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大力度 面对面劝三退、讲真相


【明慧网2006年1月28日】自从师父《2005年旧金山讲法》发表以来,我感到正法形势又走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各地资料需求猛增,我们当地一小型资料点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复印机上显示的数字已超十万了,一段时间大家整天忙于做事,复印机开足马力运转,在这可喜现象的同时每个人都倍感压力,我不断提醒送资料的人告诉各同修不要只顾发资料,一定要重视面对面劝三退,讲真相,一来可以更有效更直接的救众生,二来也可以相应减轻资料点同修的压力。由于种种因素的影响,本地区还远远达不到资料点遍地开花。

我真的希望那些至今还不愿面对面讲的同修重视起来,尤其是劝三退的问题,因为退出邪党的问题不是以心里明白了为标准的,而是以实际行动退了为标准的,我们试想一下有许多世人看了三退资料后,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人家想退也不知怎么退,还有很大一部份常人是很嫌麻烦的,如果我们主动帮他(她)们退,很多人是乐意的。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明确指出“而且还不只是这个渠道的问题,还有很多中国大陆民众要退党找不着办法去退、找不到人去退,就是这样使每天“三退”的人数维持在这个数字上。不然的话人数会非常多,而且人数一多对邪恶的威胁非常大。”我在向常人讲三退的时候经常遇到对方知道网上三退的消息,也收到过一些资料及电子邮件,但并没有想退的意思,经过我一番劝说后才退了。有人说自己工作太忙,休息时间太少,各种事情太多,没有时间面对面讲,其实这种想法很狭隘。我们可以这样粗略的估算一下,把大陆全部能救度的众生平均分给每个大陆学员,我想每个人分到的应该不会超过一百人(当然由于地区的差异得法学员少的地区可能要负担多一些),而这一百人可以分一年去讲,也就是说你可以几天甚至更长时间讲明白一个就够了,难道你连这一点时间也抽不出来吗?如果每位大陆同修都重视面对面讲,那情况决不会象现在这样!那些至今都不重视面对面讲的同修无论是任何借口不是怕心在作怪就是人的观念在障碍着,我知道有相当一部份同修是因为讲不通看不到直接效果而变得不愿面对面讲,其实这不正是自己要修去的一颗心吗?难道那些做的好的同修天生就这么能讲?一开始就能做的那么好吗?人家不也是一步一个脚印修过来从而路越走越宽吗?

我以前也是只发资料不愿多讲的人,直到师父发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我才真正开始重视面对面讲,虽然开始时效果不是很好,但我总是努力去讲,慢慢的我感到自己有经验、有智慧了,知道针对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讲,一直到后来又加入劝三退的内容,刚开始我也陷入一种思维定势,总是理所当然的认为只有当人明白了大法真相后才会去三退,所以是先讲大法真相再讲三退,这样讲当然有时也能讲通,但有时容易引起一些人的误解,认为我们修炼人在参与政治,并且在大法真相讲不通时劝三退就更难了,甚至连讲都不讲,再有好象也不符合“以常人身份去劝世人三退”的原则,后来我在实践中发现一些不明大法真相甚至受毒害很深的人照样肯退,所以我现在采取方法是先讲三退后讲大法真相,先谈网上三退情况(这样也更容易切入话题),接着谈为什么要三退,谈到社会风气的败坏和邪党的腐败,如果对方愿听就直接按照《九评》的思路去谈,谈邪党的起家,邪党在历史上干的坏事等等,暂时不要涉及大法的内容,这时问对方是否愿退,不愿退的话可以再根据网上同修交流出的宝贵经验再耐心劝说,最后无论对方退不退你再谈到邪党对大法的迫害,以一个常人身份从侧面讲大法真相,比如说你周围环境有许多炼功人告诉你什么真相或是看到一份光盘里的大法真相内容是什么等,这样可以让对方在一个较轻松的氛围听三退及大法真相,一切都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举个例子:有一次我在路上遇到一群画画的学生,我向他们面对面讲,开始两、三个没讲通。我并没有灰心,又对其他三个人讲,先讲三退,讲通了之后从侧面讲大法真相,他们明白真相后问我是不是炼功人,这时我当然正面回答他们,他们说很愿意听我讲,我又给他们继续讲,一共讲了近两个小时,最后天都快黑了,他们还要去晚自习,其中有一个提出真想看一看《九评》这本书,当时真遗憾没带书,但转念一想对他们说:“你们愿等二十来分钟吗?我帮你们去拿!”他们说:“愿意等!”于是我骑车赶到最近的功友家拿到书和一些真相光盘、小册子等,在路上我一直担心在寒冷的风中他们真的愿意等吗?当我赶回来的时候他们竟说:“这么快啊!”当时我心里真的涌起一阵感动,我对他们说:“看完后请传给你们的同学看!”他们说:“那是当然,我们几个人在学校影响力很大!”最后他们还给我留下电话。这就是面对面讲真相的效果,师父早就告诉我们讲一个你就得叫他明白,所以不要怕费时间,明白真相的人会帮我们去传播真相,由此带来的正面效应是不可小视的。

就这样随着不断的向世人讲真相,我发现我的心性容量在增大,正念在增强,思维在开阔,各方面都在不断提高,这是和以前只顾发资料的时候不可同日而语的!尤其最近一个月来我在一些特定人群中开创出一片小天地,这部份人群就是小学生,现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个多月前我换了一个新的工作环境后,我在上、下班途中经常碰到许多小学生,我就开始向他(她)们讲红色恶龙的故事,劝三退,慢慢的越讲越顺,一个月下来竟退了三百余名(在以前对我来说是不敢想象的),这个数字好象还不是很多,但要知道这是在时间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做到的,这一个月我基本上没什么休息日,我只有上、下班两个时间段碰到学生上、下课,而且我每两天当一次班,只能抽半小时的空去讲,这里不是说我有多能耐,而是说劝这些小学生退队太容易了,那么我是如何讲的呢?

首先我说:“小朋友们,打扰一下,请问你们在学校戴不戴红领巾?”确定对方是少先队员后就说:“现在网上有一个消息,有六百多万的人退少先队、退团、还有退党的,你们听过这个消息吗?”大多数人回答:“没听过。”我就说:“他们流传着一个故事:天上有一条红色恶龙,这条恶龙在地球上做了很多坏事,杀了很多人,有一位老神仙就决定消灭这条红色恶龙,但是消灭它之前呢,因为这条恶龙在地球上有三种人是它的代表,一种是党员、一种是团员、第三种就是戴过红领巾的少先队员,所以这位老神仙为了把你们这些善良的孩子先救出来,就叫你们先退出来,退出来之后,将来消灭这条红色恶龙的时候,你们就不受它的牵连,就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如果不退出的话,将来消灭这条红色恶龙的时候,你们就会受到它的牵连,小朋友们,你们听懂了我说的意思了吗?”大多数人说:“听懂了!”“好,那我就帮你们用一个化名在网上退一下好不好?”“好!”于是我就帮他(她)们取一个化名,就这么简单!有的小朋友会跟我较真:“如果不戴红领巾,老师会批评我的!”我就说:“老师实在是规定你戴你就戴一下,就是说你平时不要主动戴。”“好!” 有的人不相信红色恶龙的存在,也不相信自己与恶龙有什么关系,我就说:“你想一想中国人为什么那么崇拜龙呢?不是说中国是一条巨龙吗?龙也有好、坏之分,现在发现代表中共(邪党)的是一条红色恶龙,所以上天要消灭它,那为什么和你有牵连呢?你想一想老师不是告诉你们说大家都是龙的传人,龙子龙孙吗?所以说你戴过红领巾就是属于红色恶龙的一员,所以必须退出才能保平安!”经过这样解释后绝大部份人就没有疑问了,如果还有人问那怎么证明这条龙是红色恶龙呢?我们可以这样回答:“你们想一想国旗是红色的、党旗是红色的,你们的红领巾也是红色的,还有一句话不是说红旗是鲜血染成的吗?而且这个邪党恶龙在历史上确实做过很多坏事,也许你们还不了解历史,但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把教书育人的老师也打成臭老九,打成牛鬼蛇神,害的许多人家破人亡,所以说它是一条红色恶龙!”当然这个问题还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但经过我们这样一番解释,这个红色恶龙的事情基本上可说是很全面了,师父说讲共产邪灵不高,同样讲红色恶龙也决不会高,生命明白的一面是能感受到的,何况它本来就是真实存在的!当然即使这样讲还是有人不信,不肯退的,那也只能随他(她)去,但那只是少部份人,我们做好我们应该做的!

开始时我讲完三退后就象完成了任务一样,后来我想到为什么不告诉小朋友们念“法轮大法好”呢?于是讲完三退后我又告诉他(她)们当天灾人祸降临的时候只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就可以保平安。

但有一个问题是红色恶龙的故事早就存在,为什么直到现在我才把它运用自如呢?首先是因为正法洪势的迅猛推進使邪恶越来越少,生命明白的一面越来越清醒,众生都在盼得救,而且大部份小学生没受过邪党造谣宣传的毒害,所以年龄越小越好退,大多数甚至没听说过大法。其次从我自身的因素来讲以前根本就没重视这个故事的意义,自身障碍很大,固执的认为现在小学生都以戴红领巾为荣,给他(她)们讲恶龙的故事,谁会相信呢?虽然以前也退了几个小学生,但更多碰到的是障碍就没用心去讲,直到后来有一次我给五、六个学生讲三退,其中只有一个人肯退,当时我心里而很泄气,我估计这个肯退的都会受其他人影响,因为以前经常碰到这样的事,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个人反过来帮助我劝三退,最后除了一个不肯退其余的人全退了。还有一次我给一个班的学生讲三退,当时他(她)们下课后在河边玩,我讲的也是这个故事,他们大部份人都不愿先退,说要等别人退了才退,再加上还有几个破坏分子搞破坏作用,他们不相信红色恶龙的存在,当时我还没想到用“龙的传人”的话来破他们的迷,是后来讲的过程中才想到这么一句很具有说服力的话。最后我无奈的走了,转了一会在路又碰到这些学生,有几个开始没听到的人又要听我讲这个故事,我耐着性子又讲一遍,没想到他们三个立即就退了,当时学生早就散了。这两件事给予我很大的鼓励,只要我们用心去做,什么可能都会发生,现在我讲这个故事基本没有什么人心和观念障碍,也就是说跟以前相比所发出的威力和起到的效果完全不同,而且我发现这个故事放在哪里都好讲。

所以我建议那些劝三退阻力很大的人不妨按照上述的方法去试一试,当你取得效果后就会树立起自己的信心,再向其他人群劝三退讲真相也会容易突破。下面是我对有心去讲的同修的一些建议,是为了让同修尽量少走一些弯路,现在时间也很紧迫!

首先是静心学法,发好正念。学好法是一切基础的基础,这里不多谈,主要强调一下发好正念的重要性。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多次强调先发正念清除操控世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我也发现讲真相时忽视发正念是很多人(包括我)的一个通病,尤其是一个人去讲的时候,讲不通过就心急起人心,而不是想到发正念清除操控对方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烂鬼及共产邪灵的一切邪恶因素,即使有时想到发正念也静不下心来,因为那时人心在沸腾,所以我们要做到不为常人心所动,也就是说发不好正念就容易起人心,怕心,也容易被邪恶钻空子。

开始时由于讲的比较顺利,我就不太重视发正念,有一次我给在一小商店边上玩的小朋友讲三退,他答应退了我就走了,过了一会我又路过这里时,从小店里出来一位阿姨(可能是小朋友的妈妈)对我大声说:“你刚才对小孩子说什么东西?你又不认识他,下次再这样我就报110!”我只好向她解释:“阿姨,我没跟他讲什么,只是给他讲了一个故事,我没有任何恶意。”事后我真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从那以后我就对讲真相时发正念重视起来。也就是说我们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能掉以轻心,注重随时随地发正念,邪恶也难以钻空子。

其次是劝三退时应注意的一些问题。

1、首先要清除自身的心理障碍,坚信自己正念的威力,相信这个故事的威力,跟小朋友讲时语气一定要善,尽量用普通话讲。现在这个社会风气的败坏也给我们救度众生带来很大障碍,人与人(尤其陌生人)之间没有信任感,有些教师、家长甚至教孩子不能跟陌生人讲话,好在实践中我看到这些小朋友纯洁的象一张白纸,加上我们修炼人所带的纯正的能量场及我们善的语气,绝大多数人对我没有戒备心理,都肯听我讲。

2、要注意选好时机(包括时间、地点、人数)。刚开始讲的时候应尽量选择学生下课的途中,因为这时学生心情放松,又不用赶时间,也可以找路边玩的小朋友讲,不宜对有大人在身旁的小朋友讲,你实在有心讲就先对大人讲,也不宜在学校门口大面积的讲,我刚开始讲时,我在路上给小学生一边讲一边就走到学校门口,这时我继续对其他小朋友讲,一下子就会围过来一群学生,我照讲不误,但身边马路上警车来来往往,行人也南来北往的,给自己心里形成很大的压力,并且只要有几个不信的就会起哄,会牵连到那些想退也不退了。后来我考虑到要大面积的、持续稳定的向这些小朋友讲,就不能急功近利,不能引起太大的轰动,也不能太引人注目,现在走在路上很多小朋友认识我,他(她)们同学间也在传这个故事,所以我就避免每天在一所小学附近讲,而是几个学校穿插着讲,也经常找在外面玩耍的小朋友们讲(尤其现在学校也放假了)。

3、要坚持不懈,决不轻言放弃。不要遇到一点阻力就灰心,我以前没讲好就是因为没有坚持到底,年龄越小的学生越好退,初期可多找这些人去讲为自己树立信心,也不要一遇到对方说先考虑考虑或问问老师,家长之后再说就轻易放弃,而是要耐心的解释,找到对方的心结并解开它,当然对方实在不肯退也不要心急,起常人之心,好多第一次不肯退的人在过一段时间又遇到我时和其他小朋友一起退了。

4、不要起欢喜心,懈怠心。当你经过一段时间越退越顺的时候,千万不要起欢喜心。有一次我心里有些飘飘然,心想以后再也不愁没人退了,这个心一起劝退时马上遇到阻力,对方以种种借口不想退,我立即向内找,把心放下时一切又顺畅起来。也不要有懈怠心理,救度众生时间这么紧迫不容我们松懈,就在我赶这篇文章时,我想自己时间这么紧张,停几天再讲也没什么问题吧,何况现在学校大多已放假,到哪去找学生呢?后来转念一想不对劲,我就挤出十几分钟去讲,正遇到学校附近有一些小朋友在玩耍,我一连讲了五、六个,其中还有一位小朋友到附近拉着他两个同学来听我讲,他们都一起退了,我还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

最后是关于是否教小朋友念“法轮大法好”及是否发护身符的问题。

先举两个例子:有一次我帮小朋友退队后教他念 “法轮大法好”,我叫他念一遍给我听,他在路上大声的念起来,引来一商店里的人走出来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平静的从他身边走过去。还有一次我教一位已退队的小朋友念“法轮大法好”,她立刻紧张起来:“你说的是法轮功吧!我上次捡到一个很大的法轮图(可能是护身符),回家后给爸爸、妈妈看,被狠狠的骂了一顿,他们说炼这个功会被杀头的,你捡这个东西会连累大家一起去坐牢!”我当时心里很难受,向她解释:“这个功是教人向善的,我住的地方就有很多老爷爷、老奶奶在炼这个功,他(她)们都是一群善良的人!”她说:“可千万别让警察知道,不然会被抓的!”我继续向她解释:“这个功传遍世界七十多个国家、地区,很多国家的小朋友都在炼这个功,我有个亲戚去过香港、澳门,他告诉我那里都可以自由的炼,只有我们大陆在迫害,这个功是被冤枉的,将来一定会平反过来!”她好象若有所思的说:“现在最好还是不要炼!”我当时真不知说什么好,不明真相的家长对她造成的恐惧心理不是短时间能消除的,这也是我暂时没有发护身符的一个主要原因,担心效果适得其反,所以说这两件事要根据各地区的整体正法形势和当时的具体情况理智、智慧的去做,切忌急功近利,遇事冲动。

最近我又用这个故事一连退了三个初中生,他们开始不太相信红色恶龙的存在,我就用前面所述的关于“龙的传人”的一番话去解释,他们马上就退了。因为对大多数初中生讲邪党的腐败难以讲通,也许这个故事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当然我还没机会大面积的去讲,有心的同修不妨试一试,或许可以闯出一番天地!

最后以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一段话与同修共勉:“现在和前几年不一样了,今年和去年又不一样了。现在和上半年都不一样了。做做看,会不会是老那样?即使真是那样,凭着你们的正念也要打出一片天来,是不是?”

本人层次所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