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天伦难享


【明慧网2006年1月30日】2004年7月24日,阴历六月初八,在这一天,经过母体十个月的孕育,一个健康、可爱的小男孩顺利的降生到了人间。小宝宝睁开嫩嫩脸蛋上的大眼睛:看看这个陌生的世界。他细细的打量着周围关心他的长辈们,有爸爸、妈妈、姥爷,太姥姥。哇,这一家子人,可真多呀!

因为小家伙的到来,太姥姥的心情倍感舒畅。邻居都羡慕的说:“恭喜,恭喜,四世同堂乐,和睦一家亲”。可是,太姥姥的心中有一丝忧伤却挥之不去。她的女儿,也就是小宝宝的姥姥却不能来到小家伙出生的现场,与大家共同分享这种人间少有的四世同堂的快乐。

姥姥名叫张丽艳,47岁,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师范附小的一名特级音乐教师。姥姥梳着一头长发,对生活非常的热爱。当她用宽广的音域赞美华夏壮丽山河的时候,舞台上的她端庄、秀丽。当她用柔美的嗓音歌唱生活的时候,从她心底流淌出的是清澈的泉水——干洌宜人。在姥姥从教的30年里,她那甜美、清润的歌声给周围的人们尤其是爱她的孩子们带去了多少心灵上的快乐啊!

姥姥爱她身边的孩子们,孩子们深爱着他们的老师。然而这美好的一切却在2004年4月1日戛然而止。由于坏人的告密,灾难落在了好人身上。双鸭山市610的警察李洪波、杜占一将姥姥从学校中非法带走。没有任何理由,只因为姥姥向往美好的生活,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大法。附小的孩子们再也听不到张老师甜美的歌声了。而刚刚出生的小宝宝也没能见到身正为师、品高为范的姥姥。

2004年8月26日,姥姥在阴暗、狭小、潮湿的囚室中独坐。这是她被关押的第116天,马上就4个月了。看守所没有一点生气,开关牢门时,由于铁与铁的撞击发出的刺耳声音更增添了这里的阴森和窒息。进看守所房门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字:超期关押是要彻底制止的。这句话和那些“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有上访游行集会的自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等诸如此类的口号一样,除了欺骗民众、糊弄国际人权机构,就不再具有任何实际意义。在这个专制的机制下,维护人权就如同泡影,可怜的国人大部份恐怕连人权的概念还没弄清!

盛夏的午后,骄阳似火。酷暑中,妈妈怀抱襁褓中的婴儿和太姥姥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看守所的大门前。从婴儿、太姥姥到从月子中刚下地的妈妈,三个人都是需要别人照顾的弱者。她们来到这里来看小宝宝的姥姥。这黑黑的铁门虽然挡住了多少人自由,却挡不住空气的流畅,隔不断信仰真理的脉搏,也挡不住姥姥与外孙的相见。到2004年7月,法轮大法弟子在魔难中走过了整整5个年头了。

绕过铁门,三人来到院内等待接见。顿时,时间一下子变的很漫长,小家伙好奇的看着周围:这一根根的铁栏杆,一层层的铁门是干什么的?怎么和家里的不一样呢?小家伙脑子里不停的问:“这是哪里?”他还不知道从1999年7月以后,这里(看守所)成了关押好人的地方;他还不理解,为什么人与人要隔着栏杆说话。

房门打开了,姥姥走进接待室。烈日下妈妈抱着小宝宝,太姥姥为其遮荫,姥姥从栏杆里伸出爱抚的手抚摸着亲外孙。空气凝重而带着一丝悲伤。这四个辈份的亲人终于在这无情的狱所中相见了。微风徐徐吹过,此刻的小宝宝却合上双眼睡着了。他是不忍看姥姥消瘦的容颜,还是不愿意再看这纷繁浑浊的世间呢?他心里一定在想:我与姥姥的相见为什么这么难?为什么我出生一个月就让我看到人间这凄苦的一幕啊?

这正是:十月怀胎分娩苦,四世同堂濡沫情,天伦难享狱中见,秋雁俯瞰空中鸣。

婴儿、妈妈、姥姥、太姥姥,四世同堂于看守所这一幕永远定格在2004年8月26日的午后。可叹这世道,大力提倡“和谐”社会的今天为什么偏偏出现这样不和谐的一幕?到底是谁使社会不和谐了?

天空中,头上的一朵阴云渐渐散去,空气中,隐约飘来姥姥清脆的歌声。那时姥姥唱给外孙的心底的歌,一首荡涤人心上浮尘的歌。

小宝宝在等,爱姥姥的附小的孩子们在等,等她出来为我们唱一曲优美动听的《为你而来》。

(成文于2006年1月14日)