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见不得人的罪恶


【明慧网2006年1月22日】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是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这里的管教采用各种恶毒手段折磨、毒打坚信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洪鹰、周瑞花、霍燕等竟公开在操场上施展暴力,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背飞、打耳光、拳打脚踢、揪头发等折磨。

常州市大法学员王玉琴,在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后,于2002年正月30日含冤去世。一法轮功学员曾经因拒穿劳教人员服装,大热天被迫在大庭广众之下赤身露体,曝晒侮辱;另一法轮功学员曾被迫站在水中同时被用7、8根电棍电;还有恶警令人发指的用烟头烫女学员阴部。

太仓法轮功学员赵玉梅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句东劳教所遭电击等酷刑折磨,因惊吓致精神失常。南京法轮功学员孔庆美,约50岁左右,被绑架到句东劳教所迫害三年到期后去向不明。南通大法弟子李丽劳教期满不让回家,被非法加刑八个月,李丽绝食抗议,恶警强行拖她出工,有一次昏死在现场。

寒冬腊月,劳教所恶徒们只允许法轮功学员宋翠萍穿一件单衣,然后将两个小板凳间隔摆放,强迫宋双脚踩在凳子上蹲着,宋蹲一会就栽倒在地上,恶徒们把她拉起来再蹲,再一次栽倒地上,直至宋的头上穿孔缝针才罢休。南京法轮功学员奚留英的眼睛被犯人打的发黑发紫,肿的看不见东西,才到医院治疗。

恶警洪鹰个子短小,从99年到现在一直都在做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是劳教所里最毒的恶警之一。由于长期参与迫害好人,长相凶恶,满脸横肉,连笑也是皮笑肉不笑。她已经失去了正常人应有的健康心理,扭曲变异的心态,使她走路、说话、各种表情时时都表现的怪异凶残,已经完全不具备一个正常人的标准,虽结婚数年却一直不能生育,正应了那句“坏事干尽,绝子绝孙”的古话。由于恶警洪鹰迫害了众多的坚信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短短几年中被中共恶党江氏邪恶集团从一个小干事提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教导员。洪鹰恶警经常指使吸毒、卖淫罪犯谩骂、体罚、殴打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江苏省镇江市句容句东女子劳教所就是江氏邪恶流氓集团专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的冰山一角。这座外表华丽的监狱是江氏邪恶流氓集团骗取人民的血汗钱,耗费巨资于2001新建成的,这里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包藏着恶警已经干了几年而且现在还在干的见不得人的罪恶勾当。


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

电话:0511-7706336、7201159
教导员:洪鹰、赵玉兰、周瑞花、郑琪慧
队长:曹春梅
所长:牛忠萍
教育洗脑科长:徐新珍
队长:李云,曹春梅,张燕,周英
干事:丁慧

洪鹰及其他恶警一伙的犯罪恶行(犯罪时间)

把法轮功学员关进黑屋子,毒打学员时,初期为了怕外面人听到被打者的叫喊声,恶警在院子中的喇叭里放噪音,以此掩盖其犯罪活动。(2001年)

用凳子狠命砸学员的头。(2001年)

一个五十多岁的学员脚的上部被恶警踢成骨折。(2001年)

有的学员手心被恶警一下摞上四五个电棒电,手心被电出大泡。(2001年)

有的学员长达四十多天一点觉也不让睡,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从此疯了。(2001年)

洪鹰和其他恶警经常采用迫害手段,已习以为常,当着众人的面指使吸毒、卖淫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院子中强行扒光学员的上衣,强迫穿劳教衣,学员不从,吸毒犯和卖淫犯便对学员疯狂谩骂、羞辱、又踢又踹,洪鹰和其他恶警在旁边更是火上浇油,狂笑凶狠大骂。(2002年)

法轮功学员坚持真理,对恶警的无理要求不从,就会被恶警指使下的吸毒犯、卖淫犯抓着手脚在粗糙的水泥地面的院子里拼命托蹭,裤子被磨破,臀部被蹭出血。(2002年)

喊冤的学员嘴和脸被打肿、打出血。(2002年)

有的学员被迫害得皮包骨,两腿都不能站直。(2002年)

强迫学员成天成夜的站立,不让坐,不让睡觉,学员被折磨得受不住,一打盹就会被罪犯们打骂,或一跟头栽在地上,又被罪犯们嘲笑、谩骂、殴打。(2001年至2006年)

长期不让洗澡,有时冬天却让学员用冰凉的水洗澡。(2001年至2006年)

被强迫超时劳动,不管年纪多大都被榨取劳动,为邪恶挣钱。(2001年至2006年)

对不屈从的学员超期关押,有的被超期长达两年多,最少的也被超期三个月。(2001年至2006年)

用各种邪教书籍,造谣惑众的邪教录象不停的给学员灌输毒素、洗脑。(2001年至2006年)

有些年纪大的学员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20,却仍不放人。(2001年至2006年)

纠集那些邪悟者对学员狂喊乱叫的所谓搞转化。(2001年至2006年)

强迫学员抄、背邪教的监规,抄写邪教的文章,强迫学员写中意恶警的所谓心得,逼迫学员写所谓的三书五稿,破坏着人应有的良知,诬蔑最神圣的真善忍宇宙大法,逼迫善良的人对真理犯罪。(2001年至2006年)

有的学员长期遭受多种折磨,被迫害的吐血,出现休克状态。(2001年至2006年)

由于长期遭受恶警迫害,很多学员浑身长满了疥疮,不忍目睹。(2001年至2006年)

把学员家人送来的食品倒进垃圾堆。(2001年至2006年)

长期不让不屈从的学员接见来探望的家人。(2001年至2006年)

对在狱中敢干揭露管教恶行的学员进行更加凶残的迫害。(2001年至2006年)

诱骗威胁学员写吹嘘表扬恶警的文章,威胁并暗示学员要家里人给劳教所送锦旗,否则会有大罪受。 (2001年、2002年)

在所谓的上级来检查时,徐新珍、周瑞花、陆学芹、洪鹰、吴洁、唐国防、刘所、缪教等都会把正在被强迫劳动的法轮功学员赶进号房,假惺惺的做出又是读又是唱的样子,演出一幅关心学员的假相,等检查人员一走,就急急的又把学员赶出去劳动,劳教所的恶警不但欺下还要瞒上。因其多面欺骗性手段,被造谣媒体又采访又上电视表扬,被邪恶评为先进。(2001年、2002年)

不让上厕所,大小便都拉在裤子里,也不让换下来洗。(2003年至2006年常采用)

强迫学员在厕所里两只脚大叉开各踩一只小方凳长时间的蹲着,且不让睡觉。一会儿腿就受不了了。一打盹一点头就会一头栽下来,把头磕出大口子,鲜血直流,还要遭到罪犯们恶骂。(2003年至2006年常采用)

把学员关进夫妻房,采用更卑劣的手段毒害学员,以达到所谓的转化。(2003年至2006年常采用)

为达到所谓的转化学员变换着各种邪恶手段。(2001年至2006年)


法轮功学员只为信仰真善忍就被邪恶的江氏中共流氓集团非法关押,使用酷刑。恶警们为了所谓的政绩,对善良的人们犯下了滔天大罪,在不久法律健全的社会里,他们一定是被正义清算的对象,这是历史的规律。

在此再次严厉告诫那些还在对法轮功学员行恶的洪鹰一类的恶警们,不要无视历史的教训,不要无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作用,更不要无视法轮大法学会的公告。否则就是江氏及其邪恶集团的替罪羊、陪葬品,一起随着江氏邪恶流氓集团被押到正义的审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