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去掉执著,坚定正念


【明慧网2006年1月25日】我修炼的很不好,存在很多不足,所以邪恶才敢钻我的空子(我曾被邪恶拘留三次,進过洗脑班)。现在我把一个多月来被邪恶迫害和通过正念正行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闯出来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同切磋提高。

2005年11月的一天我发完真相资料回家,发完12点正念后,正准备炒菜,听到有人敲门,我以为是丈夫回来了,没有多想就打开了门,这时居委会书记带着公安恶警突然闯了進来说:“你丈夫在外边发传单被我们当场抓住,现在我们要抄家。并拿出一张纸让我签字,我没签。但他们还是乱翻起来,翻出许多东西。我想我走不掉了,因为我丈夫是第一次進公安局,我担心他承受不住,说出不该说的,就想把事情都自己承担过来,恶警让我跟他们走一趟,就这样被他们带走了。(知道消息的同修迅速通知了同修集体发正念铲除邪恶,直到我正念闯出。)

他们审了我两个晚上,我不配合他们。然后就被他们送進了看守所。進了看守所我心里一直翻腾着,想着我的孩子怎么办?快过年了,他回家進不了门怎么办?我们夫妻二人都被关,下学期他的生活费和学费谁来管呢?我难过的掉下了眼泪,心里想:修炼真苦啊,我和丈夫都被送到这里,连个送被子和衣服的人都没有(恶人现在都是偷偷摸摸绑架,不通知家人和朋友。)谁来帮我们呢?

我发出心声,现在只有师父能救我,这时我冷静下来,仔细考虑发生的一切。出事那天,我丈夫早晨起床,我问他,今天出去么?他说今天很冷不太想出去,但还是出去了,临走时,我对他说:“你注意点”。他说:“我能被抓住么?”结果还真出事了,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时,我心里渐渐平静了,想起了师父写的《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然后开始发正念,清除一切迫害我的邪恶烂鬼,请求师父加持帮助我。

又过了一天,他们拿了一份拘留证让我签字,我不签。我说我没有罪,他们就走了。过了两天又来提审我,我坚决不配合拒绝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他们说到时送你该去的地方,我说,你愿意怎么着怎么着,我不怕你们。他们又说,你孩子不要了吗?我说孩子没有办法管,都是你们干的。他们再也没什么问的了,就说你進去吧。因我不穿号服,不喊报告,看守所的恶警威胁我说:“你不穿,看我怎么治你。”我心想不就是一个死吗,我不怕死,这个话我无意说出了口,那个警察一看我这样以死相拼的样子就说,不是我们把你弄進来的,你走吧。進了监房里面的人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只要跟他们认个错,写份东西就能出去,还有人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告诉她们,我们炼功人要讲真话,损人利己的事不干。我是坚持真理,才進来的,我是被迫害的,所以我不会屈服的。

白天她们要干活,也让我干,我想,我给邪恶干活,他们挣钱,不是更迫害我们吗?可是反过来一想,如果不干活,就不好和她们相处了,那怎么给她们讲真相呢?为了和她们搞好关系,我就开始干活。干的活是做阴钞(就是给死人烧的纸钱)。第一天让我抹200张,第二天就400张,第三天600张,最后要抹800张,她们得寸進尺,干不够她们就说我耍滑头,这里真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对孩子的情又在往外翻。我想起师父讲的法,是啊!如果师父他来接他的弟子的时候,这个弟子舍不下孩子放不下情,他能走吗?师父能要这个执著常人的物质的弟子吗?孩子他有他的人生道路,师父会安排,他也看过《转法轮》,也许也会走上修炼的路。想到这我也不悲观了,既来之则安之,我对她们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有的人很相信,表示出去要跟我学。其中有个人说,喊“法轮大法好”可以保护全家,我给她纠正说:一个人相信大法是从内心相信,大法就可以保护她。如果你的家人不相信大法,反对大法,那么大法就不会保护她。

到晚上,我坐在睡觉的地方想: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都在讲真相,救人,恶人把我们关在这里,这些恶人做这些事,要造多大的业呀,我得出去,我得救人。

过了近20天左右,我做了两个梦。梦见自己在里面呆了25天左右就回家了,回家后,居委会的人找了很多人监视我。第二个梦是我一个人在小区里走动。我想我在这里呆不长了,到了23号上午,恶人来接我出去,我以为真的放我出去,等我出了看守所大门才知道,他们给我一份劳动教养三年的通知书,车就在门口停着,我说,我不服我没罪。他们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死也要炼到底,他们说:你不服可以上诉,我说我没钱,他们让我签字,我不签。他们不让我与丈夫说话,我想把家里的事跟丈夫交代一下,就签了(没有做好)。然后被610恶警绑架到车上送往劳教所。在路上我一直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完,劳教所不是我呆的地方。他们问我有没有病,我说我没有病,他们把我带到劳教所检查身体,我一直发正念,求师父和护法神保护我,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谁也不配来考验,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还背师父的经文:“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结果血压高的惊人,恶人不死心说:可能没有吃饭和紧张的原故吧,他们又把我带到外面买东西吃,我不吃他们的饭,心想饿死也不吃迫害我的邪恶的饭,不管是多好吃的饭。他们吃完饭,又把我带去量血压,这一次还是很高,他们说我害怕,我说我不害怕,也不紧张,他们问我,头昏不昏,痛不痛,我说头痛也头昏,他们又换了个人给我量,还是很高。这样,一共量了三次,他们不得不死心。最后问我想不想回家,想回家就把事情说出来,就让你回家。我说,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结果他们把我送回了家,到了家门口,我说你们把我整成这个样,我怎么上楼,怎么拿被子。于是他们扶着我,把我的被子拿上来。其中一个人还骂骂咧咧的。就这样,在师父的伟大的慈悲呵护下,我回到了家中,又溶入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