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骂街口不择言 保释被诬称绑架


【明慧网2006年1月23日】在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预言般的名著《1984》里,主人公温斯顿在政府的“真理部”工作。这个听起来很“冠冕堂皇”的部门,其工作性质与听上去同样“冠冕堂皇”的新华社差不多,主要负责党的宣传。温斯顿在记录科工作,每天的例行公事是编辑修改过去的报纸、档案资料等等,因为真理部不仅负责出版当天的报刊、杂志,也负责回收、修改并重印过去的旧报刊、杂志等资料,以保证“与时俱进”、不断变化的党所说的话不至于前后矛盾,确保其“永远正确”。

有句俗话形容一个人满口不着边际的谎言,讲这人“吹牛都不打草稿”。尽管乍一听起来这个说法挺可笑的:吹牛本来就是不着边际的事情,打什么草稿?其实这话是说,一个人撒谎太离谱了,如果违背了常识就没人相信了。特别是惯于撒谎的人,还得记性好。因为谎言多了,不免存在前后矛盾、无法自圆其说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对于中共来说并不新鲜。昨天还带着高帽子被全国批判的“叛徒、工贼、内奸”,今天又成了忠诚的“某某阶级革命战士”;原本是靠自己劳动“先富起来”的一部份人被当作剥削阶级杀掉、资产被没收后,另一批天晓得靠什么途径“先富起来”的人又被捧红……不过时代毕竟不同了,《1984》作于上世纪40年代末,而如今1984年都已经过去20多年了。随着时代的发展,为“党”修改历史的事情也越来越难了,尽管“党”下令“历史问题易粗不易细”、“不要纠缠历史,要向前看”、下令封堵删除涉及真实历史的互联网文章,甚至下令抓捕、封杀“死心眼”研究真实历史的学者,但有些刚刚发生的事情,在人们脑中记忆犹新的时候,就不太好办了。这几天在中共控制的各大网站上转载的所谓关于《吉林赴英国打工女遭法轮功分子迫害两年》一文,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文中绘声绘色的讲了这么一个细节:“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荣娜开始生病,全身浮肿。服用夏泽帮助开的药以后,荣娜更吃不下东西……”

这段语焉不详的描述,企图暗示读者,法轮功学员夏泽意图“谋害”打工女荣娜。这里暂不讨论是否存在所谓谋害的动机问题。中国民众都知道,“党的喉舌”们一向“教育”民众,法轮功教人“生病不吃药”,所以“害死”了人命若干等等,中共不是还以此作为镇压的借口么?按《吉》文中所说,“夏泽每天让荣娜读几个小时的‘法轮大法’,还要打坐练功。”既然如此,夏泽也应当如“党的喉舌”们所宣传的那样,在荣娜生病后强制其不吃药才对,怎么倒主动为其开药?《吉》文的描述岂不是与“党”过去的宣传相矛盾了么?不知道以前“不让吃药”的宣传要不要改写?

文中透露所谓荣娜被监控的原因是,由于在英国非法居留被警察抓捕,“一个叫夏泽(音)的华人把荣娜保释出去带回家。”荣娜此后在夏泽家的生活就被描绘成被羁留、控制。

这又是违背常识的“吹牛不打草稿”的例子。事实上,稍微了解英美司法制度的人都知道,保释是针对被告人(在这里,是面临被遣返回国而紧急提出避难申请的荣娜)的一种非羁押性强制措施。被告人既可以选择继续羁押,在大部份情况下也有权选择保释。保人夏泽不仅要交一大笔保释金,还必须向法庭做出承诺,保证荣娜每天居住在保释文件中所承诺的明确居所(在这里显然就是夏泽家里了),保证被告人按照保释要求出庭,原则上还要保证被告人不得长途旅行——通俗一点就是保证警察要找荣娜的时候随时能找到。保释期间荣娜要擅自离家出走的话,不仅是严重触犯法律的行为,而且还要连累保人夏泽。因为既然是强制措施,就没有那么多自由了,只不过不必呆在拘留所而已。如果把这叫做“以监护人身份控制自由”,甚至绘声绘色把荣娜描写成被“绑架”的人质,那么“合谋”羁留、“绑架”荣娜的应当是英国警察。保人夏泽不仅要承担法律责任,交纳昂贵的律师费、保释金,还要负责没有经济来源的荣娜的免费吃住,“绑架”这样的人质,有何益处?!

更可笑的是,文中还有这样一个“惊险镜头”:得知荣娜走进使馆后,“夏带着一些同伙将大使馆团团围住,企图阻止荣娜回国。大使馆在当地警方的建议下,将荣娜安置在一个安全的住所,并立即安排其回国事宜。”似乎英国法律对“绑架案”处理上大有漏洞,且警方都是无能之辈,对“绑架”荣娜的人手足无措,任凭对方围困使馆,甚至连警方自己负责保卫的中国大使馆都不安全,还要另找个“安全住所”。这不禁让人生疑,这件事到底发生在动荡不安的伊拉克,还是在社会秩序正常、连王室成员犯法都与民同罪的法治国家英国?实际上英国对于妨碍、限制他人自由是有很严厉的法律的,不要说羁留、围困他人,就是盯梢、跟踪都会被视为骚扰罪的。这种下三烂的“惊险镜头”描写只能把“党的形象”越描越黑。

事实上,根据几位当事法轮功学员叙述的事实,荣娜(原名荣玲娜)原本出国前就练过法轮功,因为非法居留曾被警察抓捕过一次,在面临被遣返的紧要关头,她声称自己是法轮功学员,申请政治避难。这时法轮功学员莫正芳、夏泽等都伸出援助之手帮她。在等待难民身份批准的日子里,荣娜心情紧张不安,因为如果难民身份被拒绝就会被遣返回中国。以前曾有德国的法轮功学员姜仁政在申请难民失败后,被遣返回中国,随即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被劳教3年。最终,在巨大的压力和害怕回国遭受迫害的精神恐怖下,荣玲娜选择了放弃修炼,走进中共驻伦敦大使馆要求回国。所谓围住使馆云云,都是痴人说梦。

说到这里,对稍有理性头脑的人,是非、真假已经一目了然。可以说,如果没有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荣娜决不会做出这种违背自己良知的选择。六年多来类似的低级下流的谎言不断出自“党的喉舌”,想要各种谎言前后照应也越来越难。实际上,“喉舌”们也并没有指望人们相信它的每一个谎言。因为修改历史越来越难,民众也知道“喉舌”的信誉越来越烂。这就跟泼妇骂街似的,泼妇并不怕自己的信誉如何糟糕,只是不停的编造各种离奇而耸人听闻的流言、恶语,听者只要抱着一念:尽管泼妇骂街不可全信,但这么多事不可能都是编的吧?那么泼妇中伤对手、煽动仇恨的目的就达到了。不过,看穿中共流氓把戏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了。不是已经有740万人公开宣布退党了么?相信这个雪球很快会越滚越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