体悟到:我们的正念、我们的一切都从证实大法中来,同时,只要真的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往往都是人心执著把我们自己障碍住了。

邪恶的迫害是以毁掉我们的修炼意志为目地的,当我们心中只有师父、只有大法时,邪恶还会存在吗?无论是思想业的干扰,还是共产邪灵和一切邪恶因素的迫害,都会在我们信师信法、敬师敬法的根本正念中烟消云散。师父在《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中说:“可有的人在临死的时候不害怕,嘴里还念着阿弥陀佛,你说他不去极乐世界?什么都放下了,生死对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当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尊敬师父、尊敬大法这一念坚如磐石、金刚不动时,我们还会有生死的概念吗?任何一个人心和执著都不会存在了。

个人感受,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