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们的心是通着的


【明慧网2006年1月24日】“喂,你等等我呀。”在德国著名的旅游城市罗滕堡(Rothenburg),气喘吁吁的跟在儿子后面的我用中文喊着,儿子踩着滑板,顺着坡往下滑,到了坡底,他终于停下来等我了。

儿子旁边站着一组日本游客,其中的一位妇女,看上去六、七十岁的样子,正笑眯眯的看着我们,并用很生涩的中文对儿子说:“要等妈妈呀。”我很惊讶的也搜肠刮肚想出了两句半日语向她打招呼,那位妇女接着用很有限的中文跟我交谈。

原来她小的时候曾经在中国的东北住过,是日本人在中国的遗孤,战后留在东北,后来又回到了日本,中文都忘得差不多了。我想,相见即是有缘,要如何告诉她法轮功在中国被中共迫害的真相呢?我手头又没有日文或英文的真相资料,于是我尽量简化语言,同时我在纸上写字,希望她能看懂。我告诉她,共产党干坏事,迫害法轮功;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她一个劲的点头,我说法轮大法好,她就跟着我说。

突然她抱着我的肩膀,非常兴奋的一遍一遍跟着我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那一刻我觉的我们的心是通着的,没有任何语言障碍,似乎从很久远之前就等待这一刻了,她看上去什么都明白,从心底在呼唤着大法。分手之后,我看见她很兴奋的将刚才的事讲给朋友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