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一思一念


【明慧网2006年1月22日】经常听到这样的话,比如某某同修被迫害,就有人说:“他正念那么强怎么还出事了?”要不就问:“怎么出的事?”要不就什么什么说了一通,用不上几天这些话就能传很大范围,还能传很长时间。甚至还有的人认为“出事的同修都是比较精進的”,好象只要精進就能出事儿一样等等。我觉得同修被迫害,我们不应该在事后评论同修的什么什么,除了正念营救外,我们整体都要找自己的原因。

同修被迫害,有没有我们自己执著的东西强加给同修?比如公认某位同修正念强,结果同修被迫害了,反过来又疑惑:“不是都说他正念挺强的吗?肯定有什么漏!”无意中承认了迫害、加重了迫害,帮了邪恶的忙。特别是对协调人和资料点的同修,认为他们了不起,修的好,心性高。其实,我们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大法赋予了我们不同的智慧和不同的能力,我们处在整体的不同位置,各司其责,都是必不可少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不分正法工作项目 大道无形有整体》评语)

同修修的好与不好,正念强与不强不是嘴上说的,也不是做了一些大法的工作就能代表的,正念正行是相辅相成的。当然不是说我们就以后不敢再认同那位同修修的好,或者不能帮助同修查找原因了,那又走向另一个极端了,关键是我们的心动不动,怎样动。谁修的好,他是在大法中修的好,“比学比修”,学的是法而不是学人。看到同修修的好,能找出差距使自己精進起来,这才是我们需要的。假如我们都去针对人,那么对针对的同修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旧势力是不是又发现了一个“焦点”?那么会不会为去我们的心而加害同修呢?

同修在一起是互相圆容的,谁有不足要当面善意的指出来,帮其弥补归正。而不是渲染这些不是,加大这些可被邪恶钻空子的物质。尤其面对正在被迫害的同修更是如此,否则,同修在被迫害中不但要找出自己的执著,否定迫害,还要破除我们无意中给制造的障碍。

“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我们的一思一念会促成事情的发展方向,目前邪恶非法关押那么多大法弟子不能说和我们的一思一念没有关系。也经常听到类似这样的话:“某同修在里面怎么样?”“能怎么样,那么邪恶的环境,能那样就不错了。”看似体谅同修,可这种念头发出来是不是在抵消着狱中同修反迫害的力量?是不是加持了邪恶的场?如果很多人都这么想,是不是会把被迫害的同修抑制在那里?邪恶也找到了加重加长迫害的借口。

还有,当听到谁谁状态不好时就开始评论其什么什么,而不是正念解体企图迫害同修的邪恶,帮助同修在法中快速提高上来,从而使邪恶的企图破灭。对一些邪悟的人和由于种种原因放弃修炼的人也是这样,做了几次工作没见到效果或效果不大就认为其不行了,没有一个坚信其必能回归法中的正念。在对常人讲真象不成功时,思想中往往也容易将其划为不可救度的行列;却不是看自己是不是没有把真象讲到位,或者讲得高,或者是其它什么原因。还有的传什么敏感日,邪恶下达指标,抓人凑数等等。用人心衡量迫害,没有做到理性的提醒同修注意安全,正念清除邪恶的企图。以上种种都是有意无意的承认了迫害,给他人与自己制造麻烦。

师父《2005年旧金山讲法》说:“出现什么问题大家都心不动,每个学员除了作为大法弟子我能帮你我就帮,没有什么可浮动的;我帮不了你也要正念对待这个问题,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用人心去执著,不在思想中加深这些问题,关系都摆的很正,没把它看的很重,非常平静。旧势力觉的太没意思了,这些人不动心啊。这些人都不动心,这有啥意思哎?不管了。”

大法弟子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贺词》)”,是有相当责任的。如果由于我们在修炼中不正的念头而造成大法的损失,同修被迫害,世人得救的障碍,而这些实实在在的损失却是因为我们平时就应该注意的一思一念所促成的,这将是怎样的痛心!

修炼是严肃的,我们不能只看别人的不足而忽略了修自己呀!更不能不为别人和众生得救着想啊!所以我们真的要净化自己的一思一念,用法来衡量,这念头从哪里来?会带来什么影响?从而肃清旧势力安插在思想中的任何逻辑,堂堂正正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表里一致,真正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个人见解,不正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