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野蛮折磨

【明慧网2006年1月3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表面伪装的挺文明,其实质阴毒、下流。满狱都知道八监区是狼队,郑杰、张春华、张秀丽三个大队长,经常把车间的刑事犯调回监舍,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还说:“车间人有的是。”郑杰说:“你们死了,从大墙扔出去,自然死亡。”她手下的干警也说:“整死你们太容易,把你们都整死。”郑杰、张春华二大队长处理事情就是强制、迫害。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法弟子杜景兰被关押在八监区, 2003年11月因她不出工(不承认犯人身份、不服劳役),被五联保拖出去(五联保:监狱的一种制度,规定五人一组,互相监督,一般是四~五个刑事犯监控一个大法弟子。)由监舍三楼拖下去,有时倒拖脚,拖的头在地上磕的直响。经常衣服和身体被拖坏了,拖到车间三楼。有时五联保故意往楼梯上撞,把手反绑向上提绳子,罚蹲,不让动,杜景兰体胖有时蹲不住,就强制“开飞机”(手背后,头朝下蹶着),汗象水一样从脸上淌下来,晚上什么时候收工,什么时候完事(当时多数都是半夜12点或后半夜2点收工 )。然后杜景兰被绑上,不让睡觉,坐在冰凉的地上。周而复始,直到答应干活为止。2003年9月,监狱利用四大科室对八监区進行迫害——拉练(跑步或走队列),十一天白天黑夜不让睡觉。

杜景兰长期被铐在车间地上,后来强制跟着拉练,当时大法弟子大多数互相不认识,但对她印象最深:九十度大弯腰走过来的,大家很惊讶。试血压280MMHG(由于血压计到顶,不知到底多少)。当时杜景兰被强行打了一针降压剂,接着由刑事犯拉着她跑,体重160多斤的她根本跑不动,她不跑就挨打。干警、犯人四十多人围成一圈,每人手里都有东西(电棍、警棍、小白龙、矿泉水瓶、竹条、木板、铁棍)不分头身轮到谁那谁打。犯人有的不打,被干警用装满水的瓶子打的鼻子、眼睛都青了,逼她们干坏事。杜景兰和其他大法弟子满脸青紫,身上到处都是伤。狱医、郑杰、张春华、张秀丽三个大队长对此哈哈大笑,完全丧失人性。

由于队长的纵容、唆使,犯人把大法弟子吊到铁栏上,说给大法弟子治病,用铁棍子往阴部捅,大法弟子惨叫不停,张春华还说你腰痛就给你治病,这就是所谓共产邪党的杀人手段,卑鄙、下流、无耻。在当时大法弟子高血压的至少有6、7人,都是220MMHG以上。高血压就打针,然后再跑。期间不给水喝,不让吃饱。一共十天,杜景兰始终大弯腰直不起来。有一次杜景兰血压280MMHG,当时不让跑,让她大头朝下开飞机,杜景兰脸上身上的汗水湿透了衣裤。晚上杜景兰被强迫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不让上厕所。杜景兰喊着要上厕所,犯人骂着说:“明天早上才能上厕所。”杜景兰小便失禁尿在裤子里,就这样和着冰透的汗水、尿液,杜景兰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宿。九月份时,在一个四处透风的破屋里(有时外面下雨,屋里就漏雨),杜景兰穿着线衣、线裤,手脚被反绑着强制坐在水泥地上,不让睡觉。这种状况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2004年阴历正月初九开始,因杜景兰不干活,被绑到办公室,后又改用手铐子,迫使其蹲着,杜景兰被扒掉棉袄、棉裤,只剩线裤坐在水泥地上。杜景兰绝食,犯人商小梅野蛮强行灌食,灌得全是盐,嘴里、舌头都木了,门牙都被牙撑子撑活动了,掉了两颗牙。(开始由宋丽波灌食,她不是医生,不懂医术。)后因不出工,被拖着出工达半月之久,才回到监舍。

2005年,因杜景兰不戴证明是犯人的名签,不让上超市买东西,包夹犯人不让她学法、炼功。犯人范丹丹、王晶、赵淑珍对其进行干扰,每天撕撕扒扒,范丹丹破口大骂,致使杜景兰情绪激动,心情压抑。无论在哪里,整天都被犯人看着,没有自由空间。从前,抬水抬饭时,杜景兰总是争前恐后,还订水果蔬菜调节一下饮食,上超市买点生活用品及愿意吃的,身体状况良好。自从不让下楼以后,不让上超市,不让订水果,单一的吃这里的饭菜。经常被范丹丹破口大骂,这种限制人身自由,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下,致使杜景兰长期处于这种高度的紧张状态,这一切导致了杜景兰长期高血压以至丧失生命。

2005年10月24日早3点,杜景兰上完厕所回来不久,她从床上掉下来。被发现后抬到床上,监区长郑杰把狱医赵院长找来。犯人商小梅给杜景兰打吊瓶,杜景兰不配合,五联保四五个人前去按,出现滚针。杜景兰情绪激动,大哭不止。干警不让大法弟子上前,120急救人员来后,强行打针,让其睡觉,杜景兰喊:不去!我告你!(口齿不清)五联保强行将其抬到地上,将杜景兰绑到担架上。在这期间,杜景兰和五联保、商小梅挣扎十多分钟。一直在喊:“我不去,我告你!”早晨6点左右杜景兰被强行抬走。高血压患者需要安静,慢慢缓解,这种剧烈的挣扎和折腾促使杜景兰病情加剧。10月27日9点左右,张春华大队长来说:“杜景兰今天早晨走了,家属在狱外等着,这里的东西不要了。”后来将被褥烧了。黄靖干警说杜的家属对狱里将杜景兰及时送往医院非常满意, 还要写表扬信。丧事处理完后,八监区大队长郑杰在与大法弟子谈话时说:“这不,我昨天把那个死鬼送走了。”可见其心存怨恨和畏惧。

八监区大法弟子建议杜景兰的家属到监狱核实迫害情况。

2003年不出工的大法弟子有:闫惠娟、韩英、兰红英、周春玲。
参与迫害杜景兰的犯人有:“陈静国(出监)、巩喜华(出监)、李亚辉、杨平白天看着。
指示人:郑杰、张春华、桂娜娜等。

2004正月不出工的证人:大法弟子闫惠娟、南玉清、李秀英、韩英、吕迎华、冯秀娟、兰红英、周春玲。
参与犯人:李亚辉(出监)、陈静国(出监)、吴艳民(出监)、黄静华(出监)、孙义梅(名字不详)、朴美娜、黄贺。
指使人:郑杰、张春华、李桂荣等。
灌食犯人:商小梅、赵艳华(非医务人员)、宋丽波(非医务人员)。

参与2003年拉练迫害的犯人有:朱玉红、赵艳华、王凤春、黄贺、李桂香、赵艳。

参与2003年拉练迫害的指使人、参与人有(警):郑杰、张春华、张秀丽、肖林、王亮等。王兴(狱长)、褚淑华(狱长)、四大科室、狱政、狱侦、防暴队。

2003年拉练证人有:贾淑英、马淑华、徐友芹、汪艳平、朴英素、王建平、杜玉玲、王淑玲、安玲、周春芝、李秀如、商秀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3/117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