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慈悲呵护 弟子正念正行


【明慧网2006年1月29日】我和妻子讲真相的方式是晚上发真相资料,面对面次数很少。这过程中能不能走的出去,挡在前面的却是“怕”字。清除“怕”这物质的最好办法,就是师尊教我们的多学法和发正念。无论它强、它弱,我们都发正念清除。一次不行就连续发正念,直到心态稳定再出去,在过程中也不停发正念。我在很多次想出去时,都要去几次厕所。后来悟到,只要想出去发真相资料,师尊就帮助我清除空间场的邪恶因素,在加上自己发正念,就不出现上厕所情况。

一次,我和妻子出去发真相资料,天很黑,没有月亮,我们来到预计的一个村子(在去之前先发正念清理所到之处),边走边发。没发多少户人家,就有狗叫,它一叫我心就发抖,到那一家时,有一个交叉路口,妻子去发资料,我在一边发正念,狗叫不停,我马上立掌发正念,狗叫立停。我们发完资料晚九点多,路很黑,手电又没电了,只好摸着黑顺道走,加强正念前行,路越走越坎坷不平,前一天又下过雨,天这么黑,心想手电拿出来试一试,结果打开手电象新电池一样奇亮无比,心中非常高兴,无限感慨!心中感谢师尊慈悲呵护。每次出去发资料,感到“怕”时,我就请师尊加持。

今年春天农忙时,我和丈夫到偏远的山区老家发真相资料,从同学那借2台22型自行车,往返大约120华里,大约经过十几个村庄。我们在路上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发晚上的六点正念,然后继续往前赶路。到八点多钟,天很黑,路两边火光到处可见,农民在烧荒。我们边发正念,边往前赶路。到达预计的村子,开始发资料,往回返,第一个村子很顺利;没等到第二个村子,路一边火光通明,一边是山,两村子之间只有这一条小路,对面有摩托车的灯光向我们这移动,那时我的怕心已经起来,两腿直发抖。我心里不停的发正念,意识到“怕”的东西不是我,心里想:邪恶才害怕,大法弟子不害怕。我们俩慌张的把车子扛到路边的地里,我那时两条腿发软,丈夫架着我到山边的树林里,我们坐下开始发正念;刚坐下一分钟左右,那摩托车的灯光已往远处走了,我们大约发了一个多小时正念,烧荒的农民都回家了,村子静静的。“怕”的因素被清除了,我们开始進村子发资料往回返。我们所经过村子十五、六个吧,往返时间经过九小时多,大约七百份资料,有《九评》、小册子、传单等都散发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安全返回。

在多次的发真相过程中,都体现了师尊的呵护,正念的威力。一次大约晚九点,我俩出去,二台自行车带两大包《九评》、小册子、光盘大约六七百份。我们很快到目地地,和以往一样到头往回发,很顺利的发两个村子。等到第三个村子,我俩分头去做,约好到村的另一头碰头,我们不知道这里修路,新铺的沙石高低不平,大部份路推车走,发有十几户人家,狗狂叫,那时后半夜二点钟,自行车的响声很大,七月天家家开窗子睡觉,有人出来正是冲着我,手电直晃我的脸,心里有点慌,发着正念掉头往回走,绕一圈走大路,骑上自行车歪歪扭扭使劲往前蹬,边走边发资料。走着走着对面不远处又来一个黑影,我心里发正念,心想:你走你的,我就是向前走,突然他又冲我照手电,就是刚才那个人,我从他身边过去,很快到了村的另一头。我停下来,路两边都是一堆堆摆一米多高的石头,我把车放在一堆石头后面,站到另一石头堆后面,立掌发正念,等丈夫从村子里出来,一会听见有走路声传过来,仔细看有小亮点晃动,一定是烟头亮(这是经验),我退進玉米地发正念,心想:请师父加持弟子,叫那人看不见我的自行车,也看不见我。那人没看见车子,向远处走三十米远,又往回走,我没动就是发正念,这时丈夫的推车走路声传来,和那人在我眼前擦身而过,那人站在那盯着车后驮的大包,我心里想起师尊讲过如果你的正念很强,会使邪恶掉头就走。刚一想,那个人向村子里走了。我急忙走出玉米地,推着车子追上丈夫,把剩下的资料顺利发完。

我们夫妻俩几年来居无定所。经常搬家,每次搬家都是师父精心安排。一次住所玻璃被打碎,恶人破门而入,只拿走了电暖风,其余安全无恙。这些都是邪恶因素想干扰我们,在这事发生之前师父都巧妙的安排我们不在家,事情过后我们顺利搬走。还有一次是,我们开了一个小店,小店的牌子,一夜之间变成碎片,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们很顺利到另一个地方找了份合适的工作。每次都是师尊的慈悲呵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