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故城恶警邵力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明慧网2006年1月25日】邵力,是在故城县及故城邻县民众中一个臭名昭著的名字。此人现任故城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如“文革”期间靠打砸抢起家的邪党流氓官员一样,在江××出于妒忌和一己私利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六年来,邵力趁火打劫,借残害善良捞取金钱、名利,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其执法犯法、丧尽天良的恶行,使许多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酿造了许多人间惨剧。在笔笔血债的铺垫下,邵力成了腰缠万贯的“警察大款”。这个头顶国徽的“人民公安”,实为故城县一大公害。

故城县公安局内部的人说:邵力可发了(迫害)法轮功的大财了。每月只有千把块钱工资的邵力,近两年仅住宅楼就购买了两套(每套17万余元),平日吃喝嫖赌,寡廉鲜耻,包养多名三陪小姐,曾发生被其包养的两名三陪因为争风吃醋而大肆殴斗的丑闻闹剧。六年多来,江罗就是利用这样的邪恶之徒来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伤天害理的迫害的。

以下是故城县部份法轮功学员受其迫害的情况。

辛庄乡周小麻村张桂芝,女,54岁。2000年3月27日,张桂芝依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故城县公安局政保股一伙人绑架后,这伙人用皮鞋底子把张桂芝打的鼻嘴流血,并强迫长时间罚跪。在这期间,邵力领着6、7个恶人,非法抄了张桂芝的家,翻的乱七八糟,抢走了录音机、录音带、大法书籍等物品。同年6月23日,邵力对张桂芝胡乱编造罪名,非法判刑4年,送入石家庄监狱进行迫害。

郑口镇五大院村周桂兰,女,49岁。在家时无辜被郑口镇派出所绑架并非法关押一天一夜。2000年12月21日,她去北京上访,被邵力绑架后非法判劳教2年,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進行迫害。因她坚持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管教电击、殴打的全身青紫血泡。这还不够,又把她双手铐在铁门上,脚尖着地,两天一夜不让去厕所,大小便都解在裤子里。平时让吸毒犯和卖淫犯监视、殴打、谩骂侮辱她。见仍不放弃信仰,一姓白的恶警指使犯人用拖把当场把周桂兰打昏死过去。醒后,因她不“转化”,又被恶警用细绳反背捆起来,连续紧绳三次,勒的周桂兰死去活来,惨叫不停。由于非人的折磨,她体重由原来的120多斤降为90斤,血压降为高压70,低压60,皮包骨头,生命垂危。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邵力向周桂兰的丈夫勒索3000元钱才给周桂兰办了保外就医。

2001年的腊月初一晚上,邵力一伙又把周桂兰绑架到故城县洗脑班,把她铐在铁栏杆上。寒风刺骨,直到周桂兰被冻的浑身颤抖、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才送医院抢救。周桂兰苏醒后要求放人,邵力指使手下解向东向周桂兰的丈夫勒索6000元,周桂兰的丈夫东借西凑才凑了5500元,邵力收了钱才将人放出。

2001年12月21日,周桂兰的儿子刚结婚三天,邵力带人再次闯入她家,二话不说就要绑架周桂兰,被吓坏的周桂兰家人急忙说好话、阻拦,邵力蛮横不讲理,非要违法抓人。周桂兰的丈夫无奈,又交给邵力5000元钱,邵力弄到钱才离开周家。

2004年农历4月初八上午,邵力带人闯入郑口镇三坛村李素芹家,绑架了李素芹(女,54岁)、王大柳(55岁)、王秀菊(59岁),并非法抄了李素芹的家。李素芹家人被勒索9000元现金,家人被迫“请客”花费1000余元。

故城县青罕镇有姐妹三人相继遭邵力迫害。刁桂森,女54岁,2001年7月被非法关押4个多月,送县洗脑班迫害1个月,期间邵力亲手勒索现金4000元,指使其手下解向杰经手勒索900元。

刁桂芝,女,51岁。2001年1999年10月被非法关押35天,邵力亲自勒索现金5000元,其手下王玉和(现已死)经手勒索1000元,2001年秋天的一个晚上,邵力又带人非法闯入刁桂芝家進行绑架。刁桂芝抵制迫害,邵力一伙就连打带骂,强行把她抬上车,关進故城县看守所。邵力亲自向其刁桂芝家人勒索1000元,下饭店挥霍850元,邵力指使手下张文英经手勒索1000元,王会芝经手勒索3000元,周荣春经手勒索700元,共计被勒索现金12550元。

刁桂华,女,48岁,2001年秋的一天晚上被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1年零7个月。期间家人被邵力勒索现金6000元。

沈留焕,女,54岁,因病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体很快康复。2000年8月的一天晚上,邵力带人非法闯入她家,绑架后非法关押3个月、勒索现金9000元后放人。2001年1月1日,又被邵力一伙抄家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0个月,勒索家人请客送礼罚款等近20000元。2005年8月4日中午,邵力又带人非法闯入她家,非法抄走家用电脑、大法书籍,并绑架沈留焕。沈留焕不从,邵力打电话招来本该维护百姓安全的“110”警察,将沈留焕劫持。

邵力指使恶警王芳用电棍把沈留焕打的遍体鳞伤,致使沈留焕突发心脏病,血压为低压130、高压200,生命垂危。王芳叫嚣:打你法轮功不违法,就是打!就是骂!你有本事告我去!邵力说了,对你法轮功不讲法律,关你10天这么着,关你10年也是这么着。

沈留焕在看守所生命垂危,但是恶人邵力就是不放过她,并非法判劳教2年,送恶名昭著的保定高阳劳教所。因沈留焕病重劳教所拒收,退回故城县看守所。后邵力对其家人敲诈11000多元现金,才给办了保外就医。价值5000余元的电脑被邵力一伙非法抄走。

三朗乡朱往驿村王铁牛,男,60岁。因依法去北京上访被绑架,遣送到故城县看守所。邵力指使犯人对他用刑,打、骂、弹脑袋、拔胡子、拔阴毛,长时间罚跪、罚站、举胳膊等非人折磨,逼迫他骂大法、骂大法师父。家人被邵力勒索现金3000元。

山东省武城县鲁权屯乡刘元珍,女,38岁,在故城县郑口租房住。2001年6月3日邵力一伙将她绑架到故城县看守所,在非法审讯时,遭王会芝毒打,邵力一伙向刘元珍丈夫勒索10000元,因家贫没钱,被非法关押2年之久。在被非法关押时,刘元珍最小的孩子才1岁半。2004年8月19日,因给人讲法轮功真相,又被邵力一伙绑架。当时刘元珍身上带着用来还债的500元钱,也被邵力非法搜身抢走。事后刘元珍的丈夫到公安局讨要这500元钱,张文英竟威胁:再来要钱,连你也抓起来!邵力向刘元珍的丈夫勒索3000元钱,她丈夫是个给人打零工的泥瓦工,上有70多岁老母,下有年幼的孩子,维持基本生活都是问题,哪里有钱?于是只好给邵力说好话求情。就因为没钱,刘元珍被邵力判劳教3年,送保定高阳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刘元珍被曝晒、罚站、电击、等酷刑折磨,受被剃阴阳头的侮辱,最后被迫害至目光痴呆。

故城镇王建平,男,35岁。1999年10月29日,因上访被邵力非法判劳教2年,在石家庄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吊绑绳勒的他血肉模糊,伤疤至今可见。

2005年10月12日中午一点多,邵力带人在没有任何执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闯入王建平家,绑架了王建平以及在王建平家帮工的张霞(女,40岁左右,山东省德州人)。把他俩带到故城镇派出所毒打一顿后,又带到县公安局,在公安局二楼邵力的办公室,邵力非法审讯张霞时,用污秽下流的话对张霞進行人格侮辱,张霞不堪忍受,从二楼跳下,造成左臂、左腿、骨盆粉碎性骨折,生命危险。[注:大法法理禁止自杀。请同修在任何苦难屈辱的情况下都要珍惜自己的人身。张霞的被逼跳楼完全是歹徒邵力的迫害造成的,该凶犯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邵力对此置若罔闻,拖延24小时后才给张霞做手术。张霞70多岁的老母闻讯悲痛愤慨,找邵力要人,邵力非但不接待老人,还把老人骂出门。王建平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故城县看守所遭受迫害。

郑口镇贾留喜,女,51岁。2005年8月4日,邵力带人闯入她家,非法抄家,翻的乱七八糟,在什么也没有翻到后,将贾留喜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多天,家人被邵力勒索5000元钱后,邵力才将贾留喜放出。从那时,因怕邵力再来骚扰,一家人不敢在家住,至今一直流落外地。

建国镇大上庄村李树林,男,33岁,在郑口做生意。邵力知道他有点钱,于2005年7月中旬带人闯入他家,翻箱倒柜后将李树林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邵力勒索10000余元后才将李树林放出。

孟国爱,男,38岁,故城县酒厂副厂长。2005年8月被邵力骗到公安局,后被非法关押進县看守所。工厂离不开孟国爱,家人也吓坏了,邵力乘机以把孟国爱劳教相要挟,逼迫孟国爱家人花了几万元钱才将孟国爱放出。

刘增林,70岁,2004年春天被绑架后,在看守所被迫害的得了脑血栓,没有人性的邵力这个时候还通知刘增林的家人,让交10000元钱领人,因家人没有钱,遂非法将刘增林判刑5年,送石家庄监狱,因病重监狱拒收,邵力一会又恶毒的将其送唐山监狱。唐山监狱也不收,邵力竟然采用送礼贿赂的办法让唐山监狱收下刘增林。现刘增林被迫害的危在旦夕。

…………

几年来,被邵力亲自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超过百人,仅汇集的部份数据,其非法勒索金额就超过40万元,其中2人被非法判刑,50多人被非法劳教,100余人被非法羁押及超期非法羁押。仅2005年,邵力已绑架了20名法轮功学员,而因此给为数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家人、亲朋造成的株连灾难无可估量。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邵力等对善良犯下的罪恶,天理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