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娜”事件――通篇的谎言与中共的迫害自白


【明慧网2006年1月22日】每年的年头与年尾,中共邪恶集团都不忘制造谣言嫁祸法轮功。但让中共无奈的是,谎言一个比一个愚蠢,一个比一个苍白无力。最近中国大陆的各大网站刊登了一篇所谓关于吉林赴英国打工女的文章(以下称《吉》文),恶毒抹黑法轮功,还把中领馆打扮成“英雄”,再次让人看清中共的无耻。《吉》文不仅颠倒黑白、谎言连篇,更是一部中共的迫害自白书。

1.为帮助荣玲娜法轮功学员付出了多少?

看完荣娜(真名为荣玲娜)的事件经过,第一个感受是:为帮助荣玲娜,那些法轮功学员付出了多少时间、精力和无偿的经济帮助啊。

有过海外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在发达国家没有合法许可是不能打工的,非法滞留更是很危险的,一旦被发现就可能被拘留和遣返。荣在英国是非法打工,涉及到法律问题,谁都知道这是一件很棘手繁琐的事情。要解决问题,你得找律师、与政府部门交涉。如果不是当地法轮功学员的善良,谁愿意去花时间精力和金钱帮助这么一个人啊?不是专业干这行的,给你多少钱你愿意?何况荣是个打工女,手头并不宽裕?

有点生活经验的人也知道,一般人在国外是不能随便找律师的,因为费用总是很高。在英国,有的律师一个小时就收你100英镑。找律师换身份,如果20个小时能办下来,你大可以谢天谢地。荣为转换身份交了800英镑,就说别人骗光了她的钱,如果不是荣自己没了良心,就是《吉》文的作者太弱智了。

在法治国家如果被警察拘留,并被限制行动,那就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如果不是法轮功学员好心,把荣保释出来,荣还得在拘留中心呆着。是法轮功学员夏泽为荣支付了保释金,对法庭作了承诺,给荣无条件的提供食宿,还交纳了2000英镑的律师费,才把她保释出来。但法庭保释是有一定条件的,保释人得负责被保释人的行踪,不能出问题,荣才有可能被保释出来。做保人的义务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承担的,谁愿意吃饱了没事干要对一个人的行踪负这种责任啊?为此夏泽等法轮功学员要费多少心神啊?如果象《吉》文所说是所谓的“胁迫”,为什么夏泽还打电话给荣的母亲告知荣的情况,而荣还可以随时接听到国内的电话呢?

荣身体不好,当初保释就是因为她提出不习惯遣返中心的食物,才要求法轮功学员把她保出来。学员为她付了那么多律师费,安排她住在家里,怎么可能“每天”给她吃方便面呢?从造谣文章的描述中,人们也可以看到荣在家是可以自由行动的。谁会相信,在一年半的时间里,那冰箱里只有方便面?又有谁会相信,全身浮肿是因为吃方便面?

事实上,真正的法轮功学员,通过炼功身体通常都是很健康的。荣身体底子不好,让夏泽带着她去看医生,药是医生开的,药费还是夏泽垫的。《吉》文竟然影射法轮功学员“下毒”,这也算得上千古奇闻了。真不知那位开药的医生看了那篇造谣文章会如何感受。

2. 关于荣玲娜学法炼功

造谣文章里声称,有人每天让荣玲娜读几个小时的“法轮大法”,还要打坐炼功,并说荣不热心因此而有人专门跟着她。前文已经说了,有人陪着荣,是因为法庭对保人规定的责任,不然保释人就违法了。但这种陪同决不存在什么强迫、威胁的因素。《吉》文故意把两件摸不着边际的事情扯在一起,给人制造错觉。

那么学法炼功呢?大家都知道,学炼法轮功是自愿的,没有人强迫。造谣文章里没敢交代,荣在2003年6月出国前曾经练过法轮功,出国时还带着大法书籍来到英国。荣玲娜后来会碰到法轮功学员迟红帆,是因为荣当时也在炼功。后来荣在爱丁堡与当地法轮功学员们一起炼功,荣还多次与别的法轮功学员说起她炼功的快乐感受,并多次拿出日记读道:“我终于又能够学法炼功了!”

甚至有一次警察发现荣在英国没有合法身份,要把她送上遣返飞机时,她一边挣扎一边用不流利的英语喊:“中国迫害法轮功!”“我不要回中国!”移民局的工作人员才临时作罢。这说明,荣是自己想炼法轮功的,而不是别人强迫的。

3.“营救”的谎言

可以想象,荣没有合法身份,经济也困难,再加上家人的牵挂,自然压力不小。在荣等待英国相关部门的答复中,荣更大的恐惧是一旦被遣返回国,会遭到迫害。最终,在巨大的压力和害怕回国遭受迫害的精神恐怖下,荣玲娜选择了放弃修炼,走進中共大使馆要求回国。

作为英国政府来说,他们本来就不希望看到有人以非法身份逗留。当初要把荣玲娜遣返回去,是荣自己坚决不愿意。既然荣现在想回去,那当然是顺水推舟的事情。而法轮功学员,当初不过是因为看到荣想修炼,而大陆正在发生迫害,所以想帮助荣留下来,或者希望挽留荣,不要出现回国被迫害的事情。如果荣自己一定要回去,那谁也不会强行挽留。

《吉》文说荣跟母亲通过电话,很快就跑到中领馆去了。把中领馆描绘成“人质解救英雄”,不知领馆的人看了会不会害臊?

4.是谁迫害了荣玲娜?

荣玲娜本来有心修炼,也可以从中受益。但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被迫放弃了修炼。荣从坚决抗拒遣返回国到自己走入中领馆,这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直接结果,其中的过程充满着恐惧、斗争与痛苦。

不仅如此,从《吉》文的出笼看来,她主动投向中领馆并没有让她摆脱再次遭到中共迫害的厄运。《吉》文出笼,充分说明她和家人都遭到了当局的压力。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在中共的巨大压力之下,荣不会做出对自己的恩人倒打一耙、恶毒攻击的事情,是中共的迫害吞噬了她的良心。

喉舌媒体刊登《吉》文,不仅是对法轮功学员的攻击迫害,也是对荣和其家人的迫害,同时也是对不明真相的国人的洗脑迫害。《吉》文如同中共又一次迫害的自白。透过《吉》文通篇的谎言,人们不难看到文章背后的恐吓、高压、伪善和造假。中共迫害了荣玲娜,最后把自己打扮成“营救”的“光辉形象”,这正是中共迫害中国百姓的一贯手法。哪一次中共迫害别人的时候不说自己是“伟、光、正”呢?哪次腥风血雨不是被描绘成“春风化雨”呢?

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于这场让很多喉舌媒体大书特书的所谓“营救”事件,竟然连英国中领馆自己也不敢刊登,连中共官方网站所谓人民网都不敢刊登,而只敢让二流的喉舌媒体刊发欺骗民众。可想而知,说谎者在造谣时是多么的底气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