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覃小兰第三次被绑架


【明慧网2006年1月3日】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大法弟子覃小兰于10月14日被当地邪恶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所谓的“转化”洗脑班。覃小兰被绑架的背后,还隐藏着更险恶的迫害阴谋。

10月14日,覃小兰接到镇政府“综治办”人员的通知说:“上面来领导了,要你去镇政府谈话。”覃小兰没有上当。不一会儿,他就带了几个人来到她家要实施绑架。覃小兰的丈夫见状就要阻车。由于他们人多,几个人将她的丈夫抱住,另外几个人把覃小兰塞进轿车一溜烟的跑了。

这是覃小兰第三次被绑架了。前两次前后被非法关押了两年多。这次遭绑架后,邪恶封闭消息,开始家人无法了解到她被关押在哪里,后来托人多方打听才知道被关在常德市青峰煤矿招待所。

此招待所现改成“宾馆”。市府为了建一个新的“洗脑基地”,又投资10多万元“维修”,全部安装了加固防盗门窗。由各个县绑架来的几十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这里。邪恶害怕里面的情况曝光,并企图“彻底”给大法弟子“洗脑”,对家属的会见规定:“法轮功弟子或曾经炼过法轮功的人(他们有名单)不准来见面。”覃小兰的丈夫与洗脑班的负责人交谈中得知,“洗脑班”里面的所谓“帮教”人员都是从社会上找来的,这里每天开支要八千多元;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出去时要交几千元的生活费。临澧的一位大法弟子就是由家属带着存折被迫从银行取了三千多元才放人的。

至今覃小兰失去自由已经有两个多月了。据我们所知,石门县610办公室这次绑架覃小兰,是怕610办公室派人给她父母(也是大法弟子)投毒的事被曝光出去。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2000年12月24日,覃小兰的父母曾双双被绑架到常德市洗脑班(办在戒毒所)。当时由于60多名大法弟子共同的不配合,邪恶洗脑班破产了。覃小兰的父母被送回石门县关押。因为绝食抵制无理的长期迫害,1月17日覃小兰的母亲被610办送进县人民医院精神病科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结果双目失明,双腿瘫痪。

覃小兰的父亲也被四个男人按在板车上强行灌食掺有药物的食物,又由于长期关在县看守所一楼一间又黑又潮湿的牢房里,结果也失明了。由于家属多次找610办强烈要求放人,又由于村里无力承担监护人员的工资,于2002年3月22日撤销了监护人员,这样,610办才不得不在2002年3月24日将她父母放回家。

但是610办并没有放弃对他们的迫害。有几次指使人暗中给覃小兰和她的父母下毒,但在师父的呵护下全呕吐出来。几次都是中毒的症状,只是没有证据。

她父母被迫害的情况早就被送上明慧网曝光,而610办肯定知道国际酷刑调查组要到中国调查酷刑的事,邪恶为掩盖他们的罪恶,就指使人在她父母栽的大蒜上喷了剧毒农药。2005年9月17日,也就是中秋节的前一天,覃小兰的母亲和她的女儿觉得大蒜炒鸡蛋的味道不对,就没吃,而她的父亲不想浪费就全吃了。她的父亲刚吃完,马上脸发黑、上呕下泻,差一点儿被害死。就在覃小兰父亲在家呕吐的时候,下毒之人竟胆大包天的站在门外听动静,观察结果,并且和一个女人交头接耳。他们没想到的是,正在此时,覃小兰开门出来了,听到了那个女人最后一句话:“那馆子(当地对老年男人的一种称呼)死不得,要死就死老妈子……”她们一见覃小兰,马上低着头跑了。覃小兰亲耳听到这句话,证明这是一次投毒事件。通过仔细查找,也找到毒就喷洒在大蒜上。

覃小兰被绑架后,覃小兰的母亲侯金元找县610办要人,其中有下面的一段对话:

侯:盛主任,那么这次又为什么绑架了她?难道修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还有错?
盛:没错。
侯:难道她得了癌症炼一炼功,保一保命,祛病健身还有错?
盛:没错。
侯:我们俩老被你们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她侍候我们难道还有错?
盛:没错。
侯:那我知道了,是你们怕国际酷刑调查小组调查我们被迫害的事,给我们下毒灭口
没有成功,又怕覃小兰把此事说出去而绑架她,是吧?
盛(满脸尴尬): ……

从这段对话中也能见端倪。

在此我们奉劝那些迫害或诽谤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快看看《九评共产党》吧,恶党被清算日子不远了,赶快停止迫害,退出中共邪党,才能自保,才是明智之举。

因为二老双目失明,行动不便,暂时得不到相关责任人的名单及电话号码。


湖南省常德市公安局  
http://www.cdsgaj.gov.cn/
E-mail:cdgaj@changde.gov.cn
电 话:0736—7958000 7958023    
地 址:常德市城北建设西路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