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被旧势力钻空子的深刻教训


【明慧网2006年1月24日】修炼的路是严肃的,尤其到了师父正法進程最后的最后阶段更是如此。稍一放松自己,旧势力就会千方百计钻我们修炼中有漏的地方進行迫害。下面是我一次刻骨铭心的小小经历。

我是97年得大法的,得法后,原来弱不禁风、一脸灰黄的我很快换了健康美丽的青春容颜。99年邪恶铺天盖地的谎言使我短暂的婚姻彻底走向破产。在我彷徨之际,是师尊以无量的慈悲安排同修走進我的单身宿舍把我拉上正法修炼之路。

我常在内心十分感谢师父给我如此惊人的毅力。我嫂子在一次发真相材料被蹲坑的恶人非法抓捕,被非法劳教已近一年,后被非法劳教两年。近一年来,我与母亲(同修)艰难的支撑着我们这个在常人看来苦难的家庭—瘫痪在床的祖母、双眼失明的父亲、残疾的哥哥及两个年幼的侄儿。我几乎每天都是下班着急的买菜、洗衣、为祖母洗漱、洗碗(过去这些都是嫂嫂做的)。

前几天夜晚,梦见我家的水管到处漏水。醒来后头很疼,也知是师父点化我修得有漏,但浅浅找一下心性便又睡着了。第二天仍是头晕脑胀,上班时办公室同事见我如此问是怎回事,我抱怨说是近来工作太忙,抱怨领导不该如此给我重压,害得我积劳上火,惹来头疼。但我仍告诉同事:“明天就没事”。可明天依然头疼!且更严重,并伴有呕吐。早晨勉强吃了几口稀饭就到单位去。可上了一个钟头的班就撑不住回家了。躺在床上从上午9点一直到下午3点,边听着师父讲法录音,但更多时候是昏睡。下午3点多钟清醒过来,但头依然疼。

我意识到了这种状态的不正确,开始一番彻底的向内找。是呀,近一年来,法也学、念也发、真相也讲,劝三退也有一点点成绩,自己早早退出了邪党,偶而也帮同修做点真相资料。那是什么使得我状态如此不正确呢?一定要找,一定得找到!也许师父见我动了真念,马上让我找到一大堆:例如我在为祖母洗漱时尽管嘴里没说什么但内心总因其脏而嫌弃;侄儿没有按我的要求做时我那恶党文化熏染下的严厉态度;我对掉队的同修没有尽最大的善念去关心她;我总是看到他人的缺点;我在办公室里与同事的谈话愤愤不平也时而有之;当同事明白了大法真相后我便放松了自己大法弟子的形像。啊!我的精進只是表面,这一切都是站在为我为私的基点上,这能骗得了谁呢?我的善念哪里去了?我这像修炼人吗?师父要我们修成的无我无私的正法正觉是这样的吗?我没有修好自己,没有开创祥和的环境。即使做了大法的事,那不也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吗?旧势力随时会毁了我呀!

我十分震惊、彻底醒悟。一看钟已躺了6个钟头,翻身起床,头疼倏的烟消云散。匆匆喝了杯水,便开始了往日的家务活,轻轻松松干到6点发正念后吃晚饭。次日正常上班。我又找回了刚得法时那纯正心态。

虽是短短的经历,对修得好的同修来说决没有这样的关。但我要牢牢记住教训,时时警惕自己。像师父教导我们那样去做:“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

成稿时,同修告诉我,我首次投稿已在明慧周刊登出,我深知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因为几年来我之所以不敢投稿的原因是怕受过高等教育的我写出来的文字恶党文化的痕迹太明显。是明慧同修的辛勤耕耘及师父的慈悲呵护,为我们开辟了明慧这块修炼的净土,我要把这个过程认识到的不足之处在这块净土中彻底的曝光,修正自己,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适逢同修送来师父《2005年旧金山讲法》,才刚读了一遍,身心受到强烈震撼,再不好好修炼,无颜对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