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洪传欧洲(一)- 芬兰故事(图)


【明慧网2006年1月26日】

* 芬兰印象

位于北欧的芬兰,土地面积虽然排名欧洲第六,但只有520万人口,平均每平方公里只有17人。而68%的森林覆盖率和近19万个如群星般点缀于绿林中的湖泊,使这里的自然风光秀丽宜人。即使首都赫尔辛基(Helsinki)也没有大都市的喧闹、车水马龙的交通繁忙和使人眼花缭乱的购物场所,一切都显得清静、简单且朴实无华。世外桃源般的芬兰的经济竞争力与教育制度也不让人后,曾连续在国际重要评比中拔得头筹,与日俱增的国力也大大提高了芬兰的国际社会地位。今年芬兰将担任欧盟轮值主席。

高精度图片
世外桃源般的芬兰

* 法轮大法洪传芬兰

美丽富饶的芬兰也哺育了善良朴实的人民,他的子民走到哪里都心系着自己的根。法轮大法就是在这种机缘下,由几位居住在瑞典的法轮功芬兰学员洪传到芬兰的。在过去的六年里,后续来到芬兰和陆续走進大法的芬兰学员将大法传遍了整个国家。

从南端的首都赫尔辛基到北部的圣诞老人村络瓦涅米(Rovaniemi)、从西岸说瑞典语的瓦萨(Vaasa)到东部的伊玛特拉(Imatra),从露天市场到步行街、从各类展销会到各地健康博览会、从图书馆到中学生的课堂、从繁忙的火车站到幽静的中心公园,处处留下了法轮功学员演示祥和功法的身影和优美炼功音乐的余音。

同时,为揭露江××及中共恶党自1999年7月20日开始的,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芬兰学员们自制各种横幅、展板、真相传单、法轮功真相的音像资料、真人模拟酷刑展的道具等,用散发真相资料、举办新闻发布会、向图书馆分送大法书籍和大法资料,到中使(领)馆和平抗议、向芬兰政府部门和法律界讲真相、真相图片展、真人酷刑模拟演示、游行、烛光守夜等形式揭露中共恶党本质、讲清迫害真相、唤醒人们的良知善念、呼吁停止迫害。

游行、烛光守夜,中使馆前和平抗议,炼功洪法讲真相

* 昔日“问题大男孩”,今日“帅小伙”

芬兰有三位年轻学员被公认为“帅小伙”,可谁能想象得到修炼前他们曾是个个留着长发、抽烟、喝酒、有不良习惯、让家长操心的大男孩呢。他们的得法也很有意思,三个小伙都住在北部的欧鲁(Oulu),最初是年龄最大的汉努(Hannu)于2000年首先在赫尔辛基得法,得法后长发剪了,行为举止变的规矩了很多。他的变化首先引起了一直在寻找人生意义,而且为此在印度呆了半年的比他小一岁的米高(Mikko)的注意,机缘到了,米高于2001年也走進了大法,并且于2002年2月与汉努相伴去北京向中国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接着住在附近的比米高小一岁的亚高(Jarkko)也发现这两位昔日的朋友从外表到内心都变了,变得让他起敬,探出了究竟,亚高自己也开始修炼了。

现在无论是洪法、讲真相、办媒体、做真相资料等,三个小伙子样样都是主力,原来无所事事的他们,目前两个上了大学,一个得到了一份正式工作。三人的家长非常欣慰,当然也很支持他们修炼法轮功。

高精度图片
两个帅小伙(左一、右二)和同修一起学法

* 母子同修法轮功

住在芬兰中部的学员斯尼卡(Sinikka)2000年得法后,几年来带着小儿子萨姆利(Samuli)走遍了二、三十个大大小小的城市和七、八个国家,洪扬法轮功讲真相。洪法途中,妈妈开车,小儿子看地图指路;一到洪法场地,小儿子帮妈妈一起布置;洪法开始,小儿子与妈妈一起演示功法、散发真相资料。就这样小儿子萨姆利也成了一名真正的法轮大法小弟子,除洪法炼功外,也认真的学法,他不再象以前那样羞涩、爱哭、无名的生气了,妈妈说他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

高精度图片
萨姆利在散发真相资料

* 夫妻搭档

住在北部的阿妮娅(Anija)2002年有缘得法后,原来差一点要了她的命的心脏病康复了。先生和她的10多位亲属也因此相信大法,走入修炼。夫妻俩在芬兰北部和其他当地学员配合撑起了一片天,马不停蹄的将大法传遍北部的大小城市,在图书馆办真相图片展、在露天洪法讲真相、在学校教功洪法,图中数九寒天在冰雕堡里演示功法即是生动写照。


冰雕堡里演示功法

* 不畏语言障碍的华人学员

几位不会芬兰语的华人学员没有被语言障碍难倒,不能面对面讲真相,就往邮箱投递真相资料,有时会走出方圆好几里地。有的华人学员独居在一个小城,就一个人在露天市场挂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摆放好宣传大法洪传世界和揭露迫害真相的图片及资料,站在一边演示功法。如有人咨询,立即拨通赫尔辛基西人学员的电话,当场回答询问。

其中有个小故事:一次此小城的一位70多岁的芬兰老太太从自己的信箱里得知大法信息,立即打电话给资料上的联络学员。联络学员告知了当地的华人学员,此学员找到老太太家,上门教功,每周两次,坚持了近两个月。神奇的是第一天教功,当炼第三套贯通两极法时,老太太示意她的右臂有病,不能抬过头顶。第二天学员与她复习第二套法轮桩法的头顶抱轮时发现她的右臂已在不知不觉中举过了头顶,复习第三套时,她又示意不可以,学员将她领到镜子前,先让她做头顶抱轮,成功了,再让她试探着做单手和双手冲灌,一下一下,终于成功了。她高兴极了,立即拿出钱来要给学员,学员表示不要,她又要送花,学员又表示不要,看着她为难的样子,学员又拨通了西人联络学员的电话,给她讲明法轮功是义务教功,分文不取的。后来学员才知道,老太太的右手臂已经很多年不能上抬了,而且经常疼痛,刚一炼法轮功,竟不知不觉的好了,能不高兴吗?

在整个芬兰洪法讲真相中,需要的资金从哪里来呢?最初的真相资料是瑞典学员印好了带过来的,后来几个年轻人都找到了工作,有了收入,就大家凑钱印了,每次有用钱的地方,不用说就凑齐了。一个华人学员说他每个月三、四百欧元的生活费,用在自己身上只有不到一百欧元,其它都用在购买电脑上网讲真相、传九评,乘车、船、飞机在芬兰境内洪法讲真相或去其它国家参加各种大法活动,出钱制作大法资料、租用场地等。芬兰法轮功学员洪法讲真相用的钱就是这么来的。

* 芬兰人民对法轮大法的支持

无论学员们在哪里洪法,都可以听到途经的人们说:“哦,法轮功,我知道。”“祝你们好运!”“我可以为你们做点什么吗?”“请问在我们的城市有炼功点吗?”……

一位赫尔辛基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因在火车站旁看到学员每周六的洪法讲真相活动,看了真相资料后,主动与学员联系,邀请学员在电视台热点节目中演示功法,还進行了现场采访。

当学员们做真人模拟酷刑展示时,常有善心的芬兰人上前询问,为什么一个人被警察打得遍体鳞伤。有一位老太太甚至命令演警察的学员为受刑者松绑,有人为演示的学员送茶、送小礼品。在反酷刑展现场,芬兰民众非常踊跃的签名声援反迫害。


善良的芬兰民众关注法轮功

善良的芬兰民众关注法轮功

很多芬兰人是从真相资料、炼功和洪法场地、大法网站上得了法、学了功的。家住北部凯米(Kemi)市的一个西人学员最初就是在法轮功网站上得法的,后来自己也在该市建了炼功点。

学员每到一地洪法讲真相,大都有当地媒体采访。正因为芬兰媒体对法轮功的关注,学员常听到民众说:“法轮大法,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们。”“法轮功,我在报纸上看过对你们的报道。”

高精度图片
记者采访

高精度图片
媒体报道法轮功讲真相活动

在大型的大法活动中,芬兰媒体也及时正面的做了报道。例如2003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之一罗干抵达芬兰当天,芬兰人普遍喜爱观看的晚间新闻就播报了法轮功学员抗议的情形。新闻中说江××于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并指定罗干为(610)办公室头目,610办公室是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设置的部门。芬兰司法部部长约翰内斯•克斯科恁(Johannes Koskinen)在该新闻中说鉴于法轮功学员的和平请愿,让中国官员看看芬兰人及欧洲人的想法是正确的。该新闻报导也提及法轮功学员并没有想要危害中国安全或公共秩序的意图。

不只芬兰的媒体报道法轮功的活动和在中国发生的迫害,在为中使馆前和平抗议、在各个城市的洪法讲真相活动申请场地时,法轮功学员们还得到了警察和管理部门的大力支持。还是2003年那次罗干到芬兰的时候,在他去洛瓦涅米(Rovaniemi)的飞机晚点时,学员在机场申请的和平抗议时间已到,警察要求学员必须离开,当时大家只得化整为零继续抗议活动。第二天一早,几位学员提前去警察局向警察讲述抗议的目地和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并申请当天在罗干离开时再次在机场抗议,结果学员得到的答复是:今天在机场你们可以在任何你们认为合适的地方、合适的时间進行你们的活动。

在罗干访问芬兰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轰动芬兰司法界和外交界的事情。2003年9月11日上午8点半,芬兰著名人权律师艾可•坎尼斯托(Erkki Kannisto)先生代理芬兰法轮大法学会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以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分别向芬兰检察院和警察局递交了对罗干的诉讼状。法律依据是联合国的反酷刑公约。

事后坎尼斯托先生在电话中对学员说:与法轮功学员合作,我感到非常愉快。他表示,如需要,他愿意继续帮助那些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找回人间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