阖家团圆日 追思心泪滴(图) 【明慧网】

阖家团圆日 追思心泪滴(图)

【明慧网2006年1月28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冬去春来又一年,自99年7.20日中共和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今年已是第七个农历新年。

几年来,中共一天也没有停止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据明慧网资料,全国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判刑,超过10万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至少2813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仅在2005年一年里,就有392人因迫害而失去生命。

许多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身后都留下未成年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从2004年9月14日明慧网发布“关于收集孤儿资料的通知”至今,通过民间渠道收集到的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遗孤名单就有376个,其中有56个是6岁以下的儿童。

此时此刻,遇难法轮功学员的亲人们,正在幼年丧父母,中年丧偶,老年丧子的悲痛中备受煎熬;阖家团圆,天伦之乐的时刻,对于他们来说,是滴滴心泪追思被无辜杀害的亲人的时刻。

本文仅以2005年曝光的案例,讲述几个发生在中国国内的悲惨故事,这也只是沧海一粟。

* 2005年1月31日——五岁的壮壮与爸爸永别的日子

壮壮,家住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一个才五岁的孩子已经饱经爸爸、妈妈、奶奶等亲人一个个被绑架关押的苦难。可怜的孩子常常自言自语道:“要是爸爸妈妈都在家多好啊……”。2005年1月31日那天,壮壮的期盼被彻底的扑灭了。爸爸被迫害致死的时候才31岁。


壮壮在爸爸去世前两天照的

大法弟子潘兴福生前照片

壮壮的爸爸潘兴福是一位德才兼备的青年才子,自幼聪颖,非常勤奋,16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武汉华中理工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系少年班,攻读电磁场与微波技术。1993年在他大学三年级时有幸亲耳聆听李洪志师父在武汉的传法,从而走上了修炼的道路。随后,年轻守寡饱经风霜的老母亲也走入大法修炼,长期卧病的母亲从此精神焕发。

毕业后,为了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潘兴福回到出生地黑龙江,在双鸭山市邮电局网络部工作。他一直勤勤恳恳,一心钻研技术。与他接触的人都说他谦虚、稳重、任劳任怨。1997年到1999年,他曾经在上海贝尔公司黑龙江省分公司工作。贝尔公司领导也看中了这个有上进心和事业心而且技术过人、聪明肯干的小伙儿,多次想留他在贝尔工作,但他不想离开母亲,也不想自己走后给原公司造成损失,婉言谢绝了。他留在双鸭山邮电局工作也是业绩优秀。他曾经说:“我是大法弟子,时时处处要按照大法的要求,严守心性,尽心竭力的做好本职工作。”

1995年潘兴福被评为先进工作者,1997年被评为科教兴市模范工作者(邮电系统只他一人),1998年他被评为黑龙江省电信系统跨世纪人才(全省只有50名,双鸭山只有一个)。1999年12月12日,潘兴福被授予电信工程师职称。2000年他担任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在同龄人中他是一名出类拔萃的佼佼者。

壮壮的妈妈张丽也是大法弟子,毕业于辽宁省邮电学校,工作非常出色,曾去国外进修过。壮壮原本应该拥有一个温馨快乐的家。

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壮壮的爸爸、妈妈、奶奶、伯伯、伯母一家人仍坚持信仰,并坚定的维护大法,因此一家人多次被抓。2002年初爸爸被非法判刑,先关入黑龙江七台河监狱,后转至牡丹江监狱。爸爸被酷刑摧残、被强制做奴工,2004年7月在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才允许家人抬回家。江氏流氓集团对他经济上截断,爸爸、奶奶和壮壮三人只能靠奶奶的180元生活费维持生活。壮壮的妈妈因坚持信仰,2003年4月被非法判刑9年,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


牡丹江监狱将潘兴福迫害得奄奄一息后放回家

2005年1月壮壮的爸爸病情恶化,因无钱去医院救治,于2005年1月31日23时含冤离世,年仅31岁。

在爸爸被非法关押期间,壮壮和奶奶到看守所去看爸爸,只能是隔窗相望,想让爸爸抱抱都不行。壮壮自从目睹了爸爸、妈妈被强行绑架的经过后,只要听到说话声大一点,就吓得直叫,以为是警察来抓人。一次,警察又闯入家中乱翻抓人,抢走师父的法像和讲法录音带。未满三岁的壮壮吓得号啕大哭,一只手死死拽住奶奶,另一只手拽住恶警苦苦哀求:不要抓奶奶,不要抓奶奶。没有了人性的恶警竟然为了抓一个人得500元的奖金,四个人强行将奶奶抬上了警车。

中国新年之际,也是爸爸去世一周年的时刻,年幼的壮壮只有泪水和思念。

* 10岁的刘默涵两年多中痛失父亲和祖父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刘成军之子刘默涵

刘默涵,长春法轮功真象电视插播者刘成军的儿子,现年10岁,在吉林省九台市二农小学五年五班读书。

2002年3月5日,父亲刘成军因与同修在长春、松原两地通过有线电视插播大法真象被中共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判刑19年,关押于吉林监狱,其间受尽酷刑折磨,腿被打成残疾,不能正常行走。在遭受一年零九个月酷刑折磨后,于2003年12月26日凌晨4时30分,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含冤去世,死不瞑目,才33岁。恶警为掩盖罪行,不顾家属反对,于当日上午10点40分将遗体强行火化。


中新网2002年4月1日的图片显示,关押的房间内血迹斑斑,刘成军显然已无力保持自然坐姿

看到儿子惨死,刘默涵的祖母当时就哭昏了过去,祖父刘长太嗓子立时鼓起了一个鸡蛋黄大小的血泡,呼吸困难,差点堵死过去。回家后祖父和祖母打了二十多天点滴,才有点好转。可老人们痛失儿子的心灵重创,却难以抚平。

祖父刘长太老人在给各级执法机关的一封信中说:“我一定要讨 个公正的说法,不然我无法度过余生啊!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学做好人、一心向善的人,为什么要遭到如此恶毒的虐杀,请问,这样一个泱泱大国,法律和公理 何在?人间正义何在?我想象不到他们用了什么恶毒的手段害死了我儿子,因为我儿子临死时鼻孔、耳朵、大腿等处都在流血,这究竟是为什么?”

两年多之后,祖父刘长太在极度悲愤中,于2005年3月28日含冤去世,终年67岁。

* 五口之家 如今只剩曾祖父和重孙女相依为命

家住黑龙江省桦南县的何贵芝老人和老伴孙学仁老人与孙子孙继宏一家一起生活。1996年修炼大法后,何贵芝许多老年性疾病哮喘、肺心病、气管炎不翼而飞,一家人欢乐融融。但在99年7.20法轮功遭到迫害后,警察时常到他们家里骚扰,恐吓,平静的生活一去不复返。


何贵芝老人和老伴孙学仁老人

孙子一家人:孙继宏、袁和珍、孙玉博

孙子孙继宏原来是桦南林业局林场派出所警察,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2002年9月25日孙继宏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区玉泉营立交桥处,4天后的9月29日被酷刑折磨致死。遗容极惨,头部眉心处有一个洞,腮边有两个洞,浑身上下被打得体无完肤。

孙媳袁和珍,原来是桦南县工商行桦南林业局储蓄所的储蓄主任,2002年5月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关在看守所遭到毒打、背铐、迫害性灌食等残酷折磨,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2003年7月含冤去世。

孙子孙媳在10个月内相继被迫害致死,何贵芝老人状告无门,悲伤过度导致双目失明,并于2003年12月3日含冤去世。

现在家里只剩下82岁的孙学仁老人带着父母双亡十多岁的重孙女孙玉博,艰难度日。孙学仁老人一再要求为孙子申冤,要去北京高院上告,多方寻求律师,但在中共暴政统治下,没有律师敢受理,老人的愿望是把他全家被迫害的事诉讼到国际上去。

* 山东烟台大法弟子于正红被虐杀 丈夫孩子悲痛欲绝

山东省威海文登市宋村镇寺前村大法弟子于正红,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几次被非法关押,摧残折磨。

2005年9月27日早上六点半左右,孩子还没吃饭上学,文登市610的刘、向洪平、孙国海等十多人又来抄于正红的家,再次把她强行抓走,送到文登看守所。他们采取卑鄙手段要她放弃修炼,于正红绝食抗议,在第十二天被拉到整骨医院迫害性灌食,第十四天人已经折磨的不行了,送到文登中心医院。医院要求找家属,610坚决不准。第十五天他们怕她死在看守所,不得不放人。于正红回家后身体一直未康复,终于2005年11月17日含冤离世,年仅43岁,留下年幼的孩子和丈夫。于正红的丈夫周承莎悲愤的叙述道:

“我妻于正红以前满身疾病,身在农村,一病就是两三个月,不能做饭、不能下地干活。我只能在家照顾她,做饭和带孩子。为了给她治病,把家里的钱花个精光。我们全家就这样痛苦的生活着。

我妻自从1997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什么活都能干,还到工厂上班,家里的生活也好了很多。我们按照大法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法理去做,道德标准也提高了。特别是我以前对谁都敢打、敢骂,真象个村霸。自从我妻学了法轮功,我也变好了。

可惜好景不长。自从1999年7.20以后,法轮功遭受不白之冤。当年10月左右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文登市宋村镇派出所邢树武、于金成一伙闯入我家,把李老师的法像及所有大法资料全部抢走,强行带走我妻。在寒冷的天气里把她铐在椅子背上一天一宿。我去要人,他们要我写“从今以后她不炼功、不上访”,我违心的写了。从那以后再没见我妻笑过。”……

* 江西费重闰被活活打死 留下八旬老父、3个月的女婴和没有工作的妻子

费重闰(原名费卫东),男,41岁,江西省九江县一中教师,身高约1.8米、体魄健壮,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2005年10月18日中午,费重闰在九江县城庐山西路335号“永丰车行”购买摩托车时讲法轮功真相,被店主洪应举报。“110”警车到后,过了一段时间,县中医院的“920”救护车赶到现场,发现费重闰已死亡。

费重闰的遗体惨不忍睹,不同部位有多处创伤:嘴角青肿,并且有鲜血流过的痕迹;门牙掉落两颗,折断一颗;左太阳穴有一后书名号形伤口,伤口有凝结了的血;右太阳穴往上一寸处有一直径约1.5公分的肉向下凹的圆形伤痕(没有破皮);背部左肩下有长形红色刮伤;双手肘关节有擦伤;双膝有灰尘。也就是说费重闰生前身体的前后左右都被伤及。

费的家人还看到费重闰的阴部有伤痕及青紫。费重闰的家人与店主洪应交涉过程中,洪应与警方都一口咬定“是自己摔倒致死的”。费重闰遗体显现的创伤,前、后、左、右都有,尤其以嘴(前)、太阳穴(左)为重,如果没有外力,岂能在重伤门牙的同时在左侧留下如此创口?

店主洪应是重大犯罪嫌疑人之一,但案发后,警察没有逮捕审讯嫌疑人洪应。

10月21日,经所谓的“调解小组”,也就是由这些年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九江县公安、政法、法院等单位组成小组进行“调解”之后,九江县公安局、政法委,将他们称是店主洪应的2万元“赔偿金”,各持1万交付费重闰家人。

10月22日由九江市、九江县的4名法医及某医院2名医生对费重闰的遗体进行解剖。

但是,由省检察院负责尸检的尸检报告至今未见公布,家属到检察院要尸检报告,检察院的人说只有持公安局的介绍信才给。费的家属回到九江县,要求公安局写介绍信,遭到拒绝,并被威胁告之:“若追究下去那两万元赔偿金可能也得退回来。”费的家人不得不就此闭口,费重闰的死亡案也就此搁置。

费重闰身后留下80岁老父、一个出生刚3个月的女婴和没有工作的妻子,生活难以维持,境况悲惨。

* * * * * *

几年过去了,中共对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还在继续,这样的悲剧还在逐日增加。

每逢农历新年,辞旧迎新的时刻,人们最大的心愿莫过于祈求神佛赐给来年福寿康宁。但是人们可否知道,神赐洪福早已悄悄降临,在古老传说中神的故乡——神州大地上,神的誓约正在兑现,只等那心灵深处善念的回应。对“真善忍”的迫害是不应发生的,更不应持续下去,因为它摧毁的是人们内心对神佛的崇敬和机缘的错失。人啊,这些好人遭受的苦难,难道不令我们警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