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寄资料讲真相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2006年1月30日】2001年以前我主要是对亲朋好友讲真相,也在居民区发过传单。2002年春,通过学习前一段时期的新经文,悟到讲真相的迫切性,就去公园讲。师父的《快讲》新经文出来后,改到医院的门诊部讲真相,因那里人较多,可多讲几个人。

我是七十多岁老太太,一般找年岁相仿的老太太讲,有时也找中年妇女讲。我以现身说法从修炼后自己身心变化到“天安门自焚”,讲的效果不错。有的还想学,但也有个别不信的,这大约有五或六分之一。那时从周一到周五(因周六和周日医院只看急诊,病人少)每天上午九点出去到十二点多回来。少则四、五人,多则十来人。除了极个别的能讲的较深外(那是她有兴趣主动提了些问题),其他都较浅,有的没等我讲完就轮到她看病或取药了。

2003年以后,我讲真相的方式主要是邮寄资料。今天想重点交流这一部份。

一、讲真相的对象的选择: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谈到,讲真相救度的重点是针对破坏大法的生命:“现在救度的重点是被邪恶谎言毒害的。救度众生中消除的那些非常邪恶的生命,也只是针对破坏法的生命。还有许多跟它们同样标准的生命,没有破坏法,没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一概都不管。为什么呢?没有破坏法的,在下一步正法当中,对他们来讲也是在给机会。”根据这一教导,选择了以下三部份人:

1、居(村)民委员会主任、治保主任、村长、村支书2、派出所有关所长、片警3、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劳教所、拘留所、监狱等处的恶警、管理人员;洗脑班犹大和其他工作人员。因这部份人是受上边指示、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把这部份人做好了,不但挽救了他们的生命,还有利于改善修炼环境。而且因法轮功与他们的工作有关,较关心和愿看收到的真相资料,不像一般常人,有的忙碌于自己的生活、工作,不太关心,有的中了党文化的毒,不敢看大法资料,以免招惹麻烦。

如我从前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A刚从劳教所被释放回家时,她们居委会主任M对她管的很严,要她每次出去都汇报:去了哪里?见了谁?呆了多久?我听了后认为:不能消极承受,应主动排除干扰、改善修炼环境。于是分三次给M寄了真相资料。后来M对A的态度有所转变。有一次M对A说:“咳!共产党就是那么回事。你小心点,别在外边捅篓子,我们这儿也好交代。”后又听A说:她们的M主任倒不那么凶了,但她们的治保主任还挺厉害,年轻,还想往上爬呢。当A随丈夫外出旅游的十来天期间,我分三次给她寄了系列真相资料。A回来后,那治保主任对A说:最近,你们法轮功还挺活跃,给我寄来了好多宣传品。A问她:“你都看了吗?”那治保主任说:“都看了。”A心想:只要你看,就行。与此同时我给管A的片警也分几次寄了真相邮件。

二、讲真相内容的选择

邮寄讲真相有一有利条件,更能系统、深入地说明真相。有的文章说服力较强,只要你看,就易被说服。我邮寄的真相资料,根据对象基本上也分三种内容:

第一种给居(村)委会主任等的,分三次邮寄。第一次邮寄的资料有:(1)法轮功在中国是非法的吗?(明慧网2001年12月15日)(2)迫害是江泽民以个人意志推翻政府决定的恶果,(明慧网2003年7月12日)(3)离休老干部致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明慧网2004年1月21日)等。第二次邮寄资料有:(4)“明慧汇编”央视谎言曝光(明慧网2004年8月15日)。第三次邮寄资料有:(5)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完全彻底非法性(明慧网2003年7月19日),(6)再论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严重违背中国《宪法》、违反《世界人权宣言》迫害全国法轮功群众的非法性(明慧网2004年7月10日),(7)江泽民集团“毁不了她的心就毁她的容(图)”(明慧网2004年8月22日)以及其他酷刑资料。

当他看完第一次收到的资料后,他明白了迫害原来不是政府要搞的,从而让他心目中失去了迫害的合法性、认识到迫害的非理性。当他看完第二次收到的资料后,明白自己是上当受骗了等。看完第三次收到的资料后,明白了这次的迫害才真正是违法的,将来法轮功迟早要翻案的。再看了江氏集团对高蓉蓉的迫害资料,進一步了解到迫害的残暴性。这样,经过思考后一般人是不会再死心塌地的跟江走了。加上师父在另外空间的加持,效果会是好的。

第二种是给派出所有关片警、所长等的。这部份邮寄资料除上述资料(1)(2)(3)、法律方面的资料(5)(6)外,加《法网恢恢》小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告以及资料(8)五年迫害善恶果报不断 天理昭昭生命自择(明慧网2004年7月18日)中的第二篇即:对恶警和不法政法干部部份(此文较长,一次寄不过来、因一次最多只能寄A4纸6页。我给它分三个部份:第一篇是对610不法官员的恶报事例,第二篇是对恶警和不法政法干部的恶报事例,第三篇是对一般干部的恶报事例。这样可根据对象分别邮寄)。给派出所片警所长等的邮寄根据情况可分多次。

第三种是给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劳教所、拘留所、监狱等处的恶警、管理人员、有关政法干部、洗脑班犹大和其他工作人员等的。这部份邮寄资料除上述给片警、派出所所长等资料外还有资料(9)谁替你承担罪责?(附1946年纽伦堡国际法庭执行对纳粹集中营死亡护士组的死刑图片)(明慧网2004年9月17日)和明慧网有关江泽民上九华山拜地藏菩萨祈求恕罪的报导。这是针对这部份人认为“镇压法轮功是上边让干的,他们自己无须承担罪责”这一思想来的。

除上述基本资料外,有的还加一些国外法轮功学员的活动图片:如联合国千禧年(2000年)高峰会期间来自世界各国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五十名身穿白衣白裙手捧受虐致死的大陆法轮功学员遗照的女学员的带领下、安静肃穆的游行的场面;2004年7月25日,来自世界各地的近2000名法轮功学员聚集在美国波士顿,参加了“全球反中国江氏集团恐怖输出大联盟”发起的集会和游行的场面;2004年8月29日夜,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于纽约中城举行烛光守夜的场面,和其他各国烛光守夜悼念中国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场面等。这些彩色图片生动地警告恶警,你们每打死一名大陆法轮功学员都牵动着世界各国学员的心。

上述邮寄的真相资料前后不完全一样,后来发现有更好的资料,就用后边资料替代前边的。

三、如何收集讲真相的对象的地址和发信?

居委会主任、派出所片警等的地址、邮编、姓名,通过同修了解、抄录小区内张贴的居委会组成成员榜和有人给的一些名单获得,另外从图书馆借的中国乡、镇建制集(大意)复印获得。劳教所、拘留所、监狱等处的恶警、管理人员,洗脑班犹大和其他工作人员名单,下载明慧网中的”迫害真相栏”和”大陆综合消息栏”的邪恶成员地址获得。这部份人较多,我主要是给他们讲真相了。为摘抄这部份人的地址,每天仔细看迫害真相和大陆综合消息,对因受迫害而生命垂危弟子的场所的恶警、大队长等有关人员,作为优先讲真相对象,并附纸条让其善待××(该处大法弟子的姓名)。

我出去寄信前先发正念:铲除黑手和乱法烂鬼的干扰,让这些邮件安全地送给收件人(有时附条警告私拆他人邮件者)。发信时一般每个邮筒投五封,其中三封给外地、两封寄本市。我出去一趟一般投五个邮筒,一次可发二十五封信,每周基本出去两次,可寄出五十封信。有时也托家属在他上班附近的、离家较远的邮筒投寄真相邮件。

四、在讲真相中修自己

1、修去急于求成的心

当收集到讲真相对象的地址后,感到身处汪洋大海一般,救不过来。就以《中国乡、镇建制集》说,它上面有中国各省、市、县、乡直到村的政府机关各部门地址、邮编、负责人及村长、支书的姓名(虽该书已出版多年、似1997年出的,到现在可能已有变动、调换了村长,但这些人在该村是知名人,我们称他为××先生不称××村长,只要他还在该村还是该收得到的),很适合于邮寄方式讲真相,尤其象我这样身处大城市的人,少有机会去农村(亲戚也都住城里)讲真相。但就是感到太多,寄不过来。后我分了部份给身边的同修,就一位做的较好,其他的不积极做。另外,每天从明慧网下载的恶人地址也不少,我分了些给学法小组的同修(同时提供要邮寄的资料),但没做多少,因学法小组被该处居委会监控而解散了。

后我又在另一学法小组提出(我提供要邮寄的资料和邮寄对象)。干了一些,但不太积极做。有人认为:这些恶人该進地狱了,不用对他们讲真相。有人忙于到处会熟人,看不上这种讲真相方式,还叫我别执著于资料、别给人分配工作。我想:也许各人的修炼道路不同,不能勉强别人干什么,只能自己一人继续干。但是做这事工作量挺大。从下载每天的恶人姓名、地址、有的没邮编还要查邮编,然后根据对象选择并打印要邮寄的资料,其后用不同的笔在不同的信封上写收信人地址姓名,写寄信人的地址、邮编(与投递的邮筒相符),贴不同图案邮票(投入同一个邮筒的外地的三封信所贴的邮票图案不同),最后将资料用广告纸包上(为防邮局查出毁掉)装進信封封好。才完成一封可投递的真相邮件。

整个程序挺繁杂,占用较多时间。好在家中不用我做饭。除了学法、发正念和同修间往来外,一天的时间基本上就干这个。这样还每天干到夜里十二点发正念,有时干到夜里一、两点钟,觉得很累(但与国内外精進的同修比,不应觉得累,从网上看到的他们的活动一直鼓舞着我)。我曾梦想这套程序要能搞一流水作业多好!但大陆目前的条件是不可能的。我仍旧只忙于自个儿干。

但我始终认为应重视和优先向劳教所等处寄真相资料,一来能救度那些快要下沉水底的恶警们(至于能不能被救,还得由他自择),二来可减少被关押在那里的同修的受害。那里是邪恶集中处,每天在杀大法弟子。师父教导我们:“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转法轮》第329页第13行)。虽已有国外弟子用电话向他们讲真相,但国内弟子邮寄资料可弥补电话讲的局限,如邮寄追查国际的通告文和国外弟子的游行、烛光夜悼等场面图比电话讲更显得有据和生动。在那段时期,觉得不被理解、没有支持、得不到配合是很苦的。但又想:在没有支持配合的情况下你还干不干?这不就是考验吗?而急于求成、想顺利地、省事地、迅速易行地干事的心不就是修炼者应去的人心吗?

2、修去干事心

从二十岁以后算起的没有修炼的五十多年里,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干起事情来总是全身心的投入,因而在常人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对这次邮寄讲真相也是,老想着怎么做更有效、什么资料该给哪部份人等等,非但吃饭、走路想着这些,连打坐、学法也经常溜号去想它,忘记了自己是在修炼。这样,被邪恶钻了空子。2005年春,同修被非法搜出了真相资料,怀疑在我家做的。第二天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那时我才知昨天来我家的同修已被抓),然后非法抄了家、抄走了电脑和打印机等。后据家人说:抄家那天公安带来一文件,内容登记了我寄出的真相邮件退回的部份的亲笔检定。家人不修炼,埋怨我不该邮寄讲真相。我说,退回的这些算不了什么,其余大量的还是被收下了,它们会起作用的。我想:退信的人真得新帐老帐一起算,得不到救度了,那是他咎由自取。后来,我身体演化出肾功能多种衰竭(这是师父在保护我),让保外就医,送我回家了。总共被关了十六个小时。打那以后,我用邮寄方式讲真相告一段落。

师父在《在新西兰讲法》中说:“那么你们既然有常人的思想,那大家在修炼中不注意时肯定会抱着常人的思想、观念来衡量大法,一定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那么也就是说大家在修炼当中,就会有矛盾,就会有过关,就会有你放不下常人思想这样的事情出现,这就是修炼。在大法中修炼是一层一层的去人的思想。大家知道就象那个洋葱一样,一层一层的剥掉它,最后都剥没了,就是本质……”。对于自己有干事心的问题虽以前也有所察觉,但理解不深,没有全改掉,这次让我重重的摔了一个跟斗,接受了教训。再一想,我这些毛病只有通过干才会表现出来,如果什么都不干,不会表现出来,那就无从接受教训,就不能前進一步。修炼嘛!就是这样修出来的。

回顾这几年的修炼历程,都是师父领着我在一步一步的前進;其实我不是个好弟子,悟性差、人的思想多,执著心也不少,从小养尊处优、怕吃苦、要求自己不严等等,真让师父为我多操心和辛苦了。今后我要多学法,同时做好另外两件事,不断地用神的思想来替代人的思想,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好修炼的路。

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